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皮书数据库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聚焦

滴滴复活小蓝车背后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之路

来源:皮书数据库 作者:江山 发布时间:2018-01-16

 

首页轮显3

 

    近年来,共享经济在全球蓬勃发展,交通、房屋租赁、知识服务、金融、生活服务以及生产制造等领域的共享经济都出现了爆炸式增长,平台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大量涌现,共享领域迅速拓展,市场规模不断扩大。繁华背后,也有不少“共享系列”公司陆续倒闭,继悟空单车、沙发旅行、酷骑单车、3Vbike、享睡空间告诸破产后,就连当初能与摩拜、OFO一拼高下的小蓝单车也陷入资金危机,与小蓝单车达成单车业务托管合作。
    滴滴复活小蓝车的背后是中国共享经济尚不明确的发展之路,皮书数据库整合库内主题资源,从共享经济的起源与概念出发,分析中国共享经济现有特点,解读共享经济中的成功案例,与读者共同探讨共享经济的法律规制困境与其在就业创业领域的积极作用。
 
 
 
 
共享经济的起源与概念
 
    共享(share)是指将物品使用权或信息知情权与他人共同享有。其概念由来已久,但直到最近30年才将共享与经济模式结合起来。共享经济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中期马丁·威茨曼提出的分享经济理论,他认为这种新型经济制度可调整企业内部权益关系并替代现有的工资制度。而Joe Spaeth和Marcus Felson提出的协同消费(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则强调所有权的转移,指出通过合作可降低成本,获得更大收益。传统共享经济理论局限于消费领域,32年后,Rachel Botsman和Roo Rogers在其新书《我的就是你的》中将共享经济拓展到协同生产领域。

1

    伴随着移动互联网与共享经济模式结合所引发的化学反应,当前共享经济的概念同以往略有不同。Nadle强调共享经济与分享观念的不同,认为共享建立在闲置资源交易之上,目的是以此获利,而分享是纯粹(pure sharing)的,不带有营利倾向。他认为共享经济的特点在于搜索及交易成本的减少与便利性的增加。Rachel Botsman和Roo Rogers对合作消费进行定义,认为合作消费是在信息技术驱动下,空间、技能、车辆等资产能够凭借新平台进行共享与交换的新的社会与经济系统,这些新的系统使以前难以得到或者不方便得到的资产变得更加容易获取。其特点在于成本降低与盈利能力提高,并提供一种消费体验。Gansky(2010)提出聚联网概念,指出共享经济是以网络为基础构建的共享平台,商品售出的是使用权而非所有权,这使同一商品的“多次出售”成为现实。Schor提出共享经济存在三大特征:陌生人间的共享、依赖数字技术、高文化资本消费者的参与。国内学者当前达成的共识是将分享经济视为新型产权关系,并强调共享经济具有两个主要特点,分别为以使用权代替所有权、同时利用闲置资源。
    张锋:北京市委党校社会学硕士研究生。
 
 
 
 
共享经济呈现社区化趋势
 
    共享经济的实质是将个人、集体或企业的闲置资源,包括商品、服务、知识和技能等,通过互联网构建的平台,实现不同主体之间使用权的分享,进而获得收益的经济模式。共享经济一经产生就如同雷切尔·博茨曼(Rachel Botsman)所说,不仅满足了马斯洛需求层次中人的基本生存需求部分,又同时满足了获得认同感和归属感等更高层次的需求。随着共享经济从国家战略转向社会行动,学者们无一例外地发现了共享经济对当今社会产生一系列前所未有且从未预见到的影响。社会服务和资源过剩是目前的普遍现象,闲置品无法安置且占用空间,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不便。
 

图片1

 

