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皮书数据库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聚焦

报告推荐 | 从《新冠仇恨犯罪法案》高票通过看美国社会撕裂问题

来源:皮书数据库 作者:王希明 王一涵 发布时间:2021-04-23

热点聚焦

  

    导语:美国全国广播公司2021年3月10日报道称,美国警察部门官方调查数据显示,2020年美国主要城市反亚裔仇恨案件数量大幅增加,增幅超150%。据加利福尼亚州州立大学贝纳迪诺分校相关报告表明,仇恨犯罪在2020年整体下降7%,但针对亚裔群体的犯罪有增无减,仅纽约地区,反亚裔仇恨案件自2019年的3起增加至2020年的28起,增幅达883%。2021年拜登总统上台后,情况急转直下。在2021年3月造成8人死亡(其中6人为亚裔女性)的亚特兰大按摩店枪击案发生后,白宫及国会民主党人多次呼吁两党尽快就推进《新冠仇恨犯罪法案》的立法程序达成一致,以解决当前针对亚太裔美国人仇恨犯罪和暴力行径不断增加的问题。美国参议院当地时间4月22日下午以94-1的压倒性表决结果通过了旨在打击针对亚太裔美国人仇恨犯罪的《新冠仇恨犯罪法案》。

  《新冠仇恨犯罪法案》的高票通过,显示了当代美国社会的撕裂。皮书数据库梳理美国社会少数族裔构成变化针对亚裔群体的仇恨犯罪社会背景,分析社会撕裂表象下的深层次原因,并对美国社会未来走势进行预测。

  

一、美国社会少数族裔构成变化

  美国的种族非常复杂和多样化,主要有土著美洲印第安人、欧洲人、拉丁美洲人、非洲人、亚洲人等。亚裔美国人是在美国新移民浪潮中增长速度最快的种族群体之一。与人们的一般传统认知所不同的是,亚洲人在美国并不是一个统一的整体,不同种族群体有自己不同的历史、宗教、语言和文化,因此,他们大多趋于集聚在各自种族社区里。一些人受到高等教育,具有市场经验、成为工程师、医务人员或小企业主;他们比其他许多种族群体有更高的社会经济地位,有更多的子女在美国最好的大学里读书。亚裔美国人的成功,使他们成为美国社会的“模范少数族”。

选自《美国社会的民族构成》,阅读更多>>

  刘永涛: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学者。

  

  对于美国即将在不远的将来进入少数族裔占多数人口的状态,美国人的看法整体而言是表示接受。正如《纽约时报》一篇文章所言,强大多样化的美国对美国在世界上的领导地位是有利的。当然,对于少数族裔人口不断增多的事实,不愿看到这种情况的人也是存在的。跟踪研究“白人至上组织”的“南方贫困与法律中心”认为,人口种族构成发生的变化,是导致近年来“白人至上”等右翼组织成员暴增的主要因素。从社会舆论看,有人哀叹“白人美国的终结”,质疑美国未来主流社会是什么样子,也有人倡导“白人身份认同”。2012年,陶森大学白人学生马修·亨巴赫试图在学校成立“白人学生会”,旨在发扬白人的“优越感”。白人人口逐渐减少,也将进入少数族裔行列,这对美国意味着什么?“我们是谁?”的问题将更加尖锐,美国是否将进入“褐色时代”?

选自《美国人口种族构成的变化及其影响》,阅读更多>>

  姬虹: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研究方向为美国移民、种族关系以及社会变迁。

  

二、针对亚裔群体的仇恨犯罪社会背景

  在美国华裔乃至亚裔群体看来,在许多社会公开场合其都遭受了不公正对待,被严重歧视。尽管从人口比例来看,亚裔是少数族裔,但就经济而水平而言,亚裔并非和非洲裔、拉美裔那样处于弱势地位,而是与白人居于同等水平。在前总统特朗普赢得大选后,部分反对者将愤怒发泄到华裔身上,甚至打砸多家华裔店铺。“特朗普当选了,这是白人的美国”,“这不是你们的国家,这是白人创造的国家”“滚回亚洲”等口号屡屡出现。这主要因为前总统特朗普竞选期间频频发表对少数族裔的不当言论,其最终的当选意味着“政治正确”的禁锢被打破,压抑许久的情绪随之爆发,种族矛盾再次凸显。种族问题、认同问题和信念问题相互交织,愈发复杂且尖锐。

选自《2016年的美国社会:社会分歧涌现,政策面临调整》,阅读更多>>

  周婧:国家行政学院法学教研部副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美国法律与社会。

  

  在美国历史上,就其族裔政策而言,一方面,美国采取了以“不允许外来移民族群建立不同的民族政体或实行政治上的自由”为基石的族裔政策,其特点是体现自由、平等的价值观和开放的价值观,从而“从根本上剔除了偏狭的民族主义以地域和血缘为藩篱对族际交流与融合的阻隔”。另一方面,虽然相辅相成的族裔格局和族裔政策的包容性与稳定性为美国社会的稳定与繁荣提供了前提条件,但是在美国的族裔历史上的确有许多丑恶的内容,其中包括灭绝土著印第安人,曾经盛行于美国南部的奴隶制度,在美国人生活中反复出现的敌视外来移民、歧视黑人、反对天主教势力发展、顽固坚持学校种族隔离制度的做法等。

选自《美国民粹主义中的族裔政治——以2016年特朗普总统初选为例》,阅读更多>>

  王传兴: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倪雯婷: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2016级硕士研究生。

  

