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入口|手机版|APP|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您好,欢迎来到皮书网! 登录|注册|

国际交流

学术交流

我社社长谢寿光和荷兰Brill出版公司总裁Pabbruwe先生就“中国皮书走向世界”主题接受中国网专访
来源:  作者:本网编辑   发布时间:2012-03-25
2007年8月29日,第14届图博会期间,我社社长谢寿光和荷兰Brill出版公司总裁Pabbruwe先生就“中国皮书走向世界”主题接受中国网专访。以下是相关截图及文字实录。
社科文献出版社与荷兰Brill出版公司:
中国皮书走向世界
嘉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社长 谢寿光
荷兰Brill出版公司总裁 Pabbruwe先生
时间:8月29日15:00时
简介:8月30日,第14届图博会,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与荷兰Brill出版公司将联合签署“框架合作协议”与“合作出版协议”,这不仅是社科文献出版社在“走出去”的道路上迈出的成功一步,也标志着“皮书”系列将带着中国发展改革过程中的最真实数据,走到世界读者面前。
 
 
文字实录
中国网:
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中国网,这里是“中国访谈,世界对话”。从1997年开始,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就开始精心打造“皮书”系列。在十年的时间里,在他们的共同努力和辛勤工作之下,“皮书”系列获得了极高的知名度、认可度和美誉度。在本届国际图书博览会上它将与荷兰的Brill公司共同签署合作出版协议。这不仅仅标志着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在走出去的道路上迈出了相当漂亮的第一步,同时也说明“皮书”系列图书也被推到世界读者的面前。
2007-08-29 15:05:21
中国网:
我们首先为您介绍今天做客中国访谈的嘉宾,他们是:
荷兰Brill公司总裁Pabbruwe先生,欢迎您。
中国文献出版社社长谢寿光先生,欢迎您。
我想问一下Pabbruwe先生,在西方国家,你们是如何反映西方社会的呢?
2007-08-29 15:12:21
Pabbruwe
这个是非常大的问题。在西方,很多人都非常羡慕中国的发展和中国学者的成果。在我看来,很多人太强调经济方面,但是我觉得社会、法律等很多不同的方面也都非常重要,所以我们想出版一些图书给西方人看看中国人在这方面有什么意见。
从Brill出版社的角度来看,我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跟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合作。Brill是非常老的一个出版公司,1683年成立,从17世纪开始就出版了很多关于古代中国的书。现在我们正在向现当代中国方向走,非常高兴跟这么一个了不起的社科文献出版社合作。
2007-08-29 15:18:23
谢寿光 :
包括一些对中国一些比较有影响的汉学家,他们长期关注中国古代的传统文化和中国文明,那么对当今中国正在发生的这些巨大的变化,他们所了解的不多,或者说往往只了解了一个侧面。
也正是因为这样,前几年才有了“中国崩溃论”、“中国威胁论”,中国在输出通货膨胀等等,这些谬论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在西方流行。这就给中国的社会科学工作者提出了挑战,希望中国的学者,把他们对当今中国社会、当今中国经济的方方面面的观察、研究所得到的真实情况和真实数据,告诉世界人民。
不能仅仅像我们过去的传统做法那样,通过我们的驻外机构去做一些宣传,甚至是赠送一些宣传品。这不能说是没有成效的,但是效果甚微。所以我们现在看起来有这样几种途径是最为有效的,一个是各种国际的学术会议和学术交流的场合,中国学者要参与,与世界各国的学者在一起沟通、交流和探讨。第二个是要通过西方的主流媒体,通过媒体语言的转换,让世界各国人民知道中国真的发生了变化。
2007-08-29 15:32:57
谢寿光 :
当然,西方主流媒体只是一个载体,核心的东西是什么?就是社会各界各种研究成果,包括论文和书籍。就像主持人开场白仲介绍的,我们社科文献出版社经过十几年精心打造的系列皮书,应当说它连续地、全面地反映了当代中国各方面的学术成果,应当说是学术主流。
我们非常有幸和有300多年历史的西方著名的出版社Brill合作,共同推出英文的皮书系列,从我们出版社的角度说,我们非常荣幸。同时我认为,让世界了解中国,是一件非常有价值和意义的事情。作为双方的领导,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我相信通过合作的进一步推进和延伸,我们的合作不仅仅是作为两家出版单位,还是两个国家的合作,甚至是中国与世界搭建起一个非常有价值和有成效的沟通桥梁。
2007-08-29 15:38:50
中国网:
Pabbruwe先生,您这一次来到中国,跟中国的出版社签署协议,这样做对您有什么样的意义呢?
