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入口|手机版|APP|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繁體版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皮书网! 登录|注册|

皮书发布

《中国青年发展报告NO.4——悬停城乡间的蜂鸟》新书发布会举行
来源:青年蓝皮书  作者:青年蓝皮书课题组   发布时间:2020-02-07

  2019年12月20日,《中国青年发展报告NO.4——悬停城乡间的蜂鸟》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举行新书发布会暨“新时代·新业态·新群体”学术研讨会,社会学、人口学、经济学、政治学、法学等学科领域的30多位专家学者与会,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副校长王强、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总编辑杨群、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俊彦等领导出席会议并致辞。

  本书是著名青年问题研究专家、国家《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专家委员、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副会长廉思教授青年蓝皮书的第四本,是一部以当代城市快递从业人员为主体视角的社会学研究,也是一部关于当代中国新兴职业群体生存实景的人类学分析。本书不仅从宏观层面分析了快递从业人员的群体特征、社会动能和风险压力,聚焦他们的身份认同、职业歧视、职业流动、人口流动、居留意愿等方面的深度挖掘,数据详实,论证严谨,引人深思;而且在微观层面叙写了快递小哥自己的人生故事,展现了他们真实的工作与生活状态,栩栩如生、令人动容,感人至深。

  书中调查显示,快递小哥平均年龄为27.62岁,但57.27%的快递小哥已处于已婚状态,55.67%的快递小哥已育至少一个孩子,可见,打拼的快递小哥不仅是个体化群像,而且是家庭化群象,个体的背后是一个需要奋斗支撑的家庭。快递小哥的收入并不如社会想象地那么高,月均工资在6000元左右,月收入超过万元的占比仅为3.09%。快递小哥享有法定福利“五险一金”的比例分别为:养老保险36.17%、医疗保险40.48%、失业保险29.37%、工伤保险36.88%、生育保险24.65%和住房公积金17.14%。此外,快递小哥职业稳定性不高,从业时间短且工作更换频繁。74.29%的快递小哥累计在快递行业的工作时间不超过3年,累计从业时间的峰值组出现在1年左右。经济动因和打拼心态是快递小哥频繁换工作的主要原因,选项排名前两位的是:26.42%的快递小哥表示“工作收入低”,15.72%的快递小哥表示“工作没有发展前途”。

  职业歧视与恶意投诉是快递小哥的核心痛点。调查显示,38.24%的快递小哥表示“在过去一年中遭受过职业方面的歧视”,在快递小哥遭受的社会歧视中排名第一;同时,有42.43%的快递小哥认为工作的难点是“用户不理解,投诉压力大”,在所有工作难点中排名第一。81.33%的快递小哥表示自己曾遭遇过“客户态度不好”的情况,71.33%的快递小哥表示自己曾遭遇过“被客户投诉”的情况。受过职业歧视的快递小哥中认为“当今社会不公平”比例达34.46%,远高于未遭受过职业歧视快递小哥25.55%的水平,揭示了“职业歧视”与“社会不公平感”二者间的关联属性。深访中就有快递小哥抱怨,将自己曾遭受的职业歧视向社会层面归因:“快递员就是你手脚的延伸,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手脚都要歧视,我真的不知道这个社会怎么了”。

  同时,调查显示,83.33%的快递小哥来自乡镇,受教育程度为高中(中专)及以下的快递小哥占比为81.02%,快递行业相对较低的准入门槛给予了乡镇青年平稳落脚城市的软着陆缓冲区,使得快递行业成为城镇化的融合剂展现窗口。但同时,由于快递小哥较公司处于相对弱势地位,往往会为了保住工作,而选择“私了”,自行协商赔付以应对复杂纠纷。调查显示,59.87%的快递小哥表示遭遇过“自行赔付非本人原因造成的损失”,有57.44%的快递小哥表示遇到过“因揽送环节存在漏洞被某些客户钻空子”情况。值得关注的是,除了不法分子本身的原因外,公司未提供及时的法律援助并“不愿主动承担相应的责任”也造成这一现象的重要背景。深访中很多快递小哥表示,“无论是谁的责任,如果自己不赔偿,让公司赔,那肯定被开除”。

