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入口|手机版|APP|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繁體版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皮书网! 登录|注册|

专家视点

郑春荣:引导中欧关系在不确定性增加背景下健康稳定发展
来源: 德国蓝皮书微信公众号  作者:郑春荣   发布时间:2020-07-10

  在国际格局深度调整、大国竞争加剧的大背景下,欧盟及其主要成员国的核心关切是如何确定和调整自身定位,并由此提出要提高欧盟的战略自主性,打造“主权欧洲”,实现“经济自主”“产业自主”“数字自主”等一系列愿景。欧洲政治碎片化进一步扩大了欧盟及其主要成员国对自身实力和行动力下降的担忧,也进一步增强了其“强身健体”需求的迫切性,这也反映在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想要打造一届“地缘政治委员会”的雄心上。目前,新一届欧盟领导层已经成立,但其对华政策尚待观察。无论如何,考虑到欧洲政治的碎片化及其影响,未来的中欧关系总体上将呈现出双边合作需求与竞争同步增强的态势。

  一方面,中欧的相互需要在增加。在中美发生贸易争端背景下,欧洲在中国外交中的重要性上升,与此同时,面对美国的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政策,欧洲对中国的借重与合作需求也在上升。特别是面对充满不确定性的国际形势,中欧双方在维护多边主义、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等方面有着一致立场和共同诉求,在维护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落实应对气候变化《巴黎协定》等全球治理问题上,欧盟也需要与中国合作。

112

  ©pixabay/AbsolutVision

  另一方面,由于自身实力下降,欧盟对新兴力量尤其是中国崛起的恐惧和防范心理显著增强。这尤其体现在欧盟委员会和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于2019年3月发布的《欧中关系战略展望》报告中。虽然该报告称中国在诸多政策领域是与欧盟有着共同目标的天然合作伙伴,是欧盟进行利益平衡的谈判伙伴,但同时指出,在追求技术领导地位上中国是欧盟的经济竞争对手。此外,对欧盟而言,中国是推动替代型治理模式的“体制对手”。“体制对手”是此前从未有过的提法,它重点强调的是欧盟“社会市场经济模式”与欧盟认知的、由国家主导的中国经济模式之间的对立。基于上述认知,欧盟在保护主义趋势基础上,进一步加强了对所谓战略性价值链的保护,收紧了海外投资并购政策,并对所谓中国“不公平的贸易实践”提出批评。

  欧洲政治碎片化将使中欧双边关系复杂性、不确定性增加。对此,可以着力从以下几个方面引导未来中欧关系健康稳定发展。

  一是必须把扩大和深化合作作为根本途径。随着中欧双方合作进一步深入,矛盾与摩擦是不可避免的,但是要避免采取保护主义措施。迄今,《中欧合作2020战略规划》的实施以及和平、增长、改革、文明四大伙伴关系的打造,有力推动了中欧关系的发展。当前,中欧双方应进一步构建新时期合作的战略规划,以增强战略互信、夯实利益融合为目标,以双方共同关切的数字化、绿色化等领域合作为重点,通过双方战略对接、优势互补,为全球树立合作共赢的典范。

  二是必须坚持维护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体系。欧盟需与中国相向而行,而不是一面要求中方打开大门,一面受内部右翼民粹主义和政治碎片化影响,收紧甚至关闭自己的大门,以国家安全为名,行贸易保护主义之实,向世界释放错误信号。为此,双方应积极推进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在这一过程中,欧方不应漫天要价,也不应通过公开指责破坏谈判进程,而应以合作共赢的心态努力使谈判取得实质性进展,为未来早日启动中欧自由贸易谈判奠定基础。

4444

  ©pixabay/arembowski

  三是必须推动中欧合作向更高层次发展。高科技领域(包括医药技术领域)的合作不仅可以促进中欧之间的经济融合,而且也能增强中欧之间的政治互信。目前,全球价值链、供应链相互交融,“经济脱钩”“技术脱钩”的观点不仅是错误的,而且是不现实的。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和应对进一步表明人类是一个患难与共的命运共同体,只有携手同行,才能有效应对病毒这类非传统安全的威胁。

  四是必须在推动建设新型国际关系中行稳致远。双方要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加强友好合作,以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来应对当今世界的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和大挑战。欧洲国家不应将自身发展中的问题,包括内部不团结的问题(如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的各自为政)归咎到他国身上,而是应首先做好自身功课;不应在对华政策上犹豫、焦虑甚至追随美国炒作体制竞争,沉迷于搞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竞争,而是应彰显自身相对于美国的独立性自主性,从互利合作出发,保持对华政策的独立性、稳定性和积极性,使中欧双边关系在不确定性增加的大背景下更具韧性。

  (本文作者郑春荣系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资料来源:《当代世界》2020年第6期,节选自《欧洲政治碎片化与中欧关系走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