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入口|手机版|APP|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繁體版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皮书网! 登录|注册|

皮书发布

《国际形势黄皮书:全球政治与安全报告(2019)》发布会京召开
来源:国际形势黄皮书  作者:李明伟   发布时间:2019-01-03

  2018年12月27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举办的《国际形势黄皮书:全球政治与安全报告(2019)》发布会京召开。

  《全球政治与安全报告(2019)》为“国际形势黄皮书”系列年度报告之一。报告旨在对本年度全球政治及安全形势的总体情况及变化进行回顾与分析,并提出一定的预测及对策建议。在世界格局与国际安全部分,报告对中、俄、美三国关系的性质进行了深度分析,揭示了影响中美、中俄及俄美关系的主要因素及变化趋势。在这一部分中,还包括中国周边安全环境、全球重大武装冲突及全球军事形势等内容。在全球问题与全球治理部分,报告对全球治理的现状以及网络安全、恐怖主义、能源政治、难民与移民问题、全球反腐等当前重大的全球问题进行了跟踪研究。在专题与热点部分,报告对朝鲜半岛局势、西亚北非局势,全球选举,以及海外利益保护、“一带一路”倡议的进展等问题展开了专门的讨论。本年度报告也对国际著名智库及国际关系理论学界的最新研究成果进行了梳理和介绍。

  2018年,世界形势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其主旋律就是美国等西方国家公开把中国当作主要竞争对手,有些国家试图在地缘上围堵、在规则上钳制、在发展上迟滞、在形象上妖魔化中国。“二战”后的国际体系总体上是以美国为主导的工业化国家建立并维持至今的。作为由其主导的非中性国际体系下的最大受益者,美国的对华政策从侧重接纳与改变的“接触”转变为“规锁”,基本原因之一在于中国在综合实力上的追赶,特别是中国对高科技的重视和所取得的进步,已经直接对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构成了“威胁”。在此所说的“规锁”,指的是美国弃用现存国际制度或体系,代之以一套更具针对性和严厉性的新规则,来“规范”中国行为并把中国锁定在全球价值链内的中低端位置。“规锁”与“遏制”或“冷战”不同,后者的硬核在于孤立,即断绝贸易投资往来和社会文化交流。至少在中短期内,美国能够做的至多是减少其对全球价值链内中国环节的依赖,而不是与中国脱钩。美国对华政策的转向发端于贸易,但绝不会止步于贸易。美国对华“规锁”会蔓延到金融、政治、安全、意识形态等领域,应该说是一个大概率事件。这一点从美国副总统彭斯10月和11月连续两次公开对华全面指责贬损中得到充分反映。

  世界百年变局,还表现为伴随中美关系巨变而来的现行国际秩序进入一个瓦解与重建期。从特朗普政府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到终止伊核协议与《中导条约》,再到扬言退出世界贸易组织(WTO)和猛烈抨击北约甚至联合国,美国似乎在抛弃自己苦心孤诣建立起来的战后国际秩序。尽管有人认为美国民主政治体制长期失败所导致的实力衰落、中国的迅速崛起以及俄罗斯的复兴乃现存国际秩序垮塌的主因,但占主流地位的国际自由主义者仍以为,现代美国成功故事的关键支柱便是国际同盟体系的建立,今天特朗普正在摧毁之。其实被视为“搅局者”的美国之真实意图,已经在其对华政策的转变中得到了展示:美国不是要实现英国脱欧式的“退群”,而是希望以退为进,以破促立,力求通过确立于己更为有利的非中性国际规则来实现自身的政治经济目标。这一逻辑,从美国先是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然后与墨西哥和加拿大重新谈判,最后签署新版美墨加自贸协定(USMCA)这一过程中得到了完美印证。美欧日三方贸易部部长几次就未来WTO改革与现代化发表共同声明,亦明确显示出主要发达经济体以破促立最大化自身利益的政策取向。

