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入口|手机版|APP|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繁體版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皮书网! 登录|注册|

最新资讯

新闻动态

报告精读 | 非洲黄皮书:非洲发展报告(2018~2019)
来源:皮书说  作者:皮书说   发布时间:2019-09-25

  2019年9月24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中国非洲研究院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举办的《非洲黄皮书:非洲发展报告(2018~2019)》发布会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中国非洲研究院召开。

非洲形势、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成果落实及中非关系展望

  黄皮书指出,2018年以来,非洲总体保持和平稳定局面,延续较好发展态势,“求和平、谋发展”成为非洲国家普遍共识。联合自强和一体化进程取得重要进展,非洲大陆自贸区正式启动。非洲国际地位和影响持续提升,主要大国更加重视非洲,竞相加大对非投入。

  黄皮书指出,2018年9月,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成功召开。习近平主席在峰会上提出构建“责任共担、合作共赢、幸福共享、文化共兴、安全共筑、和谐共生”的中非命运共同体,将中非共建“一带一路”同非盟《2063年议程》、非洲各国发展战略深入对接,推出以实施“八大行动”为核心的上百项全面深化中非合作的新举措。峰会开启了中非携手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的新时代,树立起中非团结合作、共同发展新的历史丰碑。峰会结束后,中非双方立即投入到各项后续行动落实工作中,进展顺利。随着峰会积极效应持续释放,中非关系呈现强劲的发展势头。一是中非战略互信迈上新高度。从峰会结束到今年5月,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访问20多个非洲国家和非盟总部,11位非洲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来华访问或参会,中非政府、政党、议会和军队交往更加密切。中非领导人“走亲访友”式的高频互访为中非关系发展夯实了政治基础。二是中非务实合作焕发新光彩。在“八大行动”带动下,中非贸易、投融资等传统领域合作克服世界经济下行压力,继续保持良好发展势头,电子商务、海洋经济、航空航天等新兴领域合作方兴未艾。中非合作正逐步形成多层次、宽领域、全覆盖的立体格局,朝着高质量和可持续发展目标迈进。三是中非共同发展装上“一带一路”新引擎。截至今年5月,中国已同40个非洲国家及非盟委员会签署“一带一路”合作协议,非洲成为签署“带一路”协议国家数量最多的大陆,也是参与意愿最积极、最坚定的方向之一。中非共建“一带一路”实现早期收获,一批重大项目为当地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四是中非人文交流呈现新气象。近年来,中非人文交流日趋活跃,人民情感纽带日益紧密。峰会后,中国非洲研究院正式成立,中非联合研究交流计划增强版全面启动,“中非友谊”中国政府奖学金正在积极落实。五是中非和安合作注入新动力。中方决定设立中非和平安全合作基金,加大支持非洲常备军、萨赫勒五国联合部队等建设,中非实施和平安全行动对话会成功举行。六是中非团结协作作出新贡献。中非领导人在论坛北京峰会上旗帜鲜明地发出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体制的强有力声音,共同维护了发展中国家的整体利益,为充满不确定不稳定因素的国际形势注入了强大的正能量。中非在国际事务中协调配合,共同维护发展中国家利益的决心更加强烈。

  当前,中非关系互信深厚,基础牢固,底气更足,处于难得的战略机遇期。论坛北京峰会积极效应持续释放,推动中非合作提质增效、转型升级,非洲国家深化对华合作的愿望更趋追切。中国发展成就举世瞩目,非洲国家“向东看”势头进一步增强。同时也要看到,大国在非竞争愈加激烈,给中非合作带来了更多困难和压力。个别域外势力始终以冷战思维看待中非合作,不断进行抹黑、干扰,中非合作面临的外部风险增多。

  新时代中非关系已站在新的历史起点。我们将以习近平外交思想为指引,继续秉持真实亲诚理念和正确义利观,全面落实“八大行动”等峰会成果,推动中非共建“一带一路”向高质量发展,进一步提升中非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水平,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

在战略调整与深化合作中发展的大国对非洲关系

  黄皮书指出,2018年,主要大国与非洲关系总体上呈现出战略调整与深化合作两个基本特征。作为最大的发达国家和对非合作的主要国家之一,美国对非洲战略经历了重大调整,其对非合作将在“美国优先”的原则下推进,但非洲利益是否能够得到维护将存较大疑问。形成对比的是,欧盟及法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对非合作进一步推进,其对非政策及合作平台显示了较强的延续性。金砖国家对非合作继续扩大深化。2018年非洲国际关系最为突出的事件当属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峰会显示了中非合作的美好前景和深厚基础,为南南合作提供了范例。

