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入口|手机版|APP|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繁體版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皮书网! 登录|注册|

最新资讯