  美欧关系在分合交织中分离倾向愈发明显,构成了2018年国际形势演变过程中耐人寻味的一幕。在目睹美欧日集体提出WTO改革方案、欧洲反复强调与美安全合作重要性、美欧不断申明传统友谊和共同价值观的同时,我们见证了欧洲自主性的显著且实质性提升。从某种意义上讲,美国实力的相对衰弱、中美关系质变以及美国以退为进,客观上也为欧洲重新自我定位创造了一个机遇窗口。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看到了欧洲为避免陷入全球地缘政治经济的边缘地位而寻求更高一体化水平的努力:组建一支欧洲军队以明显强化自身认同感;组建银行联盟并把欧洲稳定机制(ESM)扩展为真正的欧洲货币基金组织;将欧洲共同债券转化成各国央行的储备资产以使欧元真正成为世界货币;设立拥有明确职权的欧洲财政部部长并建立欧洲共同失业保险;把欧洲农业补贴和结构基金转变为财政平衡手段;创立独立于全球银行间金融电信协会(SWIFT)的欧洲版。德国外长马斯8月23日在《商报》发表题为《为新世界秩序做计划》的署名文章,或许可以被视为欧洲在不放弃欧美同盟的同时进一步提升欧洲自主性的宣言。欧美分合的方向、速度、结构、顺序,对世界格局影响深远。

  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或去美元化获得新动力,是2018年最值得关注的“苗头性”现象。美国产出按汇率计算仅占世界的22%,如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则仅为15%,但美元在全球计价、结算、储备、流动性和融资中所占比例均超过50%。美国从美元霸权中获得了巨大好处,包括国际铸币税、汇率风险规避、低货币金融交易成本、大宗商品定价、对其他国家尤其是美元化程度高的国家的政策影响力以及可方便地向世界各国出售银行服务等。如果说欧元的创立和伴随2008年金融危机而来的人民币国际化提速开启了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的漫长进程,那么特朗普政府发动贸易战、美国财政赤字加大、美国利用以美元为核心的SWIFT结算系统对全球经济金融活动进行监控并滥施制裁,则增强了许多重要经济体摆脱对美元持续依赖的决心。2018年土耳其开始抛售美元资产。伊朗已经宣布其石油交易的计价预结算不再使用美元并代之以欧元。俄罗斯在意识到美元已经成为一种有风险的结算工具后也开始逐步在自然资源贸易中使用本币或欧元。2018年3月至8月短短的五个月中,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以人民币计价的石油期货交易额增长了500%。欧洲主要国家力推欧洲版结算体系更是意味深长。

  如果说特朗普当政奏响了民粹主义从思潮和运动迈向政治实践的序曲,那么2017年12月奥地利保守的人民党和极右翼的自由党组成的联合政府成立,便成为民粹主义回荡在欧洲腹地的第一乐章。与北美以反全球化为基调的民粹主义略有不同,欧洲的民粹主义由于难民和移民的大量涌入,其曲调中掺杂了更多民族主义元素。或许是受到奥地利的鼓舞,在2018年意大利大选中各极右翼政党获得了约2/3的选票,其中赞颂民粹主义的“五星运动”和高歌排外主义的北方联盟成为意大利第一和第二大党并组阁成功,唱响了偏离欧盟政策主旋律的咏叹调。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大合唱的最新加入者是被称为“巴西特朗普”的博索纳罗,他领导的社会自由党在击败劳工党的大选中提出了与特朗普两年前如出一辙的政策主张,区别仅在于用“巴西”替代了“美国”。民粹主义-民族主义政党及政治人物从反对派到执政者的身份转换,既是全球化负面影响和网络革命所导致的劳动阶层权利意识觉醒的必然后果,也将是加速全球民粹主义-民族主义的传播、提振自身信心的动力源。在现存全球体系趋于瓦解和替代体系创立之间的过渡期内,是否会出现长时间的空白期,亦取决于这一动力源的强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