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皮书数据库!

专家视点

罗智行等:金砖国家机制下巴西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制度对我国的经验借鉴与启示

来源:皮书数据库作者:发布时间:2020-09-16

  与其他拉美国家不同,巴西尚未用强制性补充养老金计划取代基本的公共现收现付制度,但以加强第一支柱的再分配作用为导向推进改革,并逐步发展补充养老金制度,为中高收入劳动者提供了一种选择,以保障这类人群退休后的生活水准。

  (一)制定税收激励措施,鼓励长期储蓄

  巴西的个人税率在25%~30%,巴西个人投资者之所以青睐第三支柱的开放式基金,除了有投资多元化的需求,也是为了筹划合理避税。中国个人养老金制度起步较晚,此前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暂将参与资金限定于涉税收入,并且税优额度有限,每年约为1.2万元。由于中国纳税人数仅占总人口的10%左右,本身不会形成很大规模。如果参照巴西模式,同时适用于无税优的资金,相当于为第三支柱多增加一条渠道。

  另外,从试点启动开始,短短两年中尚未探索出对个人具有强吸引力的税优激励政策,既难以实现普遍化的自愿储蓄,又抑制了一部分中等收入人群购买养老保障产品的动力。因此,必须制定足够的财税激励措施,以便建立促进长期储蓄的机制,从而真正为退休生活提供保障。

  如今,“80后”“90后”的投资能力正逐渐上升,这一代人更加依赖通过互联网渠道购买投资产品。而根据波士顿咨询公司和陆金所联合发布的《全球数字财富管理报告2018》的数据,82%的互联网理财客户青睐1年期以内的投资。当这种投资偏好形成投资习惯,推出长期的养老金产品会有一定阻力。为了培养更多养老金投资者长期持有的习惯,第三支柱在制定税收优惠政策时,或可参考巴西个人养老金制度中“累进”和“递减”的双重设计。累进税制从资金量出发,投资金额越高,免税额将越高;递减税制从时间出发,持有越久,免税额越高;从而鼓励投资者尽量多缴费、长持有。

  (二)创新产品和投资解决方案

  好的产品是立足之本。让人人都成为财务专家并不现实,因此,专业从业者有义务在产品设计时为投资者考虑周全,让人们可以实现“傻瓜”操作,用最简便的方式一站式解决各项需求。甚至,要想得更多,不仅要想到投资者的整个生命周期,还要想到他们生命的延续。

  例如,如何帮助投资人规避领取养老金后的资金管理风险,专业机构在设计产品时也应当充分考虑后期产品的设计。在巴西养老金市场,投资者的后续投资有多元选择,既可以到期后一次性全部领取,也可以选择将钱留在账户中,让投资者整个退休阶段都能不断享有收益。此外,还可以选择用一部分已积累的养老基金做投资,购买年金产品。当然也可以是三种方式的结合。如此灵活的方式能够帮助投资人真正实现养老保障。另外,养老金产品从某种角度而言,是财富的积累。中国有着悠久的财富传承传统,如何合理规避未来可能会有的遗产税、过户税、资产转移税等诸多税收,为养老金的传承预铺好轨道,也应是养老金产品设计中的重要考量。 也可参考巴西第三支柱的养老金产品的传承方式。一是如果参与人不幸发生意外,而其参与第三支柱的资金来自税后,那么其累积的资产就可以通过非常便捷的方式,立刻转移给家人;如果是税前资金,则需要首先论证确为税前资金,之后再传予家人。与此同时,也可探索为子女缴纳的养老金产品,例如父母可以设立子母账户,为子女从小单独缴纳养老金,等到他们长大乃至退休后可以领取使用,从而避免转移所带来的折损。

  (三)减少投资范围限制,提高投资组合效率

  巴西在经历短期名义利率不断下滑之后,放宽了对投资的范围限制,此后,多元市场投资基金的市场份额获得了最快增长,这也体现了投资者对于多元化投资的需求。

  目前我国针对养老金产品的投资限制措施适用于短期投资组合产品,它们未实现充分多元化且存续期较短。而从我国利率趋势来看,无论是房地产和基建融资规模回落,还是经济增速回落、资本回报率下降,都会导致我国利率仍将长期处于下行通道。①在此背景下,增加养老金资产投资类别,提高资产配置灵活性,挖掘多元市场投资基金机会也将有助于个人养老金市场的发展。例如,可提高权益类产品配置上限,增加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REITs)等资产类别。

  (四)适度限制领取个人养老金

  根据经验,如果完全不对自愿型养老金的领取设限,养老基金将更倾向于投资短期产品,进而限制了对具有长期较高风险、高回报收益率的非流动资产和另类策略进行投资的能力。另外,限制过于严格又会成为个人投资者配置养老基金的阻碍。

  因此,在设计个人养老金产品的领取方式时,也可参考巴西的经验,既要使计划参与人在整个累积期内能够便利地将累积金额转移到其他同类产品中,又要对其从账户中提取做出相对严格的限制。这样计划参与人可以脚投票,自由转换基金产品或机构,既不影响自身税费,还可以增强市场竞争。

  综上所述,相比发达的欧美市场,同为新兴国家的巴西或许更贴合我国的情况——人口大国、老龄化严重、第一支柱压力日增、第二支柱发展滞后、第三支柱任重道远。鉴于以上,了解巴西在发展个人养老金制度中的做法或许能为我国个人养老金制度的建立与发展带来一些参考。

  全文参见《中国养老金融发展报告(2020)》,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20年9月出版。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北三环中路甲29号院3号楼华龙大厦A/B座13层、15层 | 邮编:100029

联系人:罗老师 | 电话:400-0086-695 | E-mail:database@ssap.cn | QQ:2475522410 | 您当前的IP是:您当前的IP是:222.128.151.74

版权所有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京ICP备06036494号-29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3507号 新出网证(京)字0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