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皮书数据库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聚焦

与爱尔兰边界问题持续阻碍脱欧方案达成 脱欧是否会导致北爱尔兰地区战火重燃

来源:皮书数据库 作者:王希明 发布时间:2019-02-15

1548751188199532

  导语: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2月7日在布鲁塞尔同来访的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举行会晤后表示,欧盟不会与英国就“脱欧”协议重新谈判。根据此前达成的“脱欧”协议,如英国与欧盟在“脱欧”过渡期内无法协商出一份关于北爱尔兰地区贸易的更好方案,过渡期结束时将启动“备份安排”,让北爱尔兰地区留在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内,并且何时结束“备份安排”需英欧双方协商决定。反对者认为,“备份安排”实际上是将北爱尔兰留在了欧盟,有分裂英国之嫌,同时英国也无法单方面决定结束“备份安排”,将受制于欧盟。1月,英国议会以压倒性票数否决了“脱欧”协议,主要原因就是多数议员无法接受“备份安排”的条款。

  与爱尔兰边界问题成为英国与欧盟无法达成脱欧方案共识的重要原因。鉴于此,皮书数据库精选相关主题研究报告,梳理北爱尔兰问题的历史原因,分析北爱尔兰实现和平的方式,梳理北爱尔兰地区对英国脱欧的态度,说明英国脱欧对北爱尔兰地区的影响,分析北爱尔兰因素对英国脱欧进程的影响。

 

北爱尔兰问题由来已久:英国对爱尔兰长期实行殖民扩张和统治的产物

  1921年英国决定爱尔兰实行分治,以爱尔兰人(天主教徒)为主的南部26郡组成爱尔兰自由邦(后脱离英国统治,正式独立),以英格兰和苏格兰移民后裔(新教徒)为主的北部6郡则被强行分割出去,仍留在英国内。从此,谋求爱尔兰的统一就成为南、北爱尔兰人民的一种民族愿望和共同奋斗目标。

  60年代末,随着北爱天主教居民中民权运动的发展,北爱地区新教徒与天主教徒居民之间的矛盾激化,爆发了大规模的流血冲突。英国政府派大量军警前往镇压,并于1972年宣布撤销北爱议会和政府,由中央政府对北爱实行直接统治。英耗费巨资,试图靠武力在北爱恢复秩序,但收效甚微。爱尔兰共和军针对英军警和政界要人的恐怖活动以及他们同新教徒准军事武装之间的仇杀频仍,甚至酿成群众性的骚乱,蔓延至英国和爱尔兰本土。据统计,近30年来围绕北爱问题的暴力活动与动乱,已造成3千多人丧生,3万多人受伤,其中绝大多数为无辜平民。

  进入90年代以后,以和平方式解决国家和民族之间的争端,成为一种“国际大气候”。欠拖不决的北爱问题不仅把英国搞得精疲力竭,更使深受其害的北爱对立的两派居民感到再难忍受。以武力实现爱尔兰统一为宗旨的爱尔兰共和军及其政治组织新芬党面临巨大的压力。内外各种因素促使他们考虑改变策略、寻求新的道路。另一方面,亲英的新教徒联合派也不得不面对变化了的现实,为换取稳定和对主要权柄的控制,考虑赋予北爱另一部分具有不同宗教信仰和民族属性的居民以某种平等的权益。另外,美国开始更加积极插手北爱问题,克林顿政府开始介入北爱事务,对英国政府造成了强大的压力。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英爱两国政府于1993年12月15日签署了《唐宁街宣言》,决定重新启动和平进程,表示在爱尔兰共和军接受停火的条件下,为新芬党参加和谈提供机会。在各方面的推动下,爱尔兰共和军于1994年8月31日宣布停火。此后新教派的准军事组织也停止了军事行动。北爱问题的和平解决终于出现了一线曙光。

阅读更多>>

  吴弦: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北爱尔兰问题和平解决:《贝尔法斯特协议》带来的脆弱和平

  受益于《贝尔法斯特协议》,北爱维持了近20年的稳定。《贝尔法斯特协议》设计复杂,包括北爱两大社区、北爱与爱尔兰共和国(“南北”)、爱尔兰共和国与英国(“东西”)合作的三个支柱。正是这一设计复杂的协议结束了北爱持续30年的暴力活动,在英国和爱尔兰的共同监护下,北爱的民族主义者和联合主义者携手管理这一地区。

  1

  在《贝尔法斯特协议》生效20年后,北爱社会仍然高度分裂。天主教的爱尔兰民族主义者与新教的联合主义者两大社区生活场所、教育场所高度隔绝,分裂线明显。两个社区的国家认同截然不同——民族主义者将爱尔兰共和国作为“祖国”,而联合主义者则竭力保全北爱在英国的地位。北爱社会分裂在政治上也有表现。近十年来,民族主义和联合主义两大阵营中的温和派势力都大为削弱,社会民主工党及北爱尔兰统一党被更极端和强硬的新芬党和民主统一党取代,分别成为两大阵营的政治代表。

阅读更多>>

  张蓓: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助理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英国及北欧国家政治经济。

 

北爱尔兰对英国脱欧态度:选择留在欧盟,但是地区内存在差异

  由于其特殊的历史背景和政治形势,北爱尔兰对2016年脱欧公投也极为关注。公投中多数北爱尔兰选民选择留在欧盟。不过北爱尔兰的选择显然无法改变全国性的公投结果。

2

  公投结果公布后,新芬党反应强烈。副首席部长麦吉尼斯称“北爱尔兰是被英格兰选民拽出了欧盟”。他呼吁应当就爱尔兰统一问题举行全民公决。不过北爱尔兰事务大臣维利尔斯明确否定了举行爱尔兰统一公投的可能性。她称根据1998年复活节协定,任何有关北爱尔兰与爱尔兰共和国统一或继续留在英国的全民公投必须由两派阵营的多数代表提出要求方可举行。鉴于民主统一党目前对公投并无热情,英国政府不可能批准这一公投的举行。