2007-08-29 15:42:48
Pabbruwe
我知道现在中国读者很需要英文版的国外图书,所以我们很愿意把英文版的国外著作介绍给中国的读者。中国很大,同样世界也很大。我们不可能把我们的书送给每一位读者,但是可以通过我们的数据库、通过网络送给中国的学府、研究所和大学。
2007-08-29 15:43:09
中国网:
谢社长刚才您谈到,你们的合作不仅仅是两个出版社之间的事,而且可以说是两国之间架起了合作的桥梁,那么你们为什么选择了Bill公司呢?
2007-08-29 15:44:51
谢寿光 :
首先是双方的合作人员,因为有了客观的合作需求。西方的媒体、包括出版业,需要大量了解中国研究社会科学的成果。而我们,包括社会科学院在内,应该把自己的成果向全世界推广出去。双方很多有名的出版社和出版公司都在寻找全球合作的机遇,在寻求的过程中,我觉得就有了一些偶然的因素,也有一些必然的因素。这个问题我具体没有问过他们,但可以这么说,像在场的Mark,他本身就是一个中国通,他知道中国科学最大的社会科学研究基地在社会科学院,所以他先找到中国社会科学院。因为我们这套书在国际上有了一定的影响,所以中国社会科学院就把他们引到我们出版单位来。Brill市场部的负责人在两年前就开始和我们接触。我们的行动很快,去年上半年就把第一次合作的协议签定了。
2007-08-29 15:45:53
谢寿光 :
Brill从17世纪开始就出版了大量的中文图书,在最近二、三十年来,他们很早就意识到要把当代中国发展变化的情况通过英文读物的形式介绍给读者。所以我在这一点上是非常钦佩Brill公司和它的工作人员的。也正因为这样,我们才有了今天这样的合作。这个我相信有必然性,也是具体工作人员共同努力的结果,包括Pabbruwe先生。
2007-08-29 15:52:14
Pabbruwe
我非常高兴能够跟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合作,我感到很骄傲,我们下一步就要通过双方的合作和双方的网络,推荐一些学校参与这种合作。
2007-08-29 15:54:54
中国网:
中国有句古话叫英雄惜英雄。刚才我们谈到了皮书系列,我们想请谢社长给我们介绍一下皮书系列,因为现在社会对它的关注度已经非常高了。
2007-08-29 15:56:29
谢寿光 :
我们前天刚刚在深圳召开了一次皮书研讨会,这已经是第八次开这样的会了。我可以用非常简短的语言来把这个皮书做一个介绍。《蓝皮书》是在西方很早就流行的,实际上是一种年度性的图书。它在中国的出现是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事情,最早出的就是《经济蓝皮书》。为什么我们叫《蓝皮书》呢?因为它在1990年治理整顿期间,中国社会科学院一位著名的学者剔除了这个想法,实际上第一年的成果只是被当作内部交流读物,随便用蓝色封面包裹起来,所以也就被称为“蓝皮书”了。后来,紧接着就有了《社会蓝皮书》。
2007-08-29 15:57:28
谢寿光 :
实际上在1997年以前,经济的、社会学的蓝皮书,包括农村的蓝皮书,基本上是在研究界等小范围里有一定印象,社会大众了解不多。从1997年秋天开始,我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在接手了这套书的出版任务后,做了一个市场化、系列化的运作加以推广,它们就成为了我们的政府、商业机构、研究机构,甚至社会大众的一个年度的权威读物。
现在的规模已经到了什么程度呢?我们出版的三大系列已经接近100种了。
皮书已成为我们出版社,甚至整个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一个品牌,也成为中国社会科学界参与现实生活的一个最好的载体。
2007-08-29 16:02:02
中国网:
现在这个皮书系列最先跟外国读者见面的是哪一部分呢?
2007-08-29 16:05:58
谢寿光 :
第一本就是这本《环境绿皮书》,第二本《社会》,第三本是《经济》,都已经翻译好了,第四本是《法制》,第五个是《劳动力人口绿皮书》。
2007-08-29 16:06:15
中国网:
接下来会有哪些?
2007-08-29 16:06:46
谢寿光 :
我们双方正在进行讨论,包括像《城市》、《能源》、《教育》,以及《食品安全》和《文化》,这些都有可能。
2007-08-29 16:07:02
中国网:
为什么首先选择了这一部分呢?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2007-08-29 16:07:47
谢寿光 :
这些实际上是我们整个体系中关注点最高、最成熟、影响力最大的部分,而且不仅仅是中国,也是西方最需要了解的东西。这一点充分体现了Brill的接收者和这些专业编辑的眼光,所以我们双方在这个问题上是很默契的。
2007-08-29 16:08:02
中国网:
Pabbruwe先生,2006年的《环境绿皮书》已经出版了,我们想知道,现在的情况怎么样,有什么样的预期呢?
