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入口|手机版|APP|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繁體版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皮书网! 登录|注册|

专家视点

侯锷:政务新媒体才刚刚“入场”
来源: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  作者:侯锷   发布时间:2019-07-01

1

(中国传媒大学政务新媒体实验室主任侯锷老师)

  十年前咱们的整个政府政务公开条例正式立法到现在也十年了,从2008年新闻发言人制度也规范建立起来了,到现在也十年了。这十年是迈向新时代的十年,同时我也看到2008年整个新媒体从BBS不断开放的话语权利,到现在来看是整个新媒体丛林的格局。

  政务新媒体需要重新确立信源的权威

  2013年开始我们有了政务新媒体,这也是相当于规范性文件第一次动员。第一次动员里面指名道姓的是两个:一个是政务微博,一个是政务微信。如果我们现在从老百姓、民生的角度去看,究竟这些政务新媒体有没有被人民群众更多关注?我相信这个比例一定很弱。我们肯定会关注我们的人民日报包括人民网、新华视频、新华社的官方微博微信。但是媒体的格局发展和演变到现在之后,一个重要的是重新去确立它的信源,那就是我一直在关注的政务新媒体。

  所以以往一说网络或者说舆论,就是网络研究网络,就舆情研究应对。但是每每在研究过程中,许多的关节总是打不通。所以今天下午有多位老师提到顶层设计的重要性和迫切性,我对这一块也是非常认同,舆情回应像2016年国办出台的61号红头文件。现在有舆情之后谁来回应?最早是以祝华新老师领先的人民网在这块从黄金4小时、黄金2小时到最后黄金1小时,要求快是为什么?因为互联网不等人。

  像四月十几号四川的地震,根本来不及开新闻发布会,几乎是在三十秒之后,不等官方发布,全面的视频、各种求证信息、图片海量地就出现了。所以这里面谁来主正、谁来正声?这就凸显出我们政务新闻在关键的时候,在移动互联网,特别是喻国明老师分享的5G低延时几乎是同步的。

  从去年来看,在这个问题上现在有了很大的突破,因为国务院办公厅在去年底2018年12月27日正式发布了《关于推进政务新媒体健康有序发展的意见》,也可以说以前发展确实是不健康的、持续的。现在什么是政务新媒体?政务新媒体的定义、定位确实是从实践了十年之后刚刚确立起来。

  这十年,政务新媒体才刚刚入场 

  我听到说政务新媒体进入下半场,其实要我说这绝对不是下半场是刚刚入场。前面从2009年微博出现之后有了第一批政务微博,到今年8月份是微博十年,也算是第一批政务微博的试水到出现的十年。

  新的事物出现之后我们再来看的话,这十年我认为只是一场热身,不能算前半场,算序幕。现在可以看到好的已经在网络强国战略指导下创建了非常扎实的成建制的,有充分的机制保障、体制保障的(政务新媒体),成效非常好。我相信大家稍微关注可能银川、成都、湖南公安,但是凤毛麟角。整体来说我认为有这份文件之后,现在出现一种新的重整旗鼓来入场,但是我们也看到整个七零八落,该入驻的依然没有,已经入驻的现在僵尸化了,僵尸了好几年,死了都没人埋,横尸遍野,随便搜索一下笔笔皆是。

  今年4月份国办秘书局刚刚下发了《关于政府网站的政务新媒体考核检查的指标》。僵尸、久不更新直接就要被扣分,面临考核这一两个月。据我从微博那边了解到的,大批的政务微博两三年没有动,甚至从注册到现在五六年就没有更新过的,所以近期整个清理是热潮。公开的层面来看我们看浙江的长兴到江苏、广东有四五个省份在红头文件下发集中,这块主要我看是微信公众帐号。所以现在说到底是在进场还是退场?还是重新的下半场?从我的观察来说现在重整旗鼓、重新定位、重新出发。而在这个出发过程中,目前的表现确实给人感觉还是比较复杂的,因为这个层面太复杂,我今年是追踪的第八年,线上的沟通协调和线下的整个社会稳定信访工作两个组的数据对比下来,银川已经实现了非常高层次的系统治理、根源治理、依法治理、源头治理,可以说就是现在所谓社会治理新的体系,但是遗憾的是这样的模式可能还没有在全国得到普及。