  2018年美国对非外交有两大举措值得关注:一是当年10月美国国会通过《更好利用推动发展的投资》(BUILD,俗称“建设法案”)法案;二是12月推出美国对非洲新战略。当年美国对非洲外交突出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在“美国优先”理念下,美国对非政策较之以往更具有选择性。其中,非洲之角地区成为美国插手的重点地区,特别是推动了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的和平和解进程。二是中国因素成为美国对非新战略和对非政策的重要考量。无论是特朗普本人,还是其他美国高官,在其访非或是提及美非关系时,多数情况下都会提到中国在非洲的存在及其对美国利益构成的挑战。三是美非经贸关系继续推进。总体看,与奥巴马政府时期的美非关系相比,特朗普政府治下的美非关系处于相对保守、收缩的状态。从根本上讲,这种情况与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的外交理念有直接关系。

  2018年,欧盟与非洲关系在非盟-欧盟伙伴关系的框架下继续深化发展。当年欧盟在贸易投资、教育、和平与安全、政府治理以及移民等各领域对非合作都取得积极成果。欧盟已成为非洲安全问题的重要对话合作伙伴,也是对非发展援助、经贸及文化教育等民生领域合作的重要一方。

  作为在非洲有传统影响力的大国,2018年法国对非外交突出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重视非洲、特别是法语非洲国家的安全和反恐问题,将反恐安全置于解决移民问题的背景下考虑;二是继续发展与非洲联盟的关系,继续保持非洲对于法国大国地位的基础性作用;三是继续保持法国在非洲的军事存在。保持在非洲的军事硬实力是法国长期影响非洲的坚实基础。

  日本对非关系继续在合作中推进。通过“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TICAD),日本逐步将对非合作推向战略层面,意图使日非合作平台成为日本实现政治大国目标的工具。日本在对非合作中同样强调帮助非洲国家的联通建设,但突出有对抗中国意味的“高质量基础设施”建设。在战略层面,日本意图将非洲纳入其“印太地区合作”框架内,并继续将联合国及安理会改革及所谓“海洋秩序”话题与其对非合作相联系。2019年8月召开的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突出“技术与创新”主题,日本政府和非洲发展银行宣布为非洲提供3000亿日元(约合28亿美元)的援助资金。日本对非合作在规模上越来越呈现出战略性。

  2018年7月,主题为“金砖国家在非洲: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共谋包容增长和共同繁荣”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次会晤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自南非于2010年加入金砖机制以来,金砖合作机制已成为引领非洲国家进入新的国际合作平台的重要途径之一。基于国际政治经济环境的新变化,在南非召开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次会晤明确提出“加强多边主义,推进全球治理改革”的政策方向,并启动面向未来的“金砖国家新工业革命伙伴关系”。同时,以“金砖+”为平台,金砖机制将进一步拓展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合作伙伴关系。从本次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及其成果看,金砖国家与非洲国家的合作在领域和范围上进一步深化。

  2018年9月,主题为“合作共赢,携手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在北京召开,会后发表了《关于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的北京宣言》和《中非合作论坛—北京行动计划(2019-2021年)》两个重要文件,提出未来三年及今后一段时间中非合作的“八大行动”,中国政府宣布非洲国家提供600美元资金用于帮助非洲发展。

  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是中非关系在新的国际环境下进一步深化发展的表现:一是在发展战略目标上进一步对接。中非双方一致认同并同意共同建设中非命运共同体,其具体途径和目标是通过一带一路与非盟《2063年议程》及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对接,实现中非双方的共同发展。二是推出对非经贸合作的“五个方面”和“八大行动”。五个方面包括:创新对非经贸合作机制;加强经贸合作区建设;鼓励企业扩大对非投资;促进中非贸易发展;开展自贸合作。这些内容是指导至少今后三年对非合作新的框架思路;“八大行动”是2015年《十大合作计划》的进一步延伸和升级,除了支持非洲工业化,还将在绿色发展、自贸区建设、升级经贸合作区等多领域落实相关支持措施。此外,人文交流领域提出成立“中国非洲研究院”的重大举措,中国非洲研究院的成立有利于弥补中非关系在文化教育、学术及智库交流等“软领域”的发展,有利于中非关系的可持续深化发展。

  中非合作论坛2018年北京峰会最为突出的特点,是将中非合作提升至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战略高度,同时将一带一路建设全面纳入中非合作,从而形成以共建中非命运共同体为战略框架,以中非合作论坛和一带一路为合作平台、内容与形式相统一的合作架构。从战略目标看,2018年北京峰会以及共建中非命运共同体和一带一路倡议下的中非合作,在近期是为应对大国单边主义和霸凌主义抬头,远期则是实现中非及至全球共同发展的战略合作框架。

