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皮书数据库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聚焦

特朗普武力回应叙利亚化武事件 白宫对叙采取军事行动尚属首次

来源:皮书数据库 作者:王希明 发布时间:2017-04-10

 

美国发射导弹

 

  导语:美国于本周四夜里向叙利亚Shayrat空军基地发射59枚战服巡航导弹,对本周叙利亚政府发动的生化武器攻击事件进行回应。美军此次军事行动仅针对叙利亚的空军基地及相关基础设施,未将叙利亚的化学武器库作为攻击目标,并提前通知俄罗斯军队撤离。美国官方表示此次军事打击表达了美国对阿萨德政府使用生化武器采的立场,若叙利亚继续使用生化武器,美国将采取军事手段予以回应。

  特朗普政府如此迅速的军事回应,与奥巴马政府形成鲜明对比。特朗普并未得到国会使用武力的许可就授权此次军事打击,在叙利亚发生化武攻击事件发生的72小时后就采取军事行动。而在2013年面临相同情况时,奥巴马则极其反对使用武力,并未对叙利亚使用生化武器一事采取任何军事回应。一些共和党议员对特朗普的迅速反应表示赞许,并希望总统可以更进一步,全面摧毁阿萨德的空军力量,以惩戒使用生化武器者并保护叙利亚平民。

  特朗普开启叙利亚内战以来首次针对生化武器的军事打击,令人玩味。军事打击发生在特朗普与习近平结束晚宴的1小时内,更加明显体现出特朗普政府的攻击性与动用武力的决心。美国对叙利亚实施军事打击一改奥巴马政府降低武力使用在美国对外战略中的作用,强调以外交和其他非武力手段的综合运用,维护和增进美国利益的外交路线,体现出特朗普政府以军事手段干预叙利亚危机的倾向。作为美国对外战略调整的重要一步,军事打击能否有效防止生化武器的扩散?军事介入能否暂时平息叙利亚时局,实现短暂和平?叙利亚多次使用生化武器会如何搅动国内、国际局势?

  为解答上述疑问,皮书数据库回顾叙利亚内战的原因与发展过程,分析生化武器在对国家安全的影响,并对奥巴马时期对叙利亚的政策进行梳理,帮助读者更好把握叙利亚问题未来走向。

 

1.军政体系下的叙利亚暗潮涌动

  2011年3月,当阿拉伯剧变波及叙利亚后,叙利亚迅速陷入政治冲突和内战之中。可以说,叙利亚危机的爆发与阿萨德建立的威权主义的军政体系有着深层的关联。它使权力高度集中于复兴党尤其是阿拉维派和巴沙尔家族手中,但却使叙利亚的主体教派逊尼派阿拉伯人缺乏政治参与机会。当社会经济问题、政治参与及外部因素相互叠加时,叙利亚冲突便不可避免。因此,20世纪后期,阿萨德构建的“军政合一”的威权制度使叙利亚摆脱了政局动荡,但并未解决叙利亚政治发展的根本性的问题,即如何在多元社会中构建民族国家的问题。可以说,当前叙利亚危机与内战在某种意义上是源于叙利亚军政关系的长期积弊。另外,巴沙尔政权之所以能够在危机中坚持至今也与叙利亚这种军政合一的体制有关。这种制度将党派的利益与教派、家族命运同一化,从而使巴沙尔政权具有很强的内聚力。复兴党和军队成为维系巴沙尔政权最重要的力量。总之,叙利亚冲突使复兴党“军政合一”的体制难以为继,叙利亚似乎又回到了独立之初政治发展的原点。

 

2.叙利亚危机的四个阶段

 

时间轴

  王新刚:西北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颜鹏:西北大学历史学院硕士研究生。

阅读更多>>

 

