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皮书数据库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聚焦

特朗普执政生涯回顾:“变革者”还是“搅局者”?

来源:皮书数据库 作者:王一涵 发布时间:2020-12-08

 

摄图网_400215899_wx_中美贸易纠纷(非企业商用)

  

  导语:2020年8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接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正式成为2020年美国总统候选人,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约瑟夫·拜登展开角逐。直至11月7日,跌宕起伏的美国大选终于落下帷幕,拜登问鼎美国权力的巅峰,终结特朗普的连任之路。

  拜登胜选对美国内外政策无疑将产生重大影响,但以宏观的时代视野审视美国政治,特朗普的失败与离场远无法消解其执政时期对美国社会的鲜明烙印,可以说在美国政治乃至世界政治舞台上,特朗普时代并未终结

  回顾特朗普执政生涯,探究特朗普时代的社会激情、人群对抗、暗含撕裂和冲突的政治与政策课题仍有重大现实意义,这不仅关系美国政治未来的走向,关系世界对美国现实与未来的看法,更直接影响到包括中国在内的相关各国对美关系的发展与演进。

  鉴于此,皮书数据库精选相关主题研究报告,梳理特朗普执政时期主要国内、对外政策,分析特朗普时期对华态度与倾向以及中国应对措施,探究后特朗普时代美国政治走向

 

经济民生基本平稳向好,医疗移民等分歧严重

  国家治理中特别值得关注的新动态,在联邦层面是特朗普政府大胆使用国家紧急状态和行政特权两种政策工具,强行实现内政目标;在州和地方层面,多个州通过“胎儿心跳法”,挑战最高法院在堕胎问题上的历史判例。这些新动态都涉及治理分歧司法化这一美国治理体系的特殊制度设计。

  1.国家紧急状态用于美墨边境筑墙

  2019年2月15日,特朗普援引《国家紧急状态法》第201条和第301条的规定,宣布美国南部边境处于国家紧急状态,启动《美国法典》第10编第12302条授予国防部部长及下属三军部部长征调军队的权力,并启动《美国法典》第10编第2808条授予他们修筑权,以便利用国防部修筑美墨边境墙。

  2019年2月和3月,众议院和参议院先后以245票对182票和59票对41票通过决议,反对特朗普宣布国家紧急状态。这是国会首次投票决定阻止总统的紧急状态声明。但特朗普随即否决了国会决议,这也是他就任总统以来首次动用否决权。本次紧急状态引起史无前例的关注,主要原因在于它被用来应对存在巨大争议的国内移民问题,而之前绝大多数紧急状态被用于应对国际问题。

  2.行政特权用于阻止《穆勒报告》全文提交国会

  2019年3月22日,特别检察官穆勒向司法部部长威廉姆·巴尔提交了448页的长篇报道,报告称没有发现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中有勾结俄罗斯的迹象。司法部于4月18日公开了报告全文的涂遮版,其中多处显示特朗普一方涉嫌妨碍司法公正,但穆勒表示无法断定特朗普在这一点上是否构成犯罪。

  民主党主导的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对司法部发出监察要求和传票,要求司法部提供《穆勒报告》全文,遭到司法部抵制。司法委员会3月发起一项指控特朗普阻碍司法的调查,委员会主席杰罗尔德·纳德勒要求司法部提供穆勒调查所涉及的支撑材料,并要求司法部协助取得法庭令,司法部予以拒绝。在与司法部谈判未果的情况下,司法委员会于5月8日表决,指控巴尔蔑视国会。而在当天早上表决之前,特朗普总统根据巴尔之前的书信建议,正式就《穆勒报告》启用行政特权。

选自《2019年的美国政治:独秀对争奇 弹劾加诉讼》,阅读全文>>

  

  王欢: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美国政治研究室主任,主要研究领域为美国政治、集团政治与社会秩序、内生制度。

 

“美国优先”“工作福利”与社会分裂经济

  特朗普时期,美国的社会安全网是由一系列复杂而又相互独立的项目组成的,可归纳为两大体系:社会安全保障体系(社会保险)和社会救助体系(社会福利)。前者涉及社会安全保障(退休保障和残障福利)、联邦医疗保险和失业保险等,属于纵向转移支付;后者主要针对无工作能力的贫困人群和有工作能力的贫困群体,针对不同群体分别设立不同的救助项目。

  特朗普政府对社会安全网持消极态度,2020财政年度的联邦预算提案计划在未来10年内持续削减医疗保险、食品券和住房援助方面的支出,包括削减补充营养援助计划2200亿美元,以及削减社会保障支出250亿美元等。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将继续实施2017年12月以来的减税政策,该政策主要有利于企业和富人。但随着民主党成为众议院多数党,特朗普政府这种挤压社会安全网的努力难以成功实际效果不过是让越来越多的贫穷家庭失去获得社会福利的资格

选自《2019年的美国社会:“美国优先”“工作福利”与社会分裂》,阅读全文>>

 

  魏南枝: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社会文化研究室副主任,主要研究领域为美国社会和比较政治社会学。

 

贸易摩擦持续,不确定性增强

  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经济民族主义最直接的表现是,过去几年来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多国产生贸易摩擦,以求实现美国自身的利益最大化。2019年,美国对九大贸易伙伴国采取了不同形式的贸易遏制措施,导致一系列贸易摩擦不断升级。这是美国的企业信心和投资意愿下滑、投资增速降低的重要原因。

 

