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入口|手机版|APP|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繁體版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皮书网! 登录|注册|

最新资讯

新闻动态

报告精读 | 澳大利亚蓝皮书:澳大利亚发展报告(2017~2018)
来源:皮书说  作者:皮书说   发布时间:2019-01-25

  近日,北京外国语大学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主办的《澳大利亚发展报告(2017~2018)》与《澳大利亚研究》第二辑发布会暨“中澳关系走向”高端论坛在京举行。

  蓝皮书指出,2017~2018年澳大利亚处于政治动荡期,党派斗争激烈,特恩布尔领导的联盟政府民意下滑并且屡遭挑战,最终导致政府更迭。但澳大利亚经济依然呈现出乐观向好的趋势,中澳经济关系稳定发展。澳大利亚在处理区域关系和大国关系上以稳健平衡为主、微调为辅。国内政治和经济将是未来澳大利亚关注的重点。

  国内政治方面,澳大利亚政治斗争不断激化、动荡不安。特恩布尔领导的自由-国家党联盟政府与反对党工党针锋相对,执政党内部的分歧更是日益凸显,最终发生“内斗”。特恩布尔的党首地位连连受到挑战,直到2018年8月24日,前国库部长莫里森赢得党首地位,成为澳大利亚第30任总理。目前,澳大利亚党派斗争已经受到大选因素的影响,国内政治接下来将以大选为导向。

  在经济层面,澳大利亚这一年的经济依然保持稳定发展,呈现出了相对乐观和强劲的发展态势。中澳贸易关系依然保持良好势头,中国依然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中国对澳投资同比开始回升,但在发达国家中率先通过关键基础设施投资的新规并设相应机构,对其他国家的辐射作用和未来两国在该领域的资本合作将带来何种影响,值得进一步关注。

  在对外关系上,澳大利亚依然处于西方价值体系的外交框架之内,并力求维持地区平衡和大国关系的平衡。澳大利亚坚守澳美同盟的立场和原则,并谋求进一步提升在南太地区和印太地区的地位。中澳关系出现的摩擦与波动,随着特恩布尔政府的政策调整和其后莫里森政府的努力而逐渐呈现出改善的趋势。未来一年,澳大利亚将着眼于国内大选,在处理外交关系上将力求稳健,中澳关系将得到缓和。

  本书系统呈现了2017~2018年澳大利亚在内政外交、经济社会等方面的最新情况,并对中澳关系中的热门议题作出了深入分析,对国内澳大利亚研究提供了借鉴。

大

  澳大利亚执政党内斗达到高潮

  如果说2017年澳大利亚国内政治争斗主要在执政党和在野党之间,那么2018年的政治矛盾则以执政党内部斗争最为精彩。进入2018年之后,随着支持率连续低迷,执政党内部“生变”的传言不断。8月,执政党的派别斗争公开化。特恩布尔在争取将“国家能源保障计划”(National Energy Guarantee,NEG)提交议会讨论时,遭到了来自本党的阻碍,以前党魁阿博特为首的一部分议员明确表示反对。特恩布尔领导的执政联盟仅占政府中的微弱多数,如果党内不能形成合力,提案更没有希望获得通过。特恩布尔不得不做出政治让步,放弃提案。阿博特派仍然不肯罢手,内政部长皮特·达顿(Peter Dotton)直接发动了对特恩布尔的政治挑战,要取代特恩布尔的党首地位。8月21日,特恩布尔以48∶35的投票结果保住了自由党党首和总理的位置。出人意料的是,特恩布尔继续执政不是执政党内斗的结束,而是内斗的序幕。随着达顿的辞职,政府内阁迅速分化,重要阁员陆续离开。

  自从2007年陆克文领导工党上台以来,工党和联盟党交替执政的11年期间,因为党内斗争已经各换了3位总理,平均不到2年就换一位总理。自由党此次的党争登峰造极,不仅更换了总理,还出现了多个党内派别“竞争”的局面,在澳政治中罕见至极。这不仅伤害了澳主要政党的形象,也暴露出了澳政治制度中的缺陷。政党之间力量相当,党内利益多元。党内的派别利益或者执政需要可以随时转化为权力斗争,更换政府。未来选举如果不能产生优势政府,执政党内的矛盾如何有效管控已成为澳政治中的诟病。