点击《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6下载报告pdf文件
 
    2016年3月《2016分享经济发展报告》显示,闲置市场是共享经济的主要构成,2016年交易规模估计超过4000亿元,远超交通工具分享市场。私人物品和资源在专业的闲置品交易平台“闲鱼”“转转”等方兴未艾之时,社区中自发的闲置品交易正如火如荼悄然绽放。闲置品交易的种类大到二手车房、家具家电、首饰鞋服,小到零食、书本、水杯等家居日用一应俱全。与其在闲置品交易网担心交易方式不安全、存在假货、售后无保障等安全性问题,不如在邻居中互相分享,同样是转闲置,但社区内部活动明显是一个行之有效的解决途径。共享经济开始呈现社区化的趋势。在城市社区中,共享经济正在构建一种休戚相关、伦理共享的共同体社会。不少研究认为,经济共享能够稳定社会成员心理、增强社会成员情感联系,能够增进社会凝聚力,重塑城市文化价值,塑造了一种新型社会结构,使人们在共同体内部“不仅具有物的连接、钱或利益的连接,还有价值的连接和情感的连接,彻底摆脱工业化对人性的异化”,使社区真正具有了马克思预言的“自由人联合体”特点。由此,我们看到,共享经济生活给体现社区真正活力的城市社区融合进程带来了深刻的影响。
    陈晶:社会学博士,国家卫生计生委流动人口服务中心副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流动人口、社会融合、社会分层与流动。
 
 
 
 
共享经济发展既有普惠性也有阶层差异性
 
    大众参与、大众受益是共享经济倡导的发展理念。一些学者甚至认为共享经济的发展有利于减少社会不平等,带来“天下大同”。调查数据显示,很多领域里共享经济的公众参与度普遍较高,这意味着共享经济的收益总体上能够为社会大众共同享有。
    但我们同时也发现,不同领域的共享经济服务的消费者群体具有明显的社会阶层差异。从广义的共享经济服务使用情况来看,数据显示,在专业技术人员、职员和工人群体中,过去一年使用过共享单车者的比例相对更高,而管理者/干部和雇主/老板群体中使用共享单车者的比例较低;从使用网约(汽)车的情况看,管理者/干部和雇主/老板群体的使用比例较高,而在职员和工人群体中该比例较低;使用过住宿领域共享经济服务的人的比例,在专业技术人员群体中更高,在工人群体中最低;使用过餐饮领域共享经济服务的人的比例,在职员群体中更高,在专业技术人员和管理者/干部群体中比较低;使用过生活服务的人的比例,在专业技术人员群体中最高,在工人群体中最低;使用过知识服务的人的比例,在专业技术群体人员群体中最高,在工人群体中最低。从狭义的共享经济服务使用情况来看,管理者/干部使用专车/顺风车/快车的比例最高,职员使用民宿等私人提供的住宿服务的比例最高,管理者/干部使用“私厨服务”等私人提供的餐饮服务的比例最高(见表1)。
 
表1不同职业群体使用共享经济服务的情况

图片2

 
    另外值得注意的三点是:①网约车市场是一个多层次市场,既有相对高端的专车市场,也有比较便宜的快车和顺风车,各社会阶层都能够选择适合自己需求和支付能力的网约车服务,这可能是网约车的使用比例在各阶层间差别比较小的主要原因。②在私厨和生活服务领域,雇主/老板群体的使用比例相对较低的原因可能是由于他们有更强的支付能力、对服务质量有更高的要求,更有可能专门雇用相关服务人员。③专业技术人员对生活服务和知识服务领域的共享经济参与率最高,显示出典型的“中产阶层”消费特征。
    卢阳旭:博士,副研究员,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主要研究方向为组织社会学、科技政策。
    何光喜:硕士,副研究员,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科技与社会发展研究所副所长,主要研究方向为科学社会学、科技政策。
    赵延东:博士,研究员,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科技与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主要研究方向为社会资本与社会网络、科技与社会风险、创新社会环境等。
 
 
 

 

