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入口|手机版|APP|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繁體版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皮书网! 登录|注册|

皮书观点

欧亚经济联盟对外合作实现新突破 与非西方国家强化经贸合作是亮点
——《俄罗斯黄皮书:俄罗斯发展报告(2020)》指出
来源:俄罗斯黄皮书  作者:艾邦霖   发布时间:2020-07-31

  2020年7月2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合作组织研究中心和社会学科文献出版社在京共同发布《俄罗斯黄皮书:俄罗斯发展报告(2020)》。

  黄皮书指出2019年,联盟对外合作实现新的突破。总体来看,联盟对外合作以“东向”为主,与非西方国家强化经贸合作是亮点,同时“西向”努力仍未放弃,与塞尔维亚建立自贸区,与欧盟建立多渠道对话。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与中国经贸合作协定正式生效。2018年5月,在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经济论坛期间,中国与联盟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欧亚经济联盟经贸合作协定》。2019年10月25日,该协议正式生效。欧亚经济委员会执委会贸易部部长尼基什娜指出,该协议为双方经贸合作奠定了扎实的法律基础,特别是双方在卫生检验检疫及技术调节方面的透明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执委会一体化与宏观经济政策部部长格拉济耶夫进一步指出,该协议是一部双方加深经贸合作的框架性文件,确定了双方合作互动的若干基本原则,更重要的是为双方开展务实合作提供了相应的对话机制。该协议生效后,中国与联盟正在筹备建立联合工作组,旨在推动落实协议规定的各个具体事项,推动“一带一路”倡议与联盟对接合作顺利进行。此外,继双方经贸合作协定签署后,2019年6月6日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期间,双方还签署了另一份重要文件,即《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欧亚经济联盟国际运输货物和交通工具信息交换协定》。目前,联盟成员国已经完成该协定的国内立法机关审批程序,这意味着该协定生效在即。12月19日,中国海关与联盟成员国海关部门在哈尔滨举行会晤,专门讨论第一阶段落实该协定的相关工作。值得注意的是,在协定正式生效前,双方已经开始正式磋商协定落实事宜,充分体现了双方对合作的重视度和积极性。根据该协定,在中国与联盟成员国贸易中将进一步加快商品过关速度;降低危险商品相互入境的风险;通过交换双方海关信息,进一步优化海关管理,提高合作效率。

  第二,联盟自贸区建设取得新成就。2019年,联盟分别与新加坡、塞尔维亚签署自贸协定,与伊朗自贸区临时协定正式生效。

  (1)10月1日,联盟与新加坡正式签署自贸协定。与联盟其他现有的自贸协定相比,与新加坡的自贸协定内容相对综合,不仅涉及商品贸易,还涉及服务贸易、投资。联盟与新加坡的自贸协定由7份文件组成,涉及商品贸易的自贸协定由联盟与新加坡签署,涉及其他领域的自贸协定由联盟成员国与新加坡分别在双边层面签署。时任欧亚经济委员会执委会主席萨尔基相认为,联盟与新加坡的自贸协定可以形成“新加坡经验”,用于与以色列的自贸谈判中,将与以色列签署类似较为综合的自贸协定。

  (2)10月25日,联盟与塞尔维亚签署自贸协定。该协定意义重大,这是联盟与首个欧洲国家签署自贸协定。实际上,俄罗斯与塞尔维亚在双边层面已有自贸协定。早在2000年,俄罗斯就与南联盟签署自贸协定,2003年南联盟解体后,塞尔维亚继承了该自贸协定。联盟与塞尔维亚的自贸协定就是在俄塞自贸协定基础上演变而来。此外,联盟与塞尔维亚的自贸协定还是俄罗斯与欧盟博弈的结果。2015年,终止与俄罗斯的自贸协定,是欧盟给塞尔维亚提出的入盟条件之一。为避免塞尔维亚倒向欧盟,俄罗斯主导联盟与其签署自贸协定势在必行,也志在必得。

  (3)10月27日,联盟与伊朗自贸区临时协定正式生效。该协定将执行三年,执行一年后启动双方正式的自贸区谈判。现阶段,该协定具有一定局限性,其原因是双方贸易自由度较低,双方贸易中只有50%的商品享受不同程度的降税。另外,随着美伊关系日趋复杂化,在美国对伊朗单方面制裁层层加码的背景下,联盟与伊朗进一步推动自贸协定存在一定变数。

  第三,联盟试图继续扩员。继2018年摩尔多瓦成为联盟观察员国后,联盟把目光投向了乌兹别克斯坦。2019年,乌兹别克斯坦是否加入联盟成为双方讨论的热门话题。乌兹别克斯坦如何处理与联盟关系主要取决于以下两大因素。一是俄乌关系走势。2016年底,米尔济约耶夫上台后,俄乌关系持续升温。特别是2018年10月,俄总统普京对乌兹别克斯坦进行国事访问后,俄乌两国开始就乌加入联盟问题展开热烈讨论。2019年10月,俄联邦委员会主席马特维延科访乌并公开支持乌入盟,把乌入盟的舆论推向了高潮。乌高层对此表示谨慎,迟迟不做原则性表态,但在非官方层面,主张入盟和反对入盟的观点均有,且泾渭分明,势均力敌。在此背景下,乌总统米尔济约耶夫主张在政府和议会层面进行研究入盟的利弊。二是俄美在中亚地区的博弈。乌兹别克斯坦是俄美中亚地缘博弈的舞台之一。2019年10月,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Wilbur Ross)提出,如果乌兹别克斯坦加入欧亚经济联盟,则其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进程将变得复杂化。随即,俄时任总理梅德韦杰夫对此进行反驳,并称罗斯的言论不具有“竞争力”。

  第四,与欧盟关系有解冻迹象。2019年11月,欧盟委员会代表访问联盟,并围绕双方在技术调节领域开展合作进行了商议。双方决定将建立相关会晤机制,专门协调双方贸易中的技术调节及产品标准问题。这意味着,联盟与欧盟在技术调节领域的合作已经开启。

  二十五年来,欧亚地区一体化进程经过了提出构想、反复试错、最终定型的过程。五年来,联盟发展经过快速发展期后向缓慢发展期过渡。为进一步挖掘联盟框架下区域一体化的经济潜力,联盟还需要在破除非关税壁垒、开拓国际市场、优化内部市场等多方面持续发力,要做好锲而不舍、久久为功的准备。联盟是俄罗斯倡导“大欧亚伙伴关系”的核心环节,联盟建设的成败直接关系到“大欧亚伙伴关系”建设的前途。在中短期内,俄罗斯依然会加大对联盟的外交及经济资源投入。鉴此,联盟将是中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中绕不开的因素。

  (参见《俄罗斯黄皮书:俄罗斯发展报告(2020)》,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20年7月,第190-193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