三、社会撕裂表象下的深层次原因

  美国社会正处于历史上空前的分裂之中,不仅在经济收入、政治参与、阶层和种族隔阂等方面裂痕加深,而且在文化认同和社会参与等方面分裂加剧。特朗普时期,其秉持竞选风格,依仗和忠于自己的选举基本盘,并尽可能迎合支持其上台的资本力量的利益诉求,这使得他更多地采用“分裂治国”的模式,反过来进一步激化了美国的社会分化和文化分类。此外,尽管枪支暴力案的强度和频率都在日益增加,但政府对控枪持消极态度,这使得枪支暴力愈发成为美国社会的痼疾,并因美国社会的分化加剧而不断恶化。

选自《2018年的美国社会:持续扩大的社会分裂》,阅读更多>>

  魏南枝: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美国社会和比较政治社会学。

  

  极右主义在美国逐渐从政治边缘走向政治主流,改变着美国的社会与政治生态。从极右思潮的社会影响来看,美国极右主义暴力袭击事件对社会公共安全造成了严重的危害。在奥巴马开始第二个总统任期之后,美国的极右主义就开始不断高涨,各类种族主义仇恨犯罪更是频频发生,随着特朗普入主白宫和一些极右主义政客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重要成员,极端右翼力量更是大受鼓舞,也更加活跃。

  当下美国的极右社会思潮与运动主要有三大表现形式:白人至上主义、极端反政府主义和极端社会保守主义。白人至上主义是当前美国最为典型的极右主义思潮,其在本质上是一种种族主义信仰,认为白人在人种学上要高于其他种族,其文化也优于其他文化。白人至上主义者要求社会的“唯白人性”,带有本土主义和权威主义的色彩,强调白人在美国社会的主导地位,要求用严明的法律来维护这种“社会秩序”。

选自《当代美国的极右社会思潮》,阅读更多>>

  俞凤: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美国社会思潮、美国社会文化。

 

  白人至上主义回潮是由历史旧制和当前美国社会中多个深层结构性因素所致,概括而言,三重因素对以上局面的出现发挥了至关重要的塑造和推动作用。

  首先,近年来,美国社会的阶级隔离日渐森严,贫富分化日益加剧,不仅体现在收入上,还反映在许多衡量福利的指标中。以机会平等为核心信条的“美国梦”趋于式微为两种利于白人至上主义甚嚣尘上的情形埋下了伏笔。一是民众政治发声能力的阶级差距愈加明显,使得美国政治系统代表性严重不足,导致公民的政治疏离感有所增强。二是身份政治与分配政治相互捆绑。另外民主、共和两党打少数族裔和再分配牌的路数有所不同,且在“极化”过程中更加泾渭分明,政策有意操弄身份政治,无力缓解贫富差距问题。

  其次,尽管大多数美国人不支持也不了解白人至上组织,但其所宣传的一些理念和判断的确在白人社会中唤起不小共鸣,这恰恰为此次白人至上主义思潮卷土重来提供了最佳条件。

  最后,历史偏见难以根除与“政治正确”的高压反弹。从印第安战争起,白人至上的种子便开始生根发芽,虽然经由20世纪60年代民权运动的努力,但这种古老偏见显然无法彻底根除。随着左翼运动的开展,“政治正确”被过度渲染并开始发生变异,20世纪90年代后,对其教条化、绝对化,甚而过分、刻意“保护”少数族裔和弱势群体造成逆向歧视等批判不绝如缕。

选自《白人至上主义回潮与美利坚“分众国”的浮现》,阅读更多>>

  王聪悦: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美国社会文化、社会思潮与社会运动。

  

四、社会分裂状况未来仍难有改善

  进入2020年以来,右翼与左翼民粹主义的对抗激烈,并围绕着种族冲突而主要表现为白人至上主义与特别关注有色人种地位的“警醒文化”或“取消文化”的斗争。右翼民粹主义者将美国国家的衰落、社会道德的衰败、自身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的下降归咎于大量非法移民的涌入,并由此而迁怒到享受特殊政策照顾的少数族裔身上,认为他们自己不思进取、维持其福利需要耗费大量国家财政资源,这构成了对勤劳白人的反向歧视。而左翼民粹主义者认为,对黑人的剥削和剥夺是美国的原罪,美国历史上从未真正反思自身犯下的罪行,黑白族裔地位的长期不平等违背了美国的宪政原则和社会良心,白人必须清楚自己正在享受仅仅由肤色所带来的特殊优待,有义务将这一社会不公现象彻底根除。

  “白人至上+美国优先”理念所培植的极右翼力量因特朗普无法公开承认其诉求并将之制度化而备感失望,进而将对特朗普的幻想破灭转化为对整个国家体制的不满。于是乎这股逆流既呈现为形形色色的种族矛盾、仇恨犯罪、街头示威、麻醉品过度消费,又因政府弱势而无法通过常规渠道化解。换言之,虽然拜登得到更多选民的支持而赢得了白宫,但特朗普已然按下了“罪与罚”的按钮,美国社会原本存在的各种矛盾不仅没有消失,而且依然没能找到同时令不同派别满意的解决方案,未来或将继续以其他震荡形式爆发出来

选自《2020年美国形势分析与2021年展望》,阅读更多>>

  袁征: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美国外交与中美关系。

  刘卫东: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美国政治与外交。

  王玮: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国际关系理论和外交政策分析。

  王聪悦: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美国社会文化、社会思潮与社会运动。

  马伟: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美国经济。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北三环中路甲29号院3号楼华龙大厦A/B座13层、15层 | 邮编:100029

联系人:罗老师| 电话:400-0086-695| E-mail:database@ssap.cn| QQ:2475522410| 您当前的IP是:222.128.154.224

版权所有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京ICP备06036494号-29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3507号 新出网证(京)字094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新出发京批字第版00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