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聚焦

中国对拉美政策文件2016版发布:中拉务实合作“换挡加速”

来源:皮书数据库 作者:王希明 发布时间:2016-12-02

 

中拉务实合作

  2016年11月24日,外交部发布了《中国对拉美和加勒比政策文件》,适值习近平主席结束第三次访问拉美之际。访问期间,中国相继与厄瓜多尔、智利签署了《关于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使2015年和2012年相继建立的中厄、中智战略伙伴关系升级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至此,中国在拉美的全面战略伙伴国家升至7个,其中6个集中在南美洲,显示中拉合作的伙伴关系已经由点到线、由线到面,中拉关系新发展格局初步形成。习主席四年三访拉美,不仅体现了中国政府从战略的高度越来越重视拉美,而且表明中拉之间战略需求、战略合作在上升,这为新时期的中拉合作注入新活力。

  与2008年第一份对拉政策文件相比,2016年版并不是2008年版的简单更新,而是一个面向未来的升级版+加强版。它既是对过去八年中拉关系新变化的高度概括,又是对未来发展对拉关系的新定位。文件体现出中国对拉更加明确的定位和更加具体的政策,具有相当的现实性和可操作性。如果说2008年政策文件只是从战略上重视拉美,为中拉“全面合作伙伴关系”打下基础的话,2016年政策文件则是基于这种战略定位的再出发,是对中拉务实合作的“换挡加速”

  皮书数据库精选2016年版《中国对拉美和加勒比政策文件》的亮点,从贸易合作、产能合作、高新技术合作、国际协作几个方面对中拉关系进行梳理,力图展现中拉关系的新图景

 

 

  新图景一:贸易合作

image007

 

image009

 

image011

     注:数据来自《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发展报告》系列黄皮书。

  张明义:中智FTA的“示范效应”,有利于进一步推动中国与整个拉美地区的经贸合作,并将掀起中国与一些拉美国家的FTA谈判高潮。

  智利和墨西哥、以色列这三个国家是目前全球有最多的贸易协议在运行的国家,因此,中国选择与智利进行自由贸易谈判,“实际上是在拉美国家找到了一个抓手”,有利于中国进入拉美乃至更广泛的市场。据智利《战略报》报道,智利目前已与美国、欧盟、韩国、新西兰、新加坡、文莱、欧洲自由贸易联盟(EFTA)等签订了自贸协定。和日本(2007年3月27日)的自贸协定签署后,智利就和世界上最主要的四个经济集团有了协定,并使智利获得了占世界国内生产总值85%的国家的关税优惠。同时,从经验角度来讲,由于智利已经对外签署了30多个自由贸易协定,在对外谈判自由贸易协定过程当中积累了很丰富的经验,而中国在这一方面起步比较晚,所以跟智利谈判也是中国自身积累经验的一个过程,可以为中国今后进一步开展自由贸易区谈判做好准备。

阅读全文>>

张义明:信阳师范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当代马克思主义研究所研究员,硕士研究生导师,长期致力于全球化大背景下中国周边安全研究。

 

  新图景二:产能合作

  张庆:中拉产能合作的“3×3”新模式,即契合拉美国家需求,共同建设物流、电力、信息三大通道;遵循市场规律,实行企业、社会、政府三者良性互动的合作模式;围绕中拉合作项目,拓展基金、信贷、保险三条融资渠道。

  “3×3”产能合作新模式是推动中拉务实合作的重要基础。这一模式结合中拉实际,做出了三项承诺:一是产业领域承诺,中拉产能合作侧重中国具备领先技术的先进装备制造业和基础设施领域;二是实施规则承诺,双方合作遵从市场导向;三是金融承诺,中方除了专设中拉产能合作专项基金,还提供金融租赁支持和中长期出口信用保险,并积极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以化解双方合作中的金融风险。上述三项承诺有助于规范中拉合作,并为双方合作提供切实的保障。

阅读全文>>

张庆:法学博士,四川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孙洪波:考虑到国内产能过剩、拉美的石油产业发展需求等因素,中国的石油公司能继续发挥在油气勘探开发、工程技术服务、工程建设和物资装备等方面的优势,并结合中国金融机构的融资支持,可不断深化与拉美的石油产业合作。

  多年来,中拉能源合作的基础日益巩固,合作规模不断扩大。在当前国际原油价格保持低位、拉美经济出现困境以及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形势下,中拉石油合作面临着新的环境,需要探讨新的合作思路、机制和重点领域。2014年7月,中国工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与巴西就超深水钻井平台租赁合同达成协议。中国石油公司与古巴签署了原油增产分成合作框架协议和钻机钻井服务项目合作协议。中墨两国成立的能源合作基金主要用于墨西哥能源基础设施项目、勘探及开采石油、天然气等领域,而且该基金吸纳了民营资本的参与。2015年1月,中石化公司与阿根廷达成多项油气合作谅解备忘录,就开展提高老油田采收率和增产技术以及装备制造等领域进行合作。

阅读全文>>

孙洪波: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

 

  新图景三:高新技术合作

  齐传钧:一方面,拉美国家对中国出口的信息技术产品十分有限,许多高附加值产品和技术研发合作仍是空白,中拉双边合作的后发优势明显,合作规模增长空间巨大,合作范围和模式可不断拓展。另一方面,宽带移动通信、下一代网络等新技术层出不穷,必将为中拉双方在信息产业方面的合作开拓新领域、新动力和新机制。

