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皮书数据库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聚焦

英国脱欧谈判屡屡受挫,脱欧之路能否进行到底

来源:皮书数据库 作者:王希明 发布时间:2017-09-12

英国脱欧

 

  英国宣布脱欧1年有余,然而其脱欧进程并不顺利,最近更是陷入瓶颈。一方面英国与欧盟的脱欧谈判进展缓慢,双方分歧很大。另一方面,英国国内对脱欧议题产生厌倦情绪。有分析甚至认为,如果英国民意逆转,脱欧可能会走回头路。英国保守党以及工党前领袖都赞成英国应当避免脱欧。

  早在英国公投宣布脱欧时,不少媒体戏称英国人民“玩脱了”,而随后的相关民调显示,公投一周内,近7%的投票支持退欧的民众对自己的决定感到后悔,而支持留欧者也有约3%反悔,凸显英国传统政治体制的内在缺陷,由于英国议会主权的宪法原则的影响,英国很少将全民公投方式用于重大问题决策,导致普通民众对于一些复杂的政治命题缺乏理性思考和判断力。

  皮书数据库梳理英国脱欧原因、脱欧流程、脱欧模式、脱欧影响相关学术文献,旨在帮助用户更好了解英国脱欧的来龙去脉,把握英国脱欧进程,理解英国脱欧对欧盟及全球带来的影响。

 

 

 图片1

 

英国脱欧原因:必然性与偶然性交织

  英国于1973年加入欧盟的前身——欧洲共同体,1991年12月11日,欧洲共同体通过了《欧洲联盟条约》(又称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简称马约),1993年该条约正式生效,标志着欧盟的正式成立。英国在加入欧盟之后,由于岛国疏离的地理位置以及复杂的历史原因,自身一直坚持“光荣独立”的政策,拒绝加入欧元区,继续使用英镑作为本国的货币;拥有独立的财政政策,不受欧盟的干预。另外,在推动欧盟一体化的很多措施方面,英国的表现都不尽如人意,比如有限加入旨在推动边境自由通行的《申根协议》,有条件地签订欧盟宪法条约——《里斯本条约》,拒绝签署加强欧盟财政纪律的财政契约等。2008年金融危机后爆发的欧债危机,使欧盟与英国之间一直存在猜忌,一方面,欧盟认为英国在推动一体化进程中一直态度消极,另外在危机救助方面也是表现平平;另一方面,英国内部则认为欧盟“救市政策”会损害英国的利益,因而也加剧了脱欧的情绪。2015年底,据统计有将近150万难民涌入欧洲大陆。严重的难民危机也加剧了英国人民对欧盟出于人道主义将难民强行摊派政策的不满,尤其是在巴黎恐怖袭击事件之后,英国人民对欧盟的不满持续升温,卡梅伦表示将公投提前进行,2016年6月23日英国进行了“脱欧”公投,最后51.9%的人表示支持英国脱欧。

 

  阅读更多>>

  任琳: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全球治理室副研究员,博士,主要研究领域为全球治理、欧洲对外政策、网络安全。

 

英国退欧公投凸显民主与宪政困境

  1.以议会主权原则为基础的传统代议制民主遇到挑战

  英国是西方现代民主制度的发源地之一,也是典型的议会制国家。但它的“民主”道路并未最终通向“人民主权”,而是形成了独特的“议会主权”,并作为英国宪政的基石被确定下来。“议会主权”原则的核心要素有两个:第一,议会是人民的最高意志——主权——的体现者,由议会掌握主权是最合情合理的一种权力体制安排;第二,议会的立法权是至高无上的,不受任何限制,没有任何人或任何机构能够对议会立法的合法性提出质疑。公投向英国宪法引入了一种新观念,即“人民主权”,认为“人民主权”似乎已经成为英国宪政的核心原则,而“议会主权”的地位则在受到不断侵蚀和削弱。人民已经成为议会的“第三议院”,至少对于宪政问题而言是如此。

  2.社会分裂造成的民粹主义情绪导致“精英民主”政治受阻

  以英国独立党为首的退欧阵营成功地利用并推动了民众对政府及精英政治的这种不满情绪,使此次公投更大程度上成为民众表达对政治精英不满的一种方式。而欧洲当前面临的难民危机则加剧了英国民众对移民和失去边境控制的担忧,从而助推了民粹主义的高涨。以卡梅伦为首的保守党“留欧”阵营非但没有及时对这种“民粹主义”情绪予以纠正,相反,为了获得民众的支持,他们甚至还在一定程度上迎合了这种情绪,这一点尤其表现在保守党政府对移民和难民采取的坚决抵制立场上。换言之,为了解决那些“切实存在的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保守党采用“民粹主义”来抵消民粹主义的势力。

  3.政党政治陷入困境

  英国前首相卡梅伦当初之所以决定就英国的欧盟成员国身份举行公投,其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保守党部分成员的疑欧立场十分强硬,并屡屡对卡梅伦的执政地位构成威胁。如果任其发展,则有可能重蹈撒切尔夫人执政晚期的覆辙,不仅会造成党内严重分裂,而且会影响保守党的执政前景。在这种情况下,卡梅伦希望借助公民投票一劳永逸地解决欧洲一体化问题造成的困扰,消除保守党内的反对意见。但事与愿违,“退欧”这一结果不仅结束了卡梅伦本人的首相生涯,而且保守党内部的分歧也没有得到解决。

阅读原文>>

  李靖堃:法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欧洲政治研究室主任。

 

图片2

 