  总体上,2018年主要大国与非洲关系呈现出既有战略调整,亦有深化发展的趋势。欧盟、法国、日本以及包括中国在内的金砖国家等主要大国对非合作总体呈现深化发展趋势。

  展望未来3—5年的大国与非洲合作,总的趋势是大国越来越重视非洲,非洲国家选择发展伙伴的范围也越来越广。鉴于美国特朗普政府对非政策过于强调美国利益,如果没有特定因素变化,预计特朗普总统任期内美国对非合作不会有太多亮点,非洲国家难以从美非关系获取实际好处;欧盟曾经并且继续成长为对非合作的重要一方,其对非合作力度和在非洲影响力将进一步提升;法国、日本以及英国等发达国家对非合作将不断推进;以中国和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国家对非合作将进一步加强。

趋势与原因:非洲族群冲突的新透视

  黄皮书指出,族群冲突与非洲民族国家建构相伴生,到1990年代中期为止,呈愈演愈烈之势,其冲突的规模、量级和次数等在全世界无出其右;1990年代之后,族群冲突虽有下降,但也出现诸多新特征和新趋势,让非洲各国疲于应付。进入新世纪后非洲族群冲突的新特点与新趋势主要表现在:

  第一,武装冲突的死亡率正在下降。第二,非洲的冲突及参与冲突的行动者越来越呈“碎片化”,特别是族群、宗教以及政治派系的数量正在增加。第三,一些武装冲突具有强大的跨国性,武装分子能轻松跨越边境。第四,与选举直接相关的冲突充分释放,大部分非洲国家都经历过选举暴力。第五,在争夺诸如土地和水源等民生资源方面的局部暴力,其中包括常见的农牧民族群冲突也在增加,相关冲突基本覆盖了非洲所有国家的乡村地区。第六,族群与宗教冲突合流现象突出。

  从理论上看,有几种结构性驱动因素有助于解释非洲为何会频发族群冲突,这些因素常常相互影响和相互作用,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非洲未来的和平与稳定:第一,高度贫困。从统计概率上来说,非洲的较贫困国家比富裕国家更容易引发国内武装冲突,因而贫穷国家承受更大的冲突风险。第二,民主化。民主化导致乱象丛生,其中一个重要的后果是与成熟的民主国家相比,非洲国家往往出现选举输家不接受选举结果的情况,轻则质疑选举获胜方在选举中舞弊甚至操纵选举,重则引发选后冲突甚至内战。第三,政权类型的相关性。大多数非洲国家都是混杂政体类型,在政治术语上称为“中间政体”,这种政体较之专制政体更不稳定,尽管后者的稳定性又显然远无法与成熟的民主政体相提并论。第四,青年人口膨胀。青年人口的膨胀是冲突和高犯罪率的重要诱因,特别是在贫穷国家,青年人缺乏教育、培训和就业机会,政治的发言权和参与率非常低,极易卷入暴力冲突事件或犯罪活动。第五,邻国冲突的外溢效应。当国家处于一个充满冲突的区域,容易受到冲突外溢的影响,这一现象大湖地区特别显著。

  总的来说,赋以“族群名义”爆发的冲突,是现代多族群国家普遍存在的一种政治现象。尤其在后殖民多族群国家,其权力和资源分配大都缺乏成熟公民社会“公平与正义”的现实基础,依赖盘根错节的本土传统社会结构与网络。于是族群作为特殊的“文化与政治”单位,被组织和动员起来争夺与维护“共有”资源。这种基于利益的族际互动,一旦诉诸于政治权力,就表现为族群政治的形态,这一形态下的族群冲突往往带有极大的暴力性和危害性。而且只要国家或某个族群控制大量资源,就会持续面临族群政治的威胁。又或者,只要族群之间在关联和血统上有足够的区隔性,猜疑、恐惧、敌意与暴力便很难避免。

非洲

  精彩目录

  Ⅰ 主报告

  1 全面落实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成果,开辟中非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美好未来

  Ⅱ 分报告

  2 非洲政治安全形势的新发展与新挑战

  3 非洲经济可持续增长面临不确定性风险

  4 主要大国与非洲关系:战略调整与深化合作

  Ⅲ 专题报告:非洲民族关系与宗教信仰

  5 非洲传统宗教蕴含的价值观念和影响力

  6 非洲伊斯兰教的内涵、影响及演化趋势

  7 非洲基督教现状及其对非洲社会的影响

  8 非洲族群冲突的新特点、新趋势及驱动因素

  9 恩德贝莱地方民族主义对津巴布韦政治发展的影响

  10 发展模式与族际关系——基于南非和卢旺达的比较研究

  Ⅳ 国别动态

  11 尼日利亚:国家治理挑战艰巨,国际战略地位上升

  12 喀麦隆的英语区危机溯源及问题思考

  13 刚果(金)迟来的大选及未来政局走向

  14 安哥拉政治经济在改革中艰难前行

  15 南非如何走出治理困局再现发展活力

  Ⅴ 市场走向

  16 非洲对外贸易

  17 国际对非洲投资

  18 国际对非洲援助

  Ⅵ 文献资料

  19 2018年国内非洲研究述评

  20 2018年非洲国家主要经济指标

  21 2018年非洲地区大事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