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入口|手机版|APP|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繁體版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皮书网! 登录|注册|

专家视点

邬书林 | 抓住信息技术进步机遇,提升学术出版水平
来源:社科文献  作者:邬书林 社科文献   发布时间:2018-01-16

  2018年1月9日,第八届中国学术出版年会在北京召开,会上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邬书林做了 “抓住信息技术进步机遇,提升学术出版水平” 的主题演讲。现将部分演讲内容摘录如下,篇幅所限,有所删减。

 

微信图片_20180116135126

 

  尊敬的各位出版界同仁,大家好!非常荣幸有机会在第八届中国学术出版年会就学术出版与大家交流。我想简要的谈三点看法。

  一、 出版界要准确把握,充分认识学术出版在经济发展、学科研究乃至社会生活中的基础性的地位和作用。

上世纪90年代末,面对信息技术革命的挑战和世界上各种各样关于出版还能不能在新技术条件下生存的预测与讨论,世界出版人重新审视自己的工作,对学术出版的社会功能进行了归纳整理,回答应对挑战。我把学术出版的社会功能归纳为四个方面:

  第一,注册登记。在鉴别的基础上,对人类的思想创新、科学发现、技术进展、管理经验和文艺作品进行注册登记。学术出版最重要的功能是对人类社会的创新进行注册登记。鉴别就是看看有没有创新,然后保护创新成果者的精神权利和财产权利。在1665学术期刊发明之前,早期许多学者们交流学术研究是互相保密的,有的甚至用暗语、密码来交流,来保证自己的成果不被剽窃。但是自从世界上有了学术出版之后,全世界公认,谁先在公开的学术杂志、学术图书上把自己的观点公布出来,并且通过严肃的出版单位以书号、刊号的形式出版,就把这一项创新成果注册为是由哪一个人、哪一个机构创新的。同时人类发明了一个更重要的方法,通过《版权法》把创新知识的人的精神权利和财产权利以法律形式保护起来。

  因此,我们学术出版的最重要的社会功能,是通过出版把创新成果的精神权利、财产权用出版物固定下来,成为人类的永久记忆。学术出版的本质是为创新保驾护航。

  第二,质量控制。通过出版工作者的专业劳动,以作者和读者易于接受的方式,对稿件进行加工整理,向社会提供精准的知识和信息。学术出版是的本质是学术出版人通过自己的专业劳动,对创新的知识进行专业的精准加工整理后传播。学术出版是学术共同体不可或缺的维护者。中国科学院老院长卢嘉锡生前有一个著名论断:学术出版是整个科学研究的龙头和龙尾。他说“学术研究从查找资料入手,在研究过程中还不停地跟踪同行的新进展,然后在学术刊物上、学术著作上发表自己的研究成果。所以是龙头和龙尾”。

  第三,生产传播。把知识和信息在社会上广泛传播,推动科学研究、经济社发展,社会进步。随着社会的发展,学术出版已不仅仅是一项公益事业。当今世界,最权威的学术出版,大多数是商业机构,有的还是上市公司。即使是非营利性的大学出版机构,也大都采取公司化运作。学术出版是一个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统一的行业和产业。学术出版是要投入的,要进行同行评审,要专家学者的反复打磨,要有高水平的编辑的反复加工、整理,是要求很高的出版专业劳动。世界上高水平的学术期刊和学术著作是利润率最高、定价最高的出版物,实现了学术出版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高度统一。这门专业做好是很难的,既需要有科学眼光,又需要有专业知识、出版技能和商业头脑。

  第四,长期保存。为当代和将来留下永续使用的知识,成为人类的永久记忆。用赫尔琴的话说,“书是和人类一起成长起来的,一切震撼智慧的学说,一切打动心灵的热情,都在书里结晶成形;在书本中记述了人类狂激生活的宏大规模的自白,记述了叫做世界史的宏伟自传。”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学术出版是我们出版业赢得社会认同的核心出版的板块。我们要满怀信心地做好学术出版,使之成为出版的重中之重。

微信图片_20180116140451

  二、 要高度关注信息技术革命性的进步对出版业提出的新要求、新推动,要关注国际国内出现的围绕提升学术出版水平出现的新理念、新做法。

  第一,信息技术的进步对学术出版提出了新的要求,出版有了新理念。学术出版的进步是建立在理念更新的基础之上的。过去十多年,国际上学术出版已从单纯的出书、出刊、出数据库,到现在自觉把出版工作融入到科学研究、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当中,为其提供知识和信息的解决方案,为科学家、经济决策人、读者更好地从事科学研究、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提供知识和信息服务,这已经成为出版的新的重要的理念。近年来,中国出版业也响亮地提出了知识服务的出版理念。

  第二,信息技术的进步为学术出版提供了新的工具。出版人敏锐地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在众多的信息海洋中更精准地抓取信息、分析信息,并和学术界一起用新工具来做研究、做出版。如MENDLEY和SSRN这样新的工具,提升出版水平,研究水平。

  第三,出版物的形态更新。新技术促成新的出版形态的产生。学术出版随着社会进步,随着学术研究和社会进步相应地与时俱进提升水平,这是过去出版不仅没有消亡,而且繁荣发展的重要原因。现在的出版人,不仅把过去的学术期刊,学术图书数据库做得更好,而且积极应用语音合成技术,通过听书讲书,更好地为读者服务。帮助读者利用碎片化时间来获取知识和信息。去年全世界听书井喷式增长,年增长超过25%,用知识服务的理念,许多出版物已经把看书、听书、讲书融为一体。

  第四,学术出版即有光明前景,又存在强烈竞争。学术出版的平台从来都是世界性的,没有哪一个国家的学术出版可以成单独支撑学术研究,只有到世界舞台上去竞争,才可能在学术出版赢得话语权。随着中国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逐渐走向世界舞台中央,全世界的人都在关注我们的学术出版市场。但是我们要看到,学术出版既有经济发展的光明前景,又会遇到强烈竞争,我们要对这种竞争持开放态度,因为只有放在同一水平上比较和竞争,我们的学术出版水平才会提高。

微信图片_20180116140456

  三、 提几点建议。

  第一,要认真学习十九大精神。以十九大为标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要按照总书记提出的要求,伟大时代实现伟大梦想,要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我们只有把学术出版工作融入到伟大梦想、伟大事业、伟大工程、伟大斗争之中,做好服务,学术出版才有根。如果学术出版不融入到火热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这一场人类世界最伟大事业中去,我们就辜负了这个时代。

  第二,中国的学术出版虽然有悠久的历史,但是不得不承认,在过去相当一段时间里,中国的学术出版相对于大众出版、教育出版而言是短板。我们既要跟上信息进步的潮流,同时还要补上我们过去学术出版规范不够的短板的两份答卷,既要把学术出版做规范,还要在原有基础之上用好新技术。

  第三,更好地利用新技术提高学术出版、整个出版业的管理水平。希望出版界满怀热情地拥抱新技术,用新技术使我们的学术出版做得越来越好,符合社会需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