3.高悬人类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生化武器

  新技术至少从两个方面降低了生化武器的使用门槛。一方面,生化武器的获取途径变宽。由于国际条约的约束和各国的强力监管,许多高致命性的生化武器战剂往往处于严密管控之下。例如,30多年前已被消灭的天花病毒就仅保存在美国和俄罗斯的两所高安全级别的实验室中,几乎不可能为外界获取。然而分子生物学的飞速发展使人工合成这类病毒变成可能。运用已经公开的合成脊髓灰质炎病毒的方法,某些团体、个人或国家将可能人工重建这种病毒,这无疑降低了生化武器的获取难度。

  另一方面,非杀伤性的生化武器开始出现,使得现有约束作用日渐松懈。《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和《禁止化学武器公约》无疑是近几十年来限制攻击性生化武器发展的重要规范。但这些规约对非致命性武器的约束相对较少。而一些国家已经开始在针对物质材料或植被的生化武器方面取得了诸多进展,这也有可能在新的非致命性生化武器领域引发军备竞赛。经过基因改造的食品或药物也可能被用于生化攻击,且这类攻击更难察觉和防范。总之,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生化武器的使用方式可能朝向多样化和隐蔽化发展,这或许会使那些已经宣布放弃生化武器计划的国家的兴趣被重新激起。

  刘杨钺:毕业于香港城市大学,现为国防科学技术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讲师,国防科学技术大学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2014~2015年为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政治学系访问学者。主要从事国际关系、网络安全、地区安全等方面研究。

阅读更多>>

 

4.叙利亚战场生化武器频现

  这是2013年以来叙战场第二次出现化学武器传闻。第一次传闻出现在4月25日。当时美国白宫官员表示,美国情报界相信叙政府军小规模使用了化学武器,特别是沙林毒气。若调查属实,那将意味着叙政府已跨过了美国总统奥巴马此前划定的“红线”。不过,白宫以“需要更确凿的证据”为由,没有明确表示美国将采取何种措施。8月这次“化武”传闻出现的时机及事件本身都十分蹊跷。反对派宣称的伤亡数字惊人,而且正值联合国化学武器调查小组在叙开展调查期间。无论是从战场形势,还是政治需要,叙政权使用化学武器自己都是百害而无一利的。对于政府军来说,最大的困境不是战场,而是国际博弈,而化学武器则是这个博弈的关键点。叙政府军战场劣势时都没用化武,在战场占优的情况下,它有必要使用化武吗?另外,这个事件的出现从后果来看显然有利于叙反对派博取外界的同情、甚至援助,有利于西方制造对叙军事打击的口实。

  徐进: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国际政治理论研究室主任,主要研究领域为国际关系理论和国际安全问题。

阅读更多>>

 

 

5. 奥巴马政府放弃对叙利亚的军事干预

  美国国内政策界对此存在较为一致的认识和评估:就美国利益而言,叙利亚危机存在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前景。以此为基础,美国政府应对叙利亚危机的政策,其总体目标就是最大限度地将有利于美国利益的机会转变为现实,同时尽量消除、避免或减少对美国利益的威胁。具体地讲,就是促使巴沙尔政权下台,尽量促使战后叙利亚产生一个其内外政策走向符合美国利益的政府,并在此进程中努力防止叙利亚战事蔓延至周边国家、防止恐怖主义和极端势力得势,并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使用或扩散。[11]如何实现此类目标,是奥巴马政府在中东面临的重大问题之一。从奥巴马政府近两年的政策实践看,美国应对叙利亚危机的政策举措可概括为:在不卷入叙利亚内战的前提下,以不断升级的外交压力和各种制裁手段,力促叙利亚局势朝有利于美国利益的方向转变,同时以预防措施和应急方案降低或消除对美国利益的威胁。

  张帆:上海交通大学副教授。

阅读更多>>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北三环中路甲29号院3号楼华龙大厦A/B座13层、15层 | 邮编:100029

联系人:陈老师| 电话:400-0086-695| E-mail:database@ssap.cn| QQ:2475522410| 您当前的IP是:222.128.154.224

版权所有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京ICP备06036494号-6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507 新出网证(京)字0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