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入口|手机版|APP|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繁體版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皮书网! 登录|注册|

最新资讯

媒体聚焦

【2019版《传媒蓝皮书》】网易新闻: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崔保国解读《传媒蓝皮书2019》
来源:网易新闻  作者:本网转载   发布时间:2019-11-14

  2019年8月,《传媒蓝皮书·中国传媒产业发展报告(2019)》正式发布,网易新闻学院就此对《传媒蓝皮书》主编、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导崔保国进行了专访。

  网易新闻:《传媒蓝皮书》已经连续出版十几年,在研究方法或者其他方面是否也在做一些创新,以便让它对现实更具指导价值?

  崔保国:传媒蓝皮书我们出版了十几年了,今年出版了第15本,这也算是一个能够长期积淀下来的沉甸甸的成果。而且我们这种追踪,是跟着我们中国的传媒产业化的步伐,基本上是同步一起走过来的。

  中国的传媒产业化、市场化和产业化的起步,应该是从90年代后期开始,到2000年初期的时候,传媒产业就开始起飞了,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就开始调查和筹备蓝皮书的出版。这15年来,记录了整个传媒产业的发展起飞和今天变化的完整状况,我们也非常有感慨。

  15年前我们研究传媒产业的时候,报业是最核心的产业。10年前,电视业是最主导的产业。5年前,互联网已经占到了传媒产业的最主导,一半以上的地位。而今天,整个报业、电视业,包括互联网都面临着挑战。

  以后,广播电视加上电影,再加上视频平台,以及短视频,这或许是未来的最主导,而且是相互关联的一个产业集群。

  我们在研究过程当中一直思考,这些产业之间怎么关联起来进行研究?怎么把中国和国外进行关联研究?比如说我们今年就发现,中国传媒产业第一次突破2万亿的规模。这种统计方法在我们中国过去,比如说有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方法。在15年前他只有新闻事业统计的方法,后来有了文化产业的统计,而在国际上既没有新闻事业的统计方法,也没有文化产业的比较一致的统计方法。

  我们参考的是国外统计娱乐传媒业的统计方法,所以我们统计传媒产业的方法,是和国际比较接轨的。这是我们所有蓝皮书课题组的专家学者们,经过认真长期的讨论,选定的研究方法。

  另外一方面,我们可以通过这样的一些分析,看到我们的传媒政策和国家的传媒产业布局和结构,我们会有一些政策性的建议,也会给传媒产业提供一些市场和发展的参考。

  一个是描述现状,一个是预测和描绘趋势。

  网易新闻:《传媒蓝皮书2019》中提到,传媒产业发展进入大众自媒体传播时代。这里的“大众自媒体传播时代”是一个怎样的概念?

  崔保国:我们一直在思考和探索,我们的传媒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我们怎么来描述今天的传播和传媒的特征呢?

  过去在20世纪,主要指导传媒的理论,我们总结它的特征叫做大众传媒时代,或者叫大众传播时代。但是21世纪我们叫它新媒体传播时代不够准确,因为媒体总是在更新,总是在变化,而叫它网络媒体时代也太笼统。

  那么,如果说在理论上或者在特征上,给它一个把握的话,我觉得用“大众自媒体传播时代”是一个相对比较精确的特征描述。这个我也是借鉴美国信息社会和传播学研究大师Manuel Castells的观点。

  他上次到清华大学来讲课,我和他讨论过。咱们都说现在叫自媒体时代,但是它也不光是自媒体的时代,自媒体虽然非常流行,但是年轻人用自媒体,年长的人可能更多地用的是大众媒体。另外一个我们发现的是,所有的媒体里边起最重要作用的是平台化的媒体,像微信、微博、Twitter、Facebook都是平台化的。

  所以我们把这样的一个时代称为“大众自媒体时代”,就是有大众媒体的传播,自媒体也在传播,大众媒体和自媒体还在交叉传播,但是也都通过平台化的媒体进行传播。

  网易新闻:您是如何解读“数字经济、网络空间、5G、人工智能的背景下,传媒产业将迎来新的风口期”的?

  崔保国:首先,我们现在身处一个全球共同认可的互联网时代,在经济背景上来讲叫数字经济的背景。在G20国际峰会上、在杭州峰会和大阪峰会上,世界上这些主要的大国都对数字经济的发展非常重视,而且都出台了宣言、倡议和文件。所以,数字经济的发展可能会是未来传媒产业发展的最重要产业背景和经济背景。

  第二个就是网络空间,这是近些年来国际上比较惯用的一个词。网络空间不同于我们说的互联网发展,它不仅仅是互联网,而是把网络、通讯、内容,还有人们使用传媒的大数据、消费的大数据都融合在一起,这样一个全球的网络体系才是网络空间。所以它实际上已经超出了我们过去传媒的范围,而且还融入到生活里边,变成我们的生活方式,变成我们整个的社会的体系。

  更具体的是5G。5G的到来会改变我们现在得传媒使用习惯,也会改变我们传播的内容,所以5G的到来也会给传媒带来一次非常大的变化。就像我们过去,我们年纪大一点的人还在读报纸,但是年轻人不怎么看电视,再年轻一点的用的是微信微博。你问外国的年轻人,他们可能Facebook还用,但用Twitter的不多了,特朗普用Twitter,年轻人不用Twitter了 ,他们有更新的东西。

  另外人工智能、大数据和机器人写作,还有很多例如自动驾驶等等,它们渗透到我们的生活,可能会给我们下一次的互联网产业发展和传媒产业发展,带来一个飞跃性的变化。这种变化当中有无数的商机,赶上这个风口的话,可能会发展非常快。赶不上这个风口的话,可能就会错过这个窗口期。

  网易新闻:对《传媒蓝皮书》的未来有什么规划?

  崔保国:我们今天也面临着要转型,要有新方法、新手段和新的分析框架,来分析今天的传媒。这是对我们的一个挑战,也是一个难题。

  今年的传媒蓝皮书,我们就是清华大学牵头,和各个大学的一些传媒产业、传媒经济研究的专家共同来做,但是我们最重要的是,联合了国内最著名的两家传媒智库,一个是央视市场研究公司,一个是中国广视索福瑞媒介研究,我们几个单位合在一起以后,就在数据上有了强有力的支撑。

  但是我们缺乏对视频市场,对互联网市场的某些调查。我们有收视率、各种报纸的阅读率、人们的收视习惯的调查,也有关于网络使用习惯的调查,但是没有短视频的这种调查,以及它的粉丝量、流量,还有一些新的指标,这些方面对我们来说是新课题。把这些新的流量也好,粉丝量也好,网红的一些数据也好,怎么和过去的收视率也好,读报阅读率也好,怎么把它对应起来又可以换算,可以看到它影响的效果,还有它影响什么样的人群。

  包括我们今后传媒产业的研究,怎么和世界关联起来。整个现在的传媒也好,互联网也好,网络空间也好,都是全球一体化,我们怎么能用全球视野和世界眼光,用新的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这样的一种分析方法来分析全球媒体的发展。包括我们中国到国外的传播,我们的媒体向海外的发展,这些都是我们的新课题,我们现在也立志从这个方面进行转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