  澳大利亚国内经济相对稳定和强劲

  澳大利亚经济的强劲增长势头主要得益于投资和贸易的拉动。其中基础设施的投资和出口的贡献最为突出。经济的整体快速发展保证了劳动力市场的繁荣,澳大利亚的失业率从2015年开始一直保持下降趋势,2017年和2018年分别为5.6%和5.4%,低于2016年5.7%的水平,预计2019年可能降至5.3%。就业率的提高又促进了私人消费和市场的活跃。尽管通货膨胀率有所提高,在2016年1.3%的基础上,2017年和2018年分别达到了2.0%和2.1%。但因工资总体水平也有相应的提高,经济总体保持良性的互动。此外,全球经济增长对澳大利亚的资源需求提高,资源领域的投资旺盛,其他领域的投资也随之增长。政府的相关消费和基础设施投资也为经济的发展提供了支持。

  2017年,澳大利亚对外贸易大幅增长。澳大利亚统计局数据显示,澳2017年货物和服务进出口总额达到7643.94亿澳元,比2016年增长了11.1%。贸易赤字也得到扭转,全年贸易顺差额达到95.62亿澳元。2018年上半年货物和服务进出口总额为4044.98亿澳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了8.6%。

  在国际直接投资方面,澳大利亚统计局公布的2017年吸引国际投资存量为33853.19亿澳元,比2016年增长2.7%。而澳大利亚对外投资存量为24128.78亿澳元,较上年增长3.6%。2017年国际直接投资流入额为444.36亿澳元,流出额为418.3亿澳元。而到了2018年,澳国际直接投资大幅增长,但是其流出增速远大于流入增速,因此其国际直接投资呈现净流出状态。

  总之,澳大利亚2017~2018年的经济保持稳定发展,预计2019年基本会延续这种发展势头。但是传统的经济发展动力在同步下降,值得关注;另外农业因为自然条件和环境,发展不振,制造业的调整也不尽如人意。加上受到国内政治动荡的干扰,国际经济形势不确定和与中国关系走低等因素都可能成为澳经济的隐忧。2019年澳大利亚将会在国内政治稳定之后,根据国际经济的发展变化,适时调整国内的经济政策和结构。

  澳大利亚物价摆脱低迷,酒类和烟草价格同比涨幅最高

  2017年,由于酒类和烟草价格涨幅保持高位以及交通和住宅价格快速上涨,澳大利亚消费者价格指数(CPI)较上年有较大幅度提升。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数据,2017年第一季度CPI同比涨幅为2.1%,较上季度提高0.6个百分点,创2014年第四季度以来最高涨幅。其中,酒类和烟草价格同比涨幅最高,为6.1%;健康、交通和教育价格也出现较高同比涨幅,分别为3.8%、3.8%和3.3%。但通信价格大幅下降,同比下降4.8%;娱乐文化以及家具和家居用品价格也略下降,同比分别下降0.2%和0.1%。2017年第二、第三和第四季度,CPI小幅下降,涨幅总体维持在1.8%~1.9%的区间。服装鞋类价格的下降成为物价下降的主要因素。2017年第二季度同比出现下降,降幅为1.9%;第三和第四季度降幅分别扩大至3.2%和3.0%。

  进入2018年,尽管各类物价出现波动,但澳大利亚CPI的总体涨幅较为稳定。澳大利亚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前两个季度CPI分别同比上涨1.9%和2.1%,达到澳大利亚央行通胀目标的下限。其中,第一季度酒类和烟草价格仍保持较高涨幅,同比上涨7.0%;健康价格同比上涨4.2%,比上季度同比涨幅提高0.2个百分点;住宅和交通价格略有下降,同比涨幅分别为3.3%和2.9%;服装鞋类和通信价格继续保持下降态势,同比分别下降3.5%和3.4%。第二季度酒类和烟草价格仍是CPI上涨的主要支撑,同比涨幅较上季度提高0.8个百分点至7.8%,涨幅创2011年第三季度以来的最高水平;通信价格同比降幅较上季度扩大0.8个百分点至4.2%;服装鞋类价格虽然同比仍然下降,但降幅较上季度收窄1.5个百分点至2.0%。