  从长期来看,中拉信息技术产业合作规模必将再上新台阶,合作的层次也会较多地出现在产业链的上游。众所周知,在传统产业中,是先有产品后有标准;在信息技术产业中,往往是行业标准先行,然后才是制造类和服务类产品的极大丰富(如互联网的发展需要遵守《传输控制协议/互联网络协议》,现代信息通信产业离不开3G技术标准)。因此,谁掌握了标准的制定权,谁就在全球信息技术产业的竞争中占据了主动。就目前而言,毫无疑问,一些发达国家在技术标准市场上占据绝对垄断地位,已经并将继续在全球范围内推行“技术专利化、专利标准化、标准垄断化”的技术许可战略。对中国、拉美国家等广大发展中国家而言,要想进一步提升各自的信息技术产业竞争力,就不能指望发达国家改变其目前的全球战略。因此,唯一可行的办法是,中拉双方在不断扩大信息技术产业合作规模的基础上,不断提升合作层次,向该产业链的上游迈进。另外,信息技术产业的产品具有不断更新换代的特点,只有各国政府重视这一产业并在资金上加以大力扶持,这一产业才能实现跨越式发展。因此,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技术标准的合作将成为中拉信息技术产业合作的一个重要领域。

阅读全文>>

齐传钧:经济学博士学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副研究员。

 

  宋霞: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和拉美在高科技创新领域都处于相对弱势,要想加快科技创新速度,合作是很好的途径。中拉高科技创新合作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从单一到多元的过程。中拉高科技合作可以用“3+6+4”的模式来表述。

  “3”指高科技合作的三种不同层面,即纯粹科学(基础研究)、应用技术(应用开发)和创新(科技成果的商业化)领域的合作。“6”指二战以后发展起来的目前公认的六大高精尖科学技术领域,即以微电子、智能计算机和网络为主导的信息技术,是高技术的前导;以超导材料和人工合成材料为标志的新材料技术,是高技术发展的基础性和支柱性技术;以核能、风能、太阳能和生物能源等自然能源技术为标志的新能源技术,是高技术发展的保障;以基因工程和蛋白质工程为标志的生物技术,是发展潜力最大的技术;精密制造技术,是高新技术发展的基础;海洋技术和空间技术。“4”指中拉高科技合作的四个种类。

  目前,中拉高科技合作在纯粹科学、应用技术和科技创新三种类型方面都有所涉及,尽管程度不一样。但在高科技六大领域中,中拉合作主要聚焦于信息技术、新能源技术、生物技术、空间技术四大领域,而在新材料技术、海洋技术、精密制造技术等领域的合作非常薄弱,甚至还没有开始合作。

阅读全文>>

宋霞:北京大学历史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副研究员。

 

  新图景四:国际协作

  孙洪波:未来一段时间,推动中拉整体合作将成为中拉关系发展的重要方向之一,建立双方更高层的整体合作机制,从新的高度推动中拉关系全面发展,将有利于中拉共同应对全球性挑战和实现共同发展。

  以多边带动双边,推动中拉整体关系发展。2004~2012年,中国对拉美的高访大多数是参加在拉美举办的APEC会议、金砖国家峰会、20国集团峰会、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峰会等同时进行的。在开展峰会外交的同时,中国与巴西、阿根廷、智利和秘鲁等拉美领导人的多边场合磋商与协调增多,这是近年来中拉关系的一大特点。以双边为基础,通过多边带动双边,促成中拉整体合作成为当前中拉关系发展的新趋势。从全球的多边层面看,中拉双方怀有强烈的政治意愿和共识,就全球经济治理、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多哈回合谈判、气候变化等问题保持密切协调与合作。此外,2012年,中国与美国、欧盟及俄罗斯就拉美事务进行了磋商。

阅读全文>>

孙洪波:经济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国际关系研究室副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中拉关系及能源合作。

 

  周志伟、岳云霞:协调发展与拉美国家、地区组织和次区域组织之间的关系,有效支撑中拉整体合作机制发展。

  全球权力转移强化了发展中国家深化合作的政治意愿,加快了南南合作的节奏,新兴国家之间的经贸合作升级尤其显著。过去10年间,南南合作在多数发展中国家的外交政策中重新成为优先议题,而合作的领域及内容较以前发生了质变。进入21世纪以来,发展中国家加强了在全球范围内的团结协作,不结盟运动、77国集团和15国集团等传统发展中国家合作组织重新恢复活力,在诸如气候谈判、粮食安全、地区争端等国际事务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在某些重要议题上,这些组织的影响力甚至得到了强化。除这些传统的南南合作机制外,在过去的10年里还诞生了金砖国家、基础四国等致力于强化发展合作、维护发展中国家利益的新机制,这两个机制逐渐成为当前全球治理体系中的重要力量,也将成为新时期南南合作的核心。

阅读全文>>

周志伟:法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国际关系研究室副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巴西综合问题研究、巴西外交政策与国际战略研究、拉美地区一体化研究等。

岳云霞:经济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综合理论研究室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拉美经济、国际贸易与投资。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北三环中路甲29号院3号楼华龙大厦A/B座13层、15层 | 邮编:100029

联系人:陈老师| 电话:400-0086-695| E-mail:database@ssap.cn| QQ:2475522410| 您当前的IP是:222.128.154.224

版权所有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京ICP备06036494号-6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507 新出网证(京)字0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