从ofo共享单车角度理解“共享经济”带来的社会价值

 
    2016~2017年,ofo小黄车基于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等,实现了单车共享的开创性创新。ofo小黄车的横空出世,使被诟病多年的交通拥堵、尾气污染问题,似乎一下子得到了有效解决,“绿色出行”也变得容易起来。绿色、便捷的短途出行体验解决了城市交通出行的许多痛点。ofo小黄车创始人兼CEO戴威由此提出“城市大共享”计划。“共享经济”是一种经济模式的改变,ofo在“共享经济”领域呈现了独特魅力。
 

Z

 

    如何从ofo共享单车角度理解“共享经济”带来的社会价值?
    ofo小黄车的愿景是“让世界没有陌生的角落”,我们团队对此一直充满信心。在移动互联网的推动下,ofo小黄车基于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实现了单车共享的开创性创新。连接自行车的单车共享模式能让人们在全世界每个角落通过 ofo 解锁自行车,满足短途代步的需求。同时,绿色、便捷的短途出行不仅解决了城市交通出行的许多问题,更让一辆自行车的使用效率从5分钟提升到76分钟,提高了14倍;所服务的人从1人变成至少10人,提高到10倍。共享经济的方式使所有权让渡到使用权共享,自行车使用率大幅提升,势必降低城市资源浪费,减少城市交通拥堵,促进绿色低碳出行,帮助城市节省更多的空间。
    敏捷智库:南京敏捷企业管理研究所。
 
 
 
 
共享经济对传统法律规制框架的挑战
 
    作为以互联网为依托的新兴经济形态,共享经济并没有突破民事法律关系和刑事法律关系的调整范围。共享经济业态下的商务交往,应当遵循《民法通则》、《合同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侵权责任法》的规定,任何交易必须建立在自愿、平等、公平和诚实信用等原则的基础上,违反约定就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对于侵权行为应当依法予以赔偿。同样,在刑事法律关系中,对于侵犯《刑法》中所规定的人身权、财产权的行为,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其实,在传统法律规制框架下,共享经济面临的问题主要是其突破了行政法关于管理传统经济形态的有关法律规范。比如,若通过监管出租车的传统方式来规制网约车,网约车就面临着合法性危机。
 

 

共享经济

 
    王玎:中国政法大学宪法学与行政法学博士研究生。
    佟婳:国际关系学院国际经济系研究实习员。
 
 
 
 
共享经济带动创新创业的现状
 
    共享经济在我国带来的就业创业效果也很显著。无所不在的互联网使得很多行业雇佣劳动力更加容易,自主创业会越来越多,特别是随着全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良好环境不断形成,围绕共享经济创业的人数也越来越多,表现在特大城市,比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以及流动人口占比较大的南方县市,比如宁波和晋江等尤为突出,出现了很多利用互联网平台的创业者和就业者。其中,创办于广州,全球首家集居住、办公、社交于一体的创新型青年社区——YOU+国际青年社区就是共享经济的典型代表,为年轻人打造了全国最大的线下资源共享平台。目前,YOU+在全国已签约21个社区近5000间房,进入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成都、福州等城市,从生活社区扩展到创业社区,成为支持创业者的重要力量。据国内互联网三家研究机构的结果显示,参与共享经济的平台越来越多,共享经济创业项目数量逐年攀升,创业者人数也急剧增加,带动就业人数大幅增长,“预计到2020年共享经济年均增长速度在40%左右,经济总量预计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0%以上;《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6》显示,2015年中国分享经济市场规模约为19560亿元(其中交易额18100亿元,融资额1460亿元),主要集中在金融、生活服务、交通出行、生产能力、知识技能、房屋短租六大领域。共享经济领域参与提供服务者约5000万人(其中平台型企业员工数约500万人),约占劳动人口总数的5.5%。保守估计,参与共享经济活动总人数已经超过5亿人”。
    车同侠:河北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劳动就业。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北三环中路甲29号院3号楼华龙大厦A/B座13层、15层 | 邮编:100029

联系人:陈老师| 电话:400-0086-695| E-mail:database@ssap.cn| QQ:2475522410| 您当前的IP是:222.128.154.224

版权所有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京ICP备06036494号-6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507 新出网证(京)字0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