  在生产者价格指数(PPI)方面,2017年以来总体保持上升态势,尤其是初级产品和中间产品价格增长较快。澳大利亚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第一季度初级产品价格同比上涨2.1%,较上季度提高1.2个百分点;中间产品价格同比上涨2.2%,较上季度提高1.2个百分点;最终产品价格同比上涨1.3%,较上季度提高0.6个百分点。至2018年第二季度,初级产品价格同比涨幅达4.4%,创2012年第一季度以来的最高水平;中间产品价格同比涨幅升至4.1%,同样创2012年第一季度以来的最高水平;最终产品价格同比上涨1.5%。

  总体来说,目前澳大利亚的物价水平已摆脱2014年底以来的相对低迷的上涨水平,这预示着澳大利亚加息概率的提升。根据2018年9月18日澳大利亚央行公布的9月货币政策会议纪要,如果经济形势按预期发展,下一步将会采取加息措施。

  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

  近年来,中澳经贸关系发展迅速,并成为两国关系发展的重要支撑。尽管2017年下半年以来,中澳关系因澳方责难出现波折,但两国贸易往来仍保持了良好发展势头。截至2018年上半年,中国作为澳大利亚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地位未发生改变。IMF根据澳大利亚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中澳货物贸易总额为1287.96亿美元,较上年增长22.0%。其中,对华出口额为766.87亿美元,较上年增长31.4%;自华进口额为521.09亿美元,较上年增长10.5%。同期,澳对华贸易顺差为245.78亿美元,较上年增长119.0%。2018年上半年,中澳货物贸易总额为694.39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4.0%。其中,对华出口额为422.47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3.2%;自华进口额为271.92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5.3%。同期,澳对华贸易顺差为150.5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9.7%。IMF根据中国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中澳货物贸易总额为1345.09亿美元,较上年增长24.3%,其中自澳大利亚进口额为928.08亿美元,较上年增长32.3%;2018年上半年中澳货物贸易总额为739.30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2.6%,其中自澳大利亚进口额为521.69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1.0%。

  近年来,中国对澳直接投资屡创新高,澳大利亚已成为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第二大目的国。根据毕马威和悉尼大学商学院共同发布的报告,2017年中国对澳直接投资额为133亿澳元(约合103亿美元),较上年下降11%(按美元计算)。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总体呈现以下三个特点。一是尽管中国监管措施加强以及澳大利亚对外资加大审查力度导致投资总额出现下滑,但对矿业投资开始增长、商业房地产投资持续增长以及医疗领域的投资出现激增。二是尽管国有企业投资额出现2014年以来的首次下降,但中国的私营企业在澳投资保持增长。三是从投资目的地来看,流向较为集中。2017年,42%的中国投资流向新南威尔士州,36%的投资流向维多利亚州,14%的投资流向西澳州。

  矿物资源和农产品依然是澳大利亚主要的出口商品

  2017年澳大利亚出口中,货物出口达到3019亿澳元,占总出口的78%,其中,农产品出口483亿澳元,同比增长13.7%,占总货物出口额的16%。非农产品出口达到2349亿澳元,占总货物出口额的77.8%,其中矿物和燃料出口达到1777亿澳元,同比增长26.6%;制造业出口仅增长2.9%;服务出口占比22%,同比增长8.8%,以旅游业为主,旅游出口额同比增长9.3%。在总出口中,出口额排名前5位的分别是铁矿石和精矿、煤炭、与教育相关的旅游服务、天然气以及与教育无关的私人旅游服务,并且出口额都达到百亿澳元,其中增长迅速的为天然气、蔬菜、煤炭、铝矿石和精炼铝、小麦,同比增长均超过20%。

  而在进口中,货物进口额达到2881亿澳元,占总进口额的76%,同比增长7.9%,其中以中间品和其他商品、消费品和资本货物为主;服务进口占比24%,仍以旅游和交通运输为主,其中旅游服务进口同比增长7.7%。在总进口中,排名前5位的分别为与教育无关的私人旅游服务、乘用车、精炼石油、船、电信设备及零件。

  由此可以看出,得益于澳大利亚丰富的矿藏和发达的农业,澳大利亚的矿物资源和农产品仍是其货物出口的主力军,而进口则以中间品和消费品为主,并且旅游服务无论是进口还是出口在服务贸易中占比都非常大。所以,澳大利亚在贸易中几乎处于全球生产价值链的上游,以原材料出口为主,具有相当一部分的原材料定价权,而中间品和消费品则以进口的方式获得,反映其国内制造业不发达,只能通过进口满足国内生产以及居民的消费需求。

