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入口|手机版|APP|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繁體版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皮书网! 登录|注册|

专家视点

大数据时代的皮书生存
——国家广告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黄升民
来源:第十七次全国皮书年会  作者:黄升民   发布时间:2016-08-31

  一、 继续做蓝皮书的理由

  首先,这是唯一的,这是具有唯一性的。2015年国内第一部也是当前唯一的广告主研究专著《广告主蓝皮书:中国广告主营销传播趋势报告》。

  第二是独创的,因为广告主是企业传播活动中的一环,在传播学界一直是一个空白,至今还是空白,但是我觉得我们是独创的。而且我们的团队是持续的。

  第三是实证的。其一,从2000年开始广告主研究所每年开展涉及全国近20个行业,约200个广告主的实证调研。其二,研究方法以定量和定性相结合,定性研究为主,具体为问卷调查和深度访问等形式。

  第四是基础的。广告主是广告业的主导,中国的广告业有6000亿,是世界第二大市场。广告主研究具有拓展性。这里边所有研究中国传媒的人都不得不承认90%的依赖度就是广告,所以研究广告的投放是至关重要的,广告主的产业地位决定广告主研究对于整个广告业的领先性。

  二、 在金融,汽车,药业,快消品等行业建构子系统

  广告主是基础中的基础,是百年的学术大厦的砖头瓦片。这样一个皮书结构是连通的,它不是一个独立的信息孤岛,而是连通的。所以用这样一个蓝皮书就和非常多的分行业建立了子系统,成为支撑性的研究。另外还出很多后续研究,很关键的是可以跟产业规划研究形成支撑,那都是和蓝皮书有关的。

  三、 大数据时代的小数据生存

  蓝皮书怎么定义它呢?皮书组的目的是打造一个可视化的数据博物馆,它的数据是纵向和连横的,可以洞见未来,这是皮书数据库的价值。这样的话它就在大数据时代得以生存。

  在这个会议之前,参加了一个高大上的会议,讨论的话题是资本是在操纵舆论,以赵薇的事件为例让我做一个发言,有一个清华学者说资本是无所不能,互联网的功能非常厉害,我是不同意的,我觉得在现在国家非常变化急剧的时候,我们切忌要防止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思想,我们一定要防止到处树敌的做法,保留一种清醒的头脑,不然就失去了文化自信,失去了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优势的自信,我的观点是应该看到资本的工具性,他不姓资,也不姓社,看谁能更好地利用它。第二资本的特点不是说要颠覆,而是要利益的最大化,是要风险的最小化,是需要环境的安定化,这是资本的特性,我们不能想资本就是黑资本,这是错误的。第三点我认为学者不应该过度解读一些社会问题。第四点资本到底有没有操控舆论呢?资本通过广告是不是操纵了舆论?我说如果是政治舆论、社会舆论的话,据我30年的研究经历来看没有遇到资本企业通过广告操纵舆论,我用连续监视了十年的数据证明资本企业与政治舆论没有建立连通操作的关系,广告主蓝皮书的数据做了十年,每一个都有一个关于媒体关系的问题。

  (根据录音整理)

 

  PPT链接:大数据时代的皮书生存(国家广告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黄升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