一切顺利的话,英国正式退出欧盟最早也在2018年

QQ截图20170907155839

  虽然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已经出炉,而且新任首相特雷莎•梅已确认将在2017年3月前启动退欧谈判,但从公投退欧到实际退出欧盟,整个过程仍充满变数,而且考虑到公投结果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及各国政府的反馈,英国公投后的不确定性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显著增加
  当前英国公投的结果只是英国单方投票决定离开欧盟,作为规定和调整欧盟与成员国间关系的基本法律文件,《里斯本条约》对欧盟成员国的退出机制做了专门规定,因此在没有走完退出程序之前,英国仍是欧盟成员国,依然要受到欧盟法律的约束。
  按照退出程序,英国退欧首先需要由英国首相向欧洲理事会主席递交退欧文件,表达英国希望基于《里斯本条约》第50项条款商谈退出欧盟,之后双方将就英国与欧盟之间的未来关系进行谈判。根据《里斯本条约》第50条的规定,如果英国与欧盟最终未能达成协议,两年后英国将自动脱欧,但如果英国与欧盟其他27国一致同意延长谈判,那么谈判会延续到结束为止,谈判结束后英国才会退出欧盟。因此,退欧公投后英国何时正式脱欧有赖于两个时间节点,一是英国何时触发《里斯本条约》第50条,与欧盟启动退欧谈判;二是两年谈判期内双方能否达成退欧协议或者延长谈判时间上的一致。由于退欧谈判涉及英国和欧盟就现有条款细节的重新协商,还涉及各利益相关方的博弈,即便全部进程都很顺利,英国正式退出欧盟最早也在2018年。


阅读更多>>
 

  赵硕刚:经济学硕士,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研究方向为世界经济。
  张晓兰:经济学博士,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研究方向为世界经济。

 

图片3

 

 

英国脱欧模式:硬脱欧与软脱欧之争


  2017年3月13日,英国上下两院最终都通过了有关脱欧的法律草案,正式授权首相特蕾莎•梅启动脱欧进程,为启动脱欧谈判扫清了最后的障碍。在梅向欧盟提交正式脱欧申请、启动脱欧程序之后,英国与欧盟将有两年时间进行脱欧谈判。在脱欧谈判过程中,英国的欧盟成员国身份保持不变,在欧盟机构的权利保持不变。两年谈判期满后,除非经欧盟峰会一致同意延长,否则英国的欧盟成员国身份将自动终止,所有相关的欧盟协议自动失效。
脱欧之后,英国与欧盟之间的关系存在以下几种可能的模式。

QQ截图20170907163638

  2016年10月2日,英国首相梅声明,英国不会争取“挪威模式”或“瑞典模式”。英国与欧盟之间的关系将更多的是“拥有独立主权的联合王国与欧盟之间的协定”。观察家们认为,这可能意味着英国将“硬脱欧”,即与欧盟的关系将是一种介于“自由贸易协定”与“世界贸易组织”之间的模式


阅读更多>>


  朱宇方:博士,同济大学德国问题研究所/欧盟研究所讲师、德国研究中心研究人员。

 

 

图片4

 

英国脱欧在短时间带来了治理规则的碎片化、变动性和“去便利化”


  脱欧给金融领域带来不确定性。虽说一定程度的震荡是短期的,但这种震荡也说明,在货币和金融领域内治理要面临的情况具有一定的变动性。欧洲智库布鲁格研究所的一份研究显示,就欧洲内部来说,不仅是英国自身的金融地位如何确保成问题,欧盟也面临着是否能够抓住机遇改变伦敦长期作为金融中心的地位,在其内部寻得合适的替代的选择
  就货币领域来说,成员国家对欧元的信心可能持续下跌。欧债危机后,不少欧盟国家对欧盟经济一体化事业、欧元区经济和欧元的稳定性存疑。英国脱欧再次将欧元推到了风口浪尖。虽然此前英国就游离于欧元区经济之外,并没有加入欧元区,脱欧不会给欧元带来很大的震荡,不过短期内,市场的效应还是比较明显,市场对英镑、对欧元的信心受挫,很快都将展现出来。
  在贸易领域,治理规则碎片化的状况仍将持续一段时间。英国脱欧对于贸易规则领域带来了哪些“外溢效应”暂未明了,就英国来说,该如何应对脱欧之后的交易活动“去便利化”,是否需要与中国、与欧盟、与其他国家重新确立一套适用的贸易规则;对于欧盟来说,此时此刻谈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已非最佳时期,内部的调整、整顿和复苏是当下要务。因此,在TTIP已经不能在既定路线图内完成谈判的情况之下,欧洲会变得更加谨慎,如果要谈,它们更愿意慢慢谈
  人口因素也是全球化的重要塑造因素,同时人口的流动又作为全球化(经济全球化、战争等因素都可能带来人口的流动)的副产品。英国脱欧的事件也提醒了我们不能忽视人口因素的负面溢出效应可能对国际政治经济格局带来的影响。而消除贫困、发展经济是安置难民之外更为治标治本的治理手段。此外,英国脱欧在另外一个侧面展示了对人口流动的消极反应。因为担心带来更多的经济负担、本国福利下降、恐怖主义的负面影响,从确保本国安全出发,英国试图重塑本国边界,对区域一体化和全球化“关门”。


阅读更多>>

  任琳: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全球治理室副研究员,博士,主要研究领域为全球治理、欧洲对外政策、网络安全。

 

英国退出欧盟是对欧洲一体化根本理念提出的重大挑战

QQ截图20170908102046


阅读原文>>

  李靖堃: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欧洲政治研究室主任。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北三环中路甲29号院3号楼华龙大厦A/B座13层、15层 | 邮编:100029

联系人:陈老师| 电话:400-0086-695| E-mail:database@ssap.cn| QQ:2475522410| 您当前的IP是:222.128.154.224

版权所有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京ICP备06036494号-6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507 新出网证(京)字0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