  澳大利亚连续三年位居我国第一大液化天然气进口来源国

  从2015年开始,澳大利亚对华液化天然气出口屡创新高,主要得益于中国的能源转型政策。近年来,中国发展清洁能源的速度不断加快,强化了中国对天然气的进口。首先,中国国内空气污染已经到了不可持续的阶段,特别是人民大众在环境保护上的意识觉醒,使得大气污染不仅仅是社会问题,在某种程度上成了政治问题。其次,中央治污决心对地方形成强大压力,一系列新规章制度把绿色GDP、单位GDP能耗作为考核标准,促使地方政府在发展经济的过程中通过能源替代保护环境。最后,中国政府在2015年巴黎气候大会上做出减排承诺,到203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0%左右。中国经济仍处在中高速的发展阶段,需要大量的能源予以支撑,要完成减排目标只能依靠加大新能源、清洁能源的使用比例。来自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统计报告显示,使用天然气取代煤炭,二氧化碳排放量将减少44%,二氧化氮排放量将减少80%,二氧化硫排放量则将减少99%,因而煤改气所带来的环境改善是极为显著的。因此,中国近年来在全国范围内、相当比例的工业生产中开始了以煤改气为主的能源转型进程,这一进程迅速扩大了全社会对天然气的需求。

  液化天然气最初只是作为管道天然气的补充发挥稳定价格、满足弹性需求和特定需求的功能,但是随着中国能源转型的加速,液化天然气已经成为进口天然气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7年,中国总共进口920亿立方米天然气,其中57.2%为液化天然气,超越韩国成为全球第二大液化天然气进口国,来自澳大利亚的液化天然气占到中国天然气总进口的25.8%,澳大利亚连续三年位居我国第一大液化天然气进口来源国。,2016年澳大利亚对华出口液化天然气157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18.1%,2017年对华出口237亿立方米,同比增长51%。由于日本、韩国天然气进口日趋饱和,按照国际能源署的预测,到2023年中国天然气进口量将增加两倍,达到1710亿立方米。

  中澳农业领域合作具有天然的互补性

  澳大利亚丰富的农业资源、先进的农业科学技术及管理方式大大地吸引了中国投资者的兴趣。首先,澳大利亚生态环境优良,自然资源丰富,有着广阔的可耕地和畜牧场。作为全球重要的农业生产国,澳大利亚的优势农产品主要集中在牛羊肉、海鲜、小麦、大麦、糖、乳制品、油菜、豆类、各类水果、蔬菜、葡萄酒以及其他加工农产品等。在中国市场上,澳大利亚出产的农产品一直以绿色、清洁、安全、健康的形象享有极好的口碑。因此,澳大利亚农业产业本身的优势决定其成为中国境外农业投资的首选地之一。其次,在农业科学技术方面,澳大利亚雄厚的研发能力使其在许多相关领域都凸显优势。例如,其“可持续发展农业、动植物基因资源、动物疾病卫生、植物生物技术、农业加工、环境修复,以及农业遥感”等技术均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农业科技的研发与应用有效地保障了农业生产的顺利进行。再次,澳大利亚先进的农业管理方式也令中国投资者信心倍增。在生产方面,澳大利亚重视食品安全与生物安全,政府要求农场采取严格的管理措施以确保农产品的质量。相关部门也积极推广农业服务,为广大农民提供有效的农业生产培训等。在供应运输方面,澳大利亚拥有高效的农业供应链以保证农产品可靠、安全并及时地运送到目的地。除上述优势以外,澳大利亚与中国相反的南半球季节使得两国农产品有效互补;地理位置上靠近中国的区位特点也很大程度上吸引了中国投资者的兴趣;澳大利亚健全的法律体系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投资风险,为中国投资者提供了有力的制度保障。综上所述,澳大利亚整体农业投资环境优良,是吸引中国投资者的一个关键因素。

  中澳在农业领域的合作属于强强联手,两国汇集了影响农业生产的最关键因素,包括资本、土地、其他农业资源、先进农业技术和农业管理优势、完善的法律保障等。这一战略性合作是双方互惠互利的必然选择,一方面满足中国市场对农产品“质”和“量”两方面的需求,另一方面也有利于促进澳农业经济的繁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