  综合调研结果,廉思教授课题组认为:快递小哥是伴随网络经济新业态而产生的庞大就业群体,他们大多出身农村,普遍学历不高,从社会学属性上,应归类为新生代农民工。对于大多数快递小哥而言,职业的非长久性和农民工身份的边缘性让他们的发展陷入困境,但仍有不少人将其视作在大城市寻求生存过渡性的最佳选择。与其他行业农民工有显著不同的是,其工作状态具有独立性(一个人独自配送)、动态性(工作地点不确定)和自主性(随时接单随时下线)的“游牧式”特点,计件制的结算方式和限时配送的惩罚机制形成了“倒逼”的工作节奏,加之新兴业态快递企业复杂的加盟和共享管理模式,使得传统的劳动关系、社会保障和福利制度难以有效覆盖他们,他们的职业认同感、社会公平感都处于较低水平。随着电商网购平台的迅速发展和城市功能区块的不断拓展,他们既是现代服务业的推动者以及和谐社会关系的构建者,也是负面情绪的发泄点和潜在矛盾的聚焦点。因此,不能将快递小哥视为单纯的“跑腿工”或“送货员”,他们是本地生活需求与消费产业链进行对接的路由器,是社区生态的基层力量和社会情绪的传输导管。

  廉思教授在本书中将快递小哥形象地比喻为城市的“蜂鸟”。这种鸟通过快速拍打翅膀得以“悬浮”停在空中,是唯一能悬停飞行的鸟类。快递小哥穿着不同颜色的快递服,穿梭在城市楼宇和街头巷尾,就像蜂鸟一样“光彩夺目”,他们阳光、乐观、向上的精神风貌,也正如蜂鸟的飞行姿态,向往光明前途,对未来充满希望。同时他们也“悬浮”在城市上空,并没有真正落脚在城市,这种“悬浮”可以从两方面来理解:一方面,虽然他们的家乡在农村和小城镇,但他们没有种过地,在土地关系和血脉联系上远离故土,不像自己的父辈,他们不可能再回到农村去。在中国城乡二元结构的制度障碍下,他们在大城市里也很难立足。因此就整体而言,他们是“悬浮”于城市和农村之间的;另一方面,在工作经历和生活体验上,他们也“悬浮”于既有制度设计之外。体制内的各种保障,由于身份户籍所限,他们不能满足条件;制度外对低收入群体的各项福利照顾,由于其收入高于政策标准,他们也无法享受,他们是制度政策的夹心层。高强度的工作,频繁的跳槽,超时的压力,快递小哥用力拍打着自己的翅膀,游走在城市空间,努力向上流动。计件制的工作方式以及无底薪和少保障的生活,他们的每一笔收入,都要靠出卖自己的劳动力赚取回来。他们没有经济实力在物理空间里沉淀下来,也没有社会网络在城市关系中嵌入进去,只能依靠拼命扇动自己的翅膀,在不断的跳跃中“悬浮”在城市中生存。

  2009年,廉思教授创造“蚁族”概念,获得社会高度关注。自此,一个新的群体——“蚁族”,走进中国的历史舞台。从2013年起,廉思教授着手编著《青年蓝皮书》,围绕青年阶层跃升的关键因素展开分析,聚焦当代青年发展中的实际问题,形成了一系列独创性的洞见和前瞻性的研判。2013年第一本青年蓝皮书《城市新移民的崛起》,聚焦青年“户籍”问题,研究分析在大城市生活工作但没有取得大城市户口的年轻人;2014年第二本青年蓝皮书《流动时代下的安居》,聚焦青年“住房”问题,研究分析大城市青年的居住焦虑和住房分层;2017年第三本青年蓝皮书《阶层分化中的联姻》,聚焦青年“婚恋”问题,研究分析大城市青年的婚恋困境。廉思教授《青年蓝皮书》系列始终把青年问题放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中予以考察,见证当代青年在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等领域的成长困惑和代际诉求,已经成为海内外了解中国青年生存现状和思想动态的重要参考文献。

  廉思教授领衔的课题组,以擅长田野调查著称,长期蛰伏在不同青年群体之中进行深度观察研究,具有击穿社会阶层、对话各种身份、跨越学科分野的能力,提出的“蚁族”“工蜂”“洄游”等概念脍炙人口,引起广大青年的强烈共鸣。十余年来,廉思课题组总计对32个青年群体进行了社会调研,并深入普通青年工作生活的场景进行长期观察研究,积累了大量一手资料和实证数据,形成了对当代中国青年现象的一系列重要认知和创新观点,其调研报告数十次引起中央领导同志的批示和高度重视。廉思课题组试图通过不同青年群体的研究,来揭示转型中国社会一代青年人的群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