QQ截图20201202113316

选自《分裂与共识:2019年的美国内政外交与2020年美国大选展望》,阅读全文>>

  

  魏南枝: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社会文化研究室副主任,主要研究领域为美国社会和比较政治社会学。

  王聪悦: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美国社会思潮和社会运动。

 

“美国优先”的外交政策

  特朗普政府以美国优先原则为指导,制定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和外交政策。2017年12月,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公布次日,白宫发布了特朗普执政第一年外交政策成绩清单,展示其上任一年来所取得的四个方面的外交成就:其一,奉行“美国优先”外交政策,优先考虑在国内捍卫美国的边界和在国外捍卫美国的利益;其二,保护国土安全,从源头消除对美国的威胁;其三,通过实力实现和平,重建军队,重振国际伙伴关系;其四,增强美国影响力。

  关于美国的全球战略目标,特朗普政府宣称:“我们将利用一切国家力量进行竞争,以确保世界各地区不被一个大国所控制我们将加强美国的能力,包括在空间和网络空间——并振兴其他被忽视的能力。盟友和伙伴增加我们的力量。我们希望它们能承担一份公平的责任,以防止共同的威胁。”

QQ截图20201202101705

  基于这一总体战略目标,2019年,特朗普政府的全球战略仍以亚太、欧洲和中东为重点,其中以推动“印太战略”为优先事项。与此同时,提高了对西半球事务的介入,维持对南亚和中亚地区及非洲地区的战略关注。

 

QQ图片20201208102513

选自《2019年的美国外交:“美国优先”大行其道》,阅读全文>>

  

  刘得手: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美国外交、美欧关系、中美关系。

 

围绕“一带一路”倡议的竞争

  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是世界发展项目之一。在特朗普政府的引导下,美国正在亚太地区推出新的基础设施项目等举措,来遏制中国在亚太地区日益增强的影响力。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巴布新几内亚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相关会议上批评了“一带一路”倡议,并表示美国提供了更好的选择。彭斯表示“美国不会让自己的伙伴陷入债务的海洋,美国也不会强迫或损害你们的独立。与美国的交易是公开的、公平的,不会提供紧缩带或单行道”。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对“一带一路”倡议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声称对中国给非洲国家造成的债务表示谴责,将“一带一路”倡议称为“发展一系列支持与中国的贸易往来的路线计划,最终目标是提高中国的全球支配地位”。

  除了言辞上升级外,特朗普政府还实施了一系列政策来应对“一带一路”倡议。例如,国会在两党支持下通过了《更好地利用投资引导开发法案》。该法案经特朗普签字成为法律。《更好地利用投资引导开发法案》通过后,美国成立了国际发展金融公司,以促使美国的发展融资能力提升,达到600亿美元。美国国际发展金融公司将促进美国私营部门在新兴市场进行投资,以便对美国的援助和外交政策目标进行补充。

选自《美国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竞争》,阅读全文>>

 

  Emel Akan:美国经济政策记者。原文为海事战略研究所(巴基斯坦智库)2018年12月24日发布。

 

中国应对特朗普政府带来挑战的经济政策方向

  全球正进行又一次巨大的利益与经济格局的调整,作为多方博弈中极其重要的一方,中国将首次全面深刻地参与其中。为此,提出如下建议。

  首先,继续高举全球化大旗。历史规律和科技发展表明,全球化是各国合作共赢、互利发展的方向,历史不会倒退,只会在螺旋中上升。目前全球化的徘徊是为下一步更高水平的全球化集聚动能。我们要抓住这一机遇,扛起全球化的大旗,以“一带一路”为核心,广泛加大沿线国家经济联系,积极推进与主要国家双边投资谈判,全力支持RCEP早日完成谈判,并争取更多国家参与。更加主动应对气候变化,积极落实推进巴黎协定,在国际上发挥更大作用。

  其次,加强与欧盟在全球治理中的合作。欧盟在全球化和全球治理中扮演重要角色,是许多重要国际规则的倡导者、引领者和制定者。目前,欧盟也面临去全球化风险,英国脱欧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正在发酵,欧盟一体化也处于艰难破茧中。中欧加强全球治理合作,共同应对去全球化浪潮,有利于平衡特朗普政府的全球责任收缩,符合双方利益。要以亚投行为抓手,积极促进“一带一路”倡议下的中欧合作,共同推进和引领全球化。

  最后,最需要的无疑为加快国内改革。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经济政策内卷化与反全球化以及曾经左翼国家政策右倾化会成为一股合流,会给全球经济尤其是我国经济带来负面影响乃至冲击。当前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正在不断探索开放型经济新体制,金融体系更加开放,人民币国际化程度会不断深入。同时经济内部的债务、金融风险及房价泡沫与人民币汇率问题,都亟须积极稳妥加以解决。一旦经济问题爆发,经济社会也会面临较大不确定性。为此,需要把房价问题、就业问题和收入分配问题作为经济发展重中之重来抓好。

  选自《特朗普经济政策及对中国可能采取措施预判与对策》,阅读全文>>

  张焕波: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改革开放处处长,研究员。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北三环中路甲29号院3号楼华龙大厦A/B座13层、15层 | 邮编:100029

联系人:罗老师| 电话:400-0086-695| E-mail:database@ssap.cn| QQ:2475522410| 您当前的IP是:222.128.154.224

版权所有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京ICP备06036494号-29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3507号 新出网证(京)字094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新出发京批字第版00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