  我很同意前面几位老师所提到的目前整个未有之大变局,所以新媒体前面加上一个政务之后,对于政务新媒体的理解现在我想真的需要正本清源了。老百姓认为政务新媒体是新媒体下的党委政府,但是从事这十年的发展我们看到基本上是把它理解为党委政府拥有了一个新兴的媒体,新鲜的媒体,新颖的媒体,新的玩具。我们要法人媒体干什么?法人媒体的新媒体如何做功能和职能方面的界定?所以我想现在新媒体对冲击这种危机来说已经破局了,因为从中央文件来看这个气球捅破了。

  顶层设计的变革非常紧迫 

  因此我感觉面对这样一种格局来说顶层设计确实是非常非常之紧迫的,比如说顶层的架构设计,现在涉及到这一块的相关主体比如说政府。同样是在2013年国务院授权中央网信办执法,还有一开始就成立了北京发布、浙江发布的发布系统,是以党委的宣传部门为主导的,这三个核心主体关系、职责怎么界定?我们现在看也是一团糟。从网络意识形态安全责任的角度来说,一出事上面是打宣传和网信的“屁股”。

  我们看到他们的权威发布和引导真的是能仅仅从一个帖子或者网上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吗?解决不了。因为现在看到大量的舆情都是因为线下社会治理的盲区、漏洞、死角,以及依法行政不规范、不作为、慢作为,话说白了就是人民群众的美好生活需求没有达到满足,他们对民主这种参与的意识觉醒之后,现在老百姓的表达上网之后成为舆请。在网上有危机的找网信部门,这不是我闯的祸,所以我说你们是背锅侠,你们是冤大头。

  所以三个主体:中宣部、中央网信办到国办这三个谁来沟通坐在一块协调?这现在都是一个大问题。我们现在尝试从基层让这三个坐在一块帮助他们去引导、协同起来。如果404了,把人民群众直接推到我们的对立面,这就是我现在观察到的顶层设计太可怕了。尤其造成现在是整个新媒体对我们现在的整个执政体系,对我们国家线下的治国理政体系都造成了很大的冲击。现在迫切需要组织再造,平台再造,最核心的是流程再造。如果不从这个角度去思考,舆情来了谁去回应?什么时候回应?在哪回应?线上的舆情要在线下去回应吗?许多问题我感觉现在都像蜘蛛网一样,十年了现在我还没有完全理清楚,理清楚是在我们所选择的一些相关试验田,B6的报告里面都是我们在密切观察追踪的试验田。

  人民群众在哪里,触角就在哪里 

  我很高兴今天看到县级融媒体中心,既然有法人媒体、有官方媒体,现在还有商业平台的商业媒体,那么对于政务服务媒体,我们把党和政合在一块,平常老百姓所称呼的政务新媒体其实就是笼统的政治新媒体。所以商业媒体、我们的官媒就是法人媒体的新媒体和党政合一之后的政治新媒体这三个媒体之间到底怎么去撮合?所以县级融媒体还仅仅是媒体吗?我很同意刚才喻国明老师很明确的回答,如果这么去做是没有出路的,当然出路又在哪里?所以我认为人民群众在哪里,我们就要把触角延伸到哪里。

  县级融媒体我也在下面走(研究)了很多,我们是整合的是执政资源还是我们再创立一个自己的媒体平台?你要表达诉求到我这里来?这些新的创新我感觉是下一步核心要去解决的问题。

  所以现在冲锋的在冲锋,关停的在关停,吹哨的在吹哨。对于政务新媒体来说才刚刚进入规范发展,以前的许多实践我想真的是重整旗鼓再出发的时候,我想这是我目前的判断。

 

  侯锷,中国传媒大学政务新媒体实验室主任、研究员

  (本文系6月25日《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2019)发布会暨新媒体发展研讨会中侯锷主任的发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