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入口|手机版|APP|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您好,欢迎来到皮书网! 登录|注册|

更多>>皮书作者

谢伏瞻
    谢伏瞻,中国社会科学院原院长、党组书记,学部委员,学... 详情>>

更多>>皮书机构

皮书发布

《金融监管蓝皮书:中国金融监管报告(2024)》发布
来源:金融监管蓝皮书  作者:金融监管蓝皮书课题组   发布时间:2024-07-08

中国金融监管报告(2024)(978-7-5228-3752-9)_正封面缩略图

  2024年7月3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了《金融监管蓝皮书:中国金融监管报告(2024)》。

  中国特色金融监管道路的探索

  《中国金融监管报告》主编胡滨研究员在发布会上指出,中国金融监管体系的建立、改革与完善是一个基于特定社会经济环境的动态发展过程,既有主动因素影响也有被动因素影响,既有学习借鉴也有突破创新,既有通行模式也有中国特色。总体上,中国金融监管改革与发展历程70余年,大致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1949~1978年为大一统金融监管体系阶段。这一时期我国处于计划经济体制下,采取的是高度集中的管理模式,金融发展水平低且业务量小,金融体系基本由银行构成。中国人民银行成为统一的、单一的金融监管机构,集货币政策、金融监管和金融经营职能于一身,监管手段以行政命令型工具为主。尽管当时没有现代意义上的“金融监管”概念,但在当时的经济金融发展水平条件下,这种单一主体的金融管理体制保障了金融运行监督管理的统一性,并为后来发挥中央银行的金融稳定职能提供一定的经验。

  1979~1991年为金融监管体系的过渡阶段。改革开放对我国金融管理水平和体制机制完善提出更高的要求,政府通过恢复或新设各类型金融机构满足蓬勃发展的金融需求。与此同时,我国逐步学习并借鉴其他国家金融监管理论和实践经验,逐渐融入国际金融体系,在国际合作中学习有关金融机构设置和金融监管的知识。这一阶段,以银行监管为主的混业金融监管体系初步建立,中国人民银行被正式确立为中央银行,监管手段趋于制度化,金融监管的主体、方式和监管内容都呈现较明显的过渡性特征,并为随后的金融分业监管体制的形成打下基础。

  1992~2017年为分业监管体系的建构和发展阶段。这一阶段主要包含确立分业监管和完善机构监管两部分内容。1992~2003年,证监会、保监会和银监会相继设立,相关法律法规逐步完善,分业监管体制逐步确立。中国人民银行仍负责对金融进行整体监管,对金融风险应对、维持金融市场秩序和市场稳定起主导作用。自此,我国金融监管步入法治化阶段。2004~2017年,分业监管体制和机构监管进一步发展和完善,国际合作和监管协调取得显著进展。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加强具有中国特色的宏观审慎监管的尝试和其他改革探索也在逐步推进。我国不断完善金融法律法规,强化监管执法,丰富监管工具,加强国际合作,提升了金融监管与发展的匹配性和有效性。

  2018年至今为金融监管体系的调整优化阶段。这一时期外部环境复杂,国内经济增长面临下行压力,多种类型的金融风险开始显性化,个别领域风险较为突出。201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确定的金融监管改革和金融风险应对举措发挥了重要作用,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取得了重要阶段性成果,金融体系整体稳定。2023年10月召开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要求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金融发展之路,加快建设金融强国,强调金融的政治性和人民性,强调要提升金融监管有效性,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这种以人民为中心、以稳定为基础、以全覆盖和有效性为重点、以金融强国为目标、以中国特色金融发展之路为保障的中国特色金融监管实践正在深化,将以强大的金融监管扎实推进金融强国建设。

  以强大的金融监管助力金融强国建设

  《中国金融监管报告》主编胡滨研究员在发布会上指出,我国金融监管体系整体有效,国际化水平较高,保障了金融体系整体稳定和安全。当前和未来仍面临内外复杂形势,一些金融风险问题与挑战值得警惕,金融稳定和发展机制需进一步完善。要着力加强和完善现代金融监管,把所有金融活动全部纳入监管,实现金融监管全覆盖,全面加强机构监管、行为监管、功能监管、穿透式监管和持续监管,不断增强监管的前瞻性、精准性、有效性和协同性,以强大的监管助力金融强国建设。