2007-08-29 16:11:24
Pabbruwe
这是我们第一次合作出的一本书,目前刚刚出版近两个月,销售情况很快会从市场反馈回来。我想这本书会让很多人都感兴趣的。
今天上午我们讨论了如何加速出版的进程、加速翻译进度,所以我们决定只要中文的稿子一完成,不等中文出版,我们就尽快翻译成英文,抓紧翻译出版,加快我们的出版速度。
2007-08-29 16:11:49
中国网:
在选择读者方面我们有怎样的定位呢?
2007-08-29 16:12:58
Pabbruwe
我想最主要的读者首先是西方的学者和研究者,特别是那些关注当代中国的研究机构和教师。他们会从这些书当中得到很多信息,特别是从其他卷中,像当代中国经济、当代中国法制等等,他们会得到很多信息。同时我们会在网上宣布这些新书的情况,他们会从网上搜寻,找到相关的书目阅读。
2007-08-29 16:13:27
中国网:
请两位谈一下,这次皮书走出了国门,对世界会有怎样的的影响?
2007-08-29 16:14:16
Pabbruwe
目前我们的工作是想让世界知道,我们已经有这样的书了,有这个出版物了。我想是这样的,它的市场的潜在能量是很大的,将来大学、图书馆、研究机构等会买这些书,我相信潜在的市场很大,人们能够从这些英文书当中了解中国。
2007-08-29 16:15:02
谢寿光 :
我认为是这样,我完全赞成Pabbruwe先生的分析,还有西方政府的研究机构、西方的主流媒体、西方的跨国公司,包括国际组织。像这样一本《环境绿皮书》,对国际上的NGO组织,特别是环保性质的NCO组织,应该是很实用的,这里面很多内容和观点都是有价值的。它们对西方的影响我相信是非常深远的,特别是随着推出我们的产品越来越多,出版时间和中文版差不多同步的时候,那么它们的价值和影响将更是不可估量的。
2007-08-29 16:16:04
Pabbruwe
我非常同意谢社长刚才的讲话,特别是对政府机构和非政府机构的影响是深远的。将来人们在数据库中也能找到很好的资料。
2007-08-29 16:22:03
谢寿光 :
从我现在掌握的资料看,西方大学里那些要讲授有关中国的课程的教授们,基本上都要从这套书中找参考数据。中国人民大学研究中心的负责人就邀请我到他们那里做讲座,讲座主题就是这套书。后来我问他为什么要请我做讲座?他说现在人大开设的所有当代课程的一级材料,全都用到了我们这套书。
2007-08-29 16:22:59
Pabbruwe
我非常同意谢社长的话。
2007-08-29 16:25:53
中国网:
这次双方的合作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在两位看来,中国的出版业要想走向全球化、走向世界,该如何实施呢?
2007-08-29 16:26:06
Pabbruwe
图书市场主要取决于出版的类别,商业书刊和专业书刊是很不同的,在学术领域,出诗歌和出小说也不一样。我们现在就锁定了我们的读者对象,主要是研究机构和学者,所以我们在选择合作方的时候,一定要有坚强的信念,从翻译上和内容上都做到适合学术界的需求,我们对此充满了信心。
在学术方面,客观的研究非常重要。如果中国的出版社想要对外推广,那就应该找一个在国外非常有名的出版社,跟他们合作,必须勇敢投资,走冒险的路,才能够在国外的市场卖很多书。
最后,我非常希望国外的出版社和中国的出版社多多合作。
2007-08-29 16:26:25
谢寿光 :
我想是这样,Pabbruwe总裁对中国是非常忠肯的,刚才的说法我也完全赞成。我要补充两点:第一、首先要了解西方的出版业和中国的出版业在体制上是不一样的,如果你要想进入到西方的出版市场,那么你必须深入了解,了解它们是怎么运作的。
第二、你必须了解西方读者对产品的需求,如果你一厢情愿,说我这是一本好书,或者讲这是在中国发行得非常好的一本书。这样的话很可能在西方是没有需求的,北京卖得好不一定在上海就卖得好。所以一定要研究西方各个层次读者的不同需求。
第三、你自己提供的产品一定是要有原创性,一定要有相当的权威性,这样才能让你的产品真正进入到西方的图书市场中。中国的市场不成熟,有些伪劣产品还在流通。而西方有非常成熟的市场,它有着一套淘汰的机制,西方的读者是非常理性的。你那些垃圾读物是不可能在西方市场流通的,所以你必须拿出最有价值的、带有原创性的东西来,这样才能够进入到西方的图书市场,和西方的出版机构合作。
最后一条是,像刚刚Pabbruwe先生讲的,要舍得花钱。不仅仅要舍得花钱,而且还一定要找到和你的理念、追求相近的单位进行合作,我们和Brill公司的合作之所以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迈出了那么大的步伐,就是因为我们两家出版单位的理念有着非常吻合的地方。当然它有着两百多年的历史,而我们只有20多年的历史,我们还不成熟,所以非常感谢Brill跟我们合作。
2007-08-29 16:29:43
中国网:
他们可能是看中了你们的潜力?
