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入口|手机版|APP|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繁體版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皮书网! 登录|注册|

皮书观点

海湾地区不能陷入动荡应成为地区内外国家共识
——《中东黄皮书:中东发展报告No.21(2018~2019)》指出
来源:中东黄皮书课题组  作者:张雯鑫   发布时间:2019-11-05

  2019年9月2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在京发布了《中东黄皮书:中东发展报告No.21(2018~2019)》。

  当前中东及全球局势动荡,格局转化加速,各种力量重新排列组合,未来发展充满不确定性。海湾地区自然也难以例外。地区内外一系列因素正把一向被视为“安全天堂”的海湾地区推向动荡的边缘。海湾安全正面临多方面的挑战。鉴于海湾地区在全球能源、地缘政治中所具有的战略重要性,全球都对海湾地区能否保持安全与稳定给予高度关注。

  当前海湾地区所出现的动荡化趋势,是由多方面因素驱动的。首先,从全球层次看,国际格局正发生深刻变化,全球力量对比正发生由西向东的转移,新兴市场国家在群体性崛起,曾长期横行世界的新自由主义面临颓势,作为全球霸主的美国正走向孤立主义并在全球多个地区实行战略收缩。具体到中东,美国持续实行战略收缩,中东进入“后美国时代”,而中国、印度、俄罗斯、沙特、土耳其、伊朗、阿联酋等作为新兴力量在该地区的影响力正不断增大。其次,从地区层次看,一战以来经多次调整形成的中东秩序正在坍塌,新的地区秩序还没有建立起来,导致中东正处于动荡、失序、失控的漂流期。在这一过渡期,无可避免地将出现权力和安全的真空,并带来新的矛盾与冲突,加剧地缘政治的争夺。霸权的退却必然导致权力、意识形态和安全三大真空的出现,新兴力量和富有野心的领导人兴起,如影而来的则是无序的竞争、各种联盟的分化组合以及各种冲突乃至战争。当前的海湾及中东地区的主要矛盾,主要表现为各方填补美国收缩后所出现的权力真空之争,尤其是以色列、沙特、土耳其、伊朗、阿联酋和卡塔尔几个区域内大国的战略竞争。他们之间的竞争不仅仅是利益之争,更是地区主导权之争,关乎以何种意识形态和制度来建立地区秩序,由谁来主导新的地区秩序。叙利亚战争、也门战争这两场战争绝非内战,本质上都是地区代理人战争,也都与海湾国家尤其是伊朗和沙特紧密相关。再次,全球能源格局的变化对海湾之变也有着深远影响。当前全球能源格局正在进行深刻转型,有三个方面对海湾地区国家影响最大。一是全球能源市场正发生由西向东,由供应市场向买方市场的深刻转变。过去,西方世界是海湾石油的主要买主,而现在亚太国家已经取代了西方的昔日地位。这也是海湾国家纷纷出台“东向政策”的主要原因。二是页岩气革命,美国实现能源独立,由海湾国家的主要石油买家摇身一变为海湾国家的主要竞争者。这一方面造成海湾在美国能源安全和全球战略中的地位下降,美国对海湾盟友的安全承诺下降,地区政策的实用主义和获利主义趋向明显增强,另一方面也使美国与海湾由昔日的能源伙伴变为竞争关系。美国与沙特及欧佩克的市场竞争已成为国际能源领域的新态势。过去美国借助欧佩克和沙特来维护全球能源市场稳定,而现在特朗普政府一再攻击欧佩克,指责欧佩克操纵垄断市场。在减产保价问题上,俄罗斯与海湾国家在能源问题上形成了一致对美的同盟。此外,在伊朗问题上,特朗普也有其能源利益考虑。美国对伊朗实行“石油零出口”政策,除了希望以此对伊朗实施“极限施压”外,也有抢占伊朗石油市场份额的考量。三是全球经济放缓,国际油价持续低迷。21世纪头十年是高油价时代,而第二个十年则进入低油价时代。低油价给海湾国家带来了巨大的财政和就业压力,并影响到政治和社会稳定。这推动了地区各国纷纷推出以发展非石油经济为中心的庞大改革计划。最后,地区国家的内部变化也对海湾地区发展产生了重要推动作用。经济转型、国家身份再定位以及领导人代际变化,都推动了海湾的再塑造,新形势催生了新一代地区领导人。目前在海湾和中东地区出现了一批野心勃勃的领导人、新强人,如沙特王储穆罕默德、阿联酋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等,他们对自我认知、对本国发展方向以及对地区发展的规划明显不同以往。他们的一举一动、所推行的一系列内外政策都不可避免地影响着本地区的发展及走向。

  海湾地区是全球能源中心,海湾地区保持稳定对全球经济以及国际安全关系重大。海湾地区保持和平与稳定,海湾国家经济实现可持续的现代化转型有利于世界和平与发展。虽然当前该地区依然存在诸多积极因素,但恐难维持地区稳定。海湾地区不能乱,海湾不能失控,海湾地区不能陷入动荡,这应该成为地区内外国家的共识。要保持海湾地区安全与发展的大趋势,有关各方和国际社会应在以下几个方面努力。第一,地区国家应继续聚焦发展,致力于改革,实现海湾的可持续发展和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型。海合会国家今天的局面来之不易,归功于过去几十年的发展。发展这个中心路线变了,地区稳定就会出现变数。第二,地区国家应积极开展对话,求同存异,放弃你死我亡的零和博弈观念。当务之急是就伊朗核问题展开对话,缓和局势,维护海湾航道通行安全。第三,外部大国应在地区发展与稳定中发挥积极作用,而非动辄干涉内政,挑拨离间,搞势力范围。第四,当前美国主导的地区安全结构已不适应时代需要,地区内外力量格局也已发生重大变化,应积极考虑推动建立包容性的地区安全架构。

  (参见《中东黄皮书:中东发展报告No.21(2018~2019)》p31-33,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年9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