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入口|手机版|APP|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皮书网! 登录|注册|

最新资讯

媒体聚焦

【2020版《拉美黄皮书》】中国社会科学网: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发展报告:2020拉美皮书聚焦地区发展新形势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本网转载   发布时间:2021-01-25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 (记者闫勇)2020年12月2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和社科文献出版社在京共同发布了《拉美黄皮书: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发展报告(2019~2020)》(以下简称,“拉美皮书”),并举行了有关当前拉美形势分析的研讨会。

  拉美皮书系统分析了2019~2020年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经济增长、政治生态、社会环境和国际关系形势的变化,总结和思考主要拉美国家发展中出现的新问题、新趋势,并在此基础上梳理中拉合作取得的进展及面临的新挑战。

  2019年,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经济表现低迷,经济发展不确定性增加。地区政治格局整体呈现“左”“右”互有进退之势,但右翼掌握了地区政治的主导权。拉美的各项社会指标进一步恶化,社会发展面临倒退风险,社会不稳定因素增加。厄瓜多尔、智利、哥伦比亚、玻利维亚等国爆发了大规模抗议活动。尤其是南美地区地缘政治格局呈现分化重组之势,美国对拉美事务的介入持续加大。中拉关系在变局中企稳,中拉贸易出现新的国别差异性特征,经贸合作多样性凸显。

  拉美皮书指出,2020年拉美国家的政治、经济、社会与国际关系形势仍将带有显著的脆弱性和不确定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对拉美政治、经济、社会及国家关系带来了全方位的冲击,国家治理的脆弱性凸显。

  研讨会上,拉美皮书主要撰稿人系统总结了2019年以来拉美形势变化的主要特点及其根源,重点梳理了2020年拉美形势的新变化新趋势。

  新冠肺炎疫情改变了拉美政治生态。疫情延缓了选举等政治议程,但选举和公民投票依然是拉美国家解决和化解政治社会冲突的安全阀。街头政治有所退潮,但仍然暗流涌动。受疫情影响,玻利维亚两度推迟大选,智利推迟修宪公投,多米尼加推迟总统和议会选举,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墨西哥、海地、秘鲁、乌拉圭等国家也推迟了相关选举。2020年六个加勒比国家和玻利维亚进行了全国选举,委内瑞拉进行了议会选举。

  政府和民众对隔离等抗疫措施态度不同,政府威权主义倾向加剧,政府与社会之间的关系趋于紧张。疫情期间的隔离措施有效地限制了大规模和平示威,但局部的抗议活动仍在继续。疫情限制了民众推动集体解决政治诉求的手段,街头抗议在疫情背景下退潮,但并没有绝迹,并逐渐演变为以经济援助或医疗用品为中心的抗议,而且大多数抗议活动具有局部的特征。同时,疫情也给拉美国家政府加强管控的机会,甚至实行宵禁和戒严等强制措施,从而加剧了国家和社会之间的紧张关系。2020年,尼加拉瓜、危地马拉、巴西、洪都拉斯、智利、墨西哥、巴拉圭和乌拉圭等国都存在政治动荡的重大风险。当然,拉美也有为数不多的国家,如乌拉圭和哥斯达黎加,政府领导人以效率和透明度应对疫病大流行,增强了公众对政府的信任。

  疫情冲击下拉美经济遭遇百年衰退危机。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加剧了本已处于经济下行周期的拉美国家所面临的风险:经济大幅衰退,通胀率下降,经常账户和财政账户仍然保持“双赤字”状态,失业率依然高企,债务风险积累。拉美经济将创造1900年有记录以来最严重的衰退程度,同时拉美地区也是新兴经济体遭受冲击最严重的地区。

  拉美各国因经济结构不同导致遭受外部冲击的程度差异显著,宏观经济政策的操作空间受到约束。疫情通过实体经济、金融市场、大宗商品和侨汇四个渠道影响拉美经济。就业密集度较高的服务业首当其冲,进而波及其他产业;美股大幅下跌会导致全球资金回流美国,增加了拉美国家货币贬值的压力;初级产品价格下跌使拉美国家的贸易条件恶化,特别是削弱了能源资源出口依赖型拉美国家的财政收入;侨汇一直是中美洲和加勒比国家稳定的外部资金来源,但2020年表现分化。拉美经济结构的脆弱性放大了疫情冲击的程度。初级产品专业化、去工业化和经济非正规化增加了面对外部冲击的脆弱性;参与世界经济的方式单一,出口以初级产品为主,受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影响很大。

  在疫情冲击下,拉美地区的社会发展出现严重倒退,各项社会指标急剧恶化,社会不公进一步凸显,民众不满情绪积聚。贫困率和绝对贫困率都出现较大幅度增加,这意味着拉美地区在最近15年中取得的减贫成果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全部丧失;经济活动的停滞直接对就业市场产生了严重冲击,特别是劳动密集型行业受影响最大,其表现是劳动参与率和就业率下降、失业率上升;社会不公进一步凸显,弱势群体脆弱性增强,疫情放大了教育、医疗、基础设施、信息通信技术、社会保障等方面存在的社会不公,以非正规就业、人口老龄化、社会不平等为特征的社会脆弱性加剧了外部冲击的程度;抗疫措施效果欠佳,医疗卫生系统难以承受疫情暴发带来的巨大压力。

  疫情成为影响拉美对外关系的最大变量。区域大国未能领导和协调应对危机,区域治理的脆弱性凸显。区域大国严重缺位,在博索纳罗“巴西优先”的政策下,在调解区域合作中经常发挥建设性作用的巴西已经丧失了领导区域合作的能力,墨西哥外交政策内向化趋势明显,阿根廷因自身债务问题无暇他顾。区域治理陷入困境。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拉美国家没有出现区域性的应对政策,在卫生、边境、贸易、移民等方面未能出现有效的政策合作与协调。拉美区域及次区域组织的脆弱性表露无遗,表现为国家制度薄弱、缺乏共同的利益和价值观以及对外部支持的依赖,如对疫情援助和疫苗研发的依赖。

  中拉关系面临考验,经贸合作仍是压舱石。美国加大在拉美地区对华竞争和打压态势下,中拉关系能够企稳,经贸合作所发挥的作用至关重要。数字经济与新基建是未来中拉经贸合作的新突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