阅读更多>>

  李靖堃: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欧洲政治研究室主任。

 

脱欧后大选: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助力保守党赢得大选

  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在这次大选中拿下10个席位,保守党因席位未过半数寻求与其合作,以确保少数派政府的执政地位,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在大选结束后也主动表示愿意支持保守党组阁的意愿。作为原本影响力有限的地区性政党,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在大选后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6月10日,首相府宣布,保守党与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达成协议,组成松散政治盟友关系。民主统一党因其历史和政策主张而被视为具有极右倾向的政党,这一盟友关系也引起了一定的争议,超过50万英国民众在一项网络请愿活动中反对两党结盟,并要求特雷莎·梅辞职。6月26日,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党魁阿琳·福斯特与特雷莎·梅签署协议,支持保守党组成少数派政府,民主统一党将在议会下院的财政预算、脱欧、国家安全等关键议题表决中对保守党提供支持,双方同意维持养老金增长“三重保障”的标准不变,遵守北爱尔兰和平协议,在未获得民众同意前,不会举行关于北爱尔兰与爱尔兰合并的公投。

阅读更多>>

  夏添: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英国研究中心博士生,主要研究方向为英国政治。

 

脱欧给北爱尔兰地区带来巨大冲击:政治氛围明显恶化,自治机构持续瘫痪

  2017年1月,北爱副首席大臣新芬党马丁·麦金尼斯辞职,触发北爱地区重新选举,选举结果依然维持民主统一党和新芬党分别为第一和第二大党的局面。为恢复北爱地方行政机构,自2017年下半年开始,双方在英国政府的斡旋下进行了数次谈判,均因分歧过大、不愿妥协而失败。2018年2月,特雷莎·梅和爱尔兰总理利奥·瓦拉德卡先后来到北爱尔兰,试图推动北爱谈判取得进展,然而谈判再度失败,恢复北爱自治机构希望渺茫。北爱政治僵局反映出北爱政治极化加剧,历史仇怨仍未消除,但更重要的是脱欧带来的巨大刺激。民主统一党指责新芬党利用脱欧推动北爱分离,已放弃权力共享;而新芬党则指责民主统一党利用其在英国下院支撑保守党的关键地位挟以自重,不愿在两党谈判中做出必要让步。

  脱欧对北爱的挑战不容小觑。欧盟在心理、物质层面促进了北爱的和平和稳定局面,为北爱的和平和稳定提供了重要政治背景。欧盟淡化了主权概念,鼓励北爱冲突两派以及英国与爱尔兰放下分歧、着手合作。北爱两派均利用了欧盟这一域外因素说服支持者接受《贝尔法斯特协议》。此外,欧盟通过多项结构与投资计划及“PEACE”和“INTERREG”等鼓励“东西”跨境合作的项目,为北爱和平和发展提供了重要的资金支持。然而,《贝尔法斯特协议》确立的合作机制离不开北爱对立双方的相互信任和妥协。在这一点上,英国脱欧的负面效应已经显现。脱欧对北爱政治造成的不确定性已损耗了北爱两阵营的互信,这将对北爱尔兰稳定构成最大挑战。

  阅读更多>>

  张蓓: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助理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英国及北欧国家政治经济。

 

脱欧谈判的巨大障碍:英国与爱尔兰的边界问题暂无可行解决方案

  与爱尔兰之间的边界问题是英国与欧盟脱欧谈判中最棘手的问题之一。尽管英国政府在2017年12月底与欧盟结束第一阶段谈判时明确承诺,不会在北爱尔兰与爱尔兰之间设置“硬边界”,但在实践中究竟应如何运作至今悬而未决。这是因为该问题涉及的绝非英国与欧盟之间未来的贸易关系那么简单,它还涉及英国与爱尔兰的关系、爱尔兰半岛南北两部分之间的关系,以及英国的国家主权与国家统一等多个相关问题。

  众所周知,北爱尔兰的和平局面来之不易。1998年北爱和平协议(《贝尔法斯特协议》)的核心要素之一正是在北爱尔兰与爱尔兰共和国之间不设置任何边界,取消全部边境检查,半岛南北两部分之间的货物和人员可完全自由流动。如果英国退出欧盟之后在它与爱尔兰之间设置“硬边界”,则在实际上等同于破坏了双方和平协议的上述核心要素,甚至有可能再次激发北爱的民族主义者与爱尔兰实现统一的渴望,从而对爱尔兰半岛的和平十分不利。但如果不在两国之间设置边境检查,即实行“软边界”,而是在北爱尔兰与英国的其他部分之间设置边境检查(欧盟谈判代表巴尼耶的建议),又将在实质上损害英国的国家主权,因此受到了北爱民主统一党和首相特雷莎·梅的强烈反对。因此,尽管欧盟、英国和爱尔兰方面很早就对不能在英国和爱尔兰之间设置“硬边界”这一原则达成了共识,但具体采用哪种方案长期未能确定。英国政府在其2018年7月颁布的脱欧白皮书中也没有给出具体解决办法。

3

阅读更多>>

  李靖堃: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欧洲政治研究室主任。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北三环中路甲29号院3号楼华龙大厦A/B座13层、15层 | 邮编:100029

联系人:陈老师| 电话:400-0086-695| E-mail:database@ssap.cn| QQ:2475522410| 您当前的IP是:222.128.154.224

版权所有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京ICP备06036494号-6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507 新出网证(京)字0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