  第一,加强党中央对金融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全面加强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是做好金融工作的根本保证。在中央金融委员会的领导下,要进一步完善我国金融发展和稳定的顶层设计、统筹协调、整体推进和督促落实等机制建设,强化中央金融工作委员会对金融系统党的建设的领导和指导功能。

  第二,完善现代金融监管,构建风险应对长效机制。深入贯彻中央金融工作会议精神,将防范化解风险长效机制与金融强国建设更好结合。全面加强现代金融监管,优化系统性风险应对及处置的长效机制,构建以宏观审慎、微观监管和货币政策为支撑的金融稳定治理体系。着重把控重点领域风险,尤其是加速处置房地产及其关联风险。

  第三,跳出金融看风险,以高质量发展作为风险应对的基本逻辑。以全局思维和系统思维统筹好金融风险应对、金融监管改革和经济高质量发展等的关系,促进金融与经济共生共荣,坚持以高质量发展来应对风险的基本政策逻辑。

  第四,统筹重点工作,全面提升金融监管有效性。应当着力统筹货币政策与金融监管、金融发展与金融监管、分业监管与综合经营、金融创新与金融监管四个重点工作,着力优化政策适宜度和政策一致性,强化金融监管全覆盖,有效提升风险应对和金融监管有效性水平。与此同时,着力促进金融高质量发展和金融竞争力水平提升。

  第五,强化财政金融协同效应,有效防范两类风险互溢。一是要搭建适合国情的宏观政策协调配合框架;二是在地方或区域金融风险应对和问题金融机构处置中,要健全权责对等的金融监管体系和风险治理机制;三是金融管理部门要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妥善处置中小金融机构和房地产企业等的风险;四是财政系统要通过严明的财政纪律管控地方政府债务融资行为,构建预算约束与市场约束双机制,共同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和债务风险。

  第六,推进金融开放和国际合作,有效防范内外风险共振传染。实施高水平金融开放,提高金融内外关联度,加强国际监管合作,共同构建双边或多边金融风险处置机制和金融安全防护网,有效防范外部金融风险对我国的冲击,在实施金融高水平开放的同时有效保障金融稳定和金融安全。

  中国特色金融监管改革的实践经验

  《中国金融监管报告》主编胡滨研究员在发布会上指出,回顾我国金融监管体系改革历程,我国金融监管改革顺应经济发展的总脉络,遵循金融发展的主基调,着力有效处置金融风险,由此逐步形成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金融监管之路。整体上,中国特色金融监管改革具有以下基本经验。

  第一,坚持党中央对金融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走中国特色金融监管道路。加强党中央对金融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是做好金融工作的根本保证,是中国特色金融发展之路最本质的特征和最大的政治优势、制度优势。金融监管体系改革取得成功的核心关键就是全面加强党的领导,着力优化领导机制,始终确保金融工作的正确方向。

  第二,坚持问题导向,从实际需求出发,动态调整金融管理机构及其职责分工。金融监管机制改革要坚持问题导向,始终秉承“提出问题—回答问题”“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政策理念,立足实际需求,坚持实事求是原则,以解决金融领域存在的风险、问题以及金融监管体制值得改进的领域为着力点。

  第三,采取渐进式改革,提高金融监管有效性。金融监管体系改革应当采取渐进式改革思路,循序渐进完善监管制度强化监管能力、提升监管质效,以有效地应对金融风险、维护市场稳定和促进金融发展。从解决金融监管体系缺失的根本问题,到通过立法形式强化金融监管职能,再到在分业监管基础上继续进行监管协调改革,逐步完善监管组织架构,这些均体现出我国在实行改革的过程中,始终采取基于现实、基于问题、基于稳定的循序渐进改革方式,为我国金融业行稳致远提供有力保障。

  第四,紧抓风险防控永恒主题,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防控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题,是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的重要推动力。金融风险是经济稳定的冲击因素,是整个国民经济平稳发展的重要威胁。一般而言,金融风险具有较强的传染性、隐蔽性和破坏性,为此,要着重防范化解各类风险,特别是系统性金融风险。

  第五,坚持开放导向,参考国际标准、借鉴国际经验推进和优化内部改革。金融监管体系改革坚持开放导向与全球视野,积极对接国际监管标准,广泛借鉴国际社会成功的金融监管改革经验和教训,完善我国金融监管体系。一是主动对接国际金融监管标准,不断提升金融系统内外链接水平;二是建立宏观审慎监管框架,有效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三是金融监管模式优化可吸收功能监管与行为监管相关的实践经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