2007-08-29 16:36:44
谢寿光 :
对。
2007-08-29 16:37:06
Pabbruwe
谢谢谢社长,我们有着同样的信念、同样的想法,我们也愿意跟社科文献出版社合作。我们现在选择你们的出版社,我们感到非常骄傲,我相信我们的合作会更好,我们能够达到更高的目标。
我们都有着同样的理念,都非常重视客观的研究。另外,我们只出版最优秀的学术作品,在这两个方面,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
2007-08-29 16:37:14
中国网:
谢谢两位嘉宾,我们来看网友有什么样的提问。这位网友说:皮书的翻译工作是由谁来完成的?在翻译过程中遇到的困难是怎样克服的?
2007-08-29 16:38:36
谢寿光 :
皮书的翻译是这样的,由我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组织专家翻译。第一道工序是由国内组织有专业背景又懂英文的专业人士来翻译,翻译以后,我们请了母语是英语并且在美国工作过的人做审稿,进行审校,审校完以后再做技术处理,交给Brill公司,交由他们处理,这完全符合西方的程序。基本是这样的程序,但也有些不一样。比如说像《环境绿皮书》,有着我们的主编,作者就会英语,所以在他们写作的时候基本上就用英语写了出来。
我们整个成果要走到西方世界里,语言翻译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我们在翻译过程中也得到了中国政府,特别是对外推广计划的支持,如果没有这些支持,我们的成本就太高了。
2007-08-29 16:39:06
Pabbruwe
我非常同意谢社长的发言,翻译确实有着很大的学问。首先不但要懂外语,还要懂得各个学科的专业背景,要介入它的领域,同时又要了解读者的心态,知道读者想要什么。翻译要取决于这本书是不是好书,只有好书才能占领市场。另外,我们目前是在探索市场,今天上午也讨论了如何加快出版的进程,Brill公司有五个既懂中文又懂英文的外国人。我相信,随着今后进程加快,图书会一个接一个地很快进入市场。
2007-08-29 16:42:58
中国网:
好,我们来看下一位网友的提问,Brill是老一代的出版公司,你们和中国出版社还有哪些合作?什么时候能在中国看到你们的书呢?
2007-08-29 16:45:05
Pabbruwe
我们现在非常重视对当代中国的介绍,同时也非常重视对中国古代文明的介绍。现在世界进入了全球化时代,我们要找到非常优秀的作者来实现这样的出版目标。另外,我们有着一个长期的目标,就是把中国的图书通过合作出版介绍给世界。
Brill学术出版社出版了很多关于古代中国文学、哲学的书,所以在这方面会跟其他出版社合作。但是,在现代中国社会科学方面,我只知道一个非常优秀的出版社,就是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所以我们才会有着密切的合作。
2007-08-29 16:45:27
中国网:
下面这个问题很有意思:Brill公司的国际学术精神是非常令人称道的,双方会不会一起组织学者一起合作出版图书呢?
2007-08-29 16:47:45
谢寿光 :
这个是肯定的,我们正在做这件事情。双方不仅要一起组织学者出版学术著作,而且我们这几年一直在建立一个关于当代中国的研究网络。我们要搭建这样一个平台,不仅仅是出版学术著作、出版论文集,我们每年还要举办有关当代中国学术研究的国际会议。关于这方面,我相信Brill也会加入到我们的合作中来,共同对这个事情进行改进。
2007-08-29 16:48:25
Pabbruwe
谢社长所讲的是一个非常好的想法,我们要根据研究成果来出版书,因为我们自己的出版社不写书。所以能够找到最好的出版材料和出版资源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今后有很多方面可以进行合作。
2007-08-29 16:50:16
谢寿光 :
还可以透露一个信息,这两年我们正在推出《中国研究》这本杂志,有可能《中国研究》这本杂志今后就会成为我们两家共同的出版物。
2007-08-29 16:50:39
Pabbruwe
我们期待着《中国研究》能够尽快面世。
2007-08-29 16:50:55
中国网:
我们也送上衷心的祝愿,祝双方合作的道路越来越宽广。谢谢两位接受我们的访谈。
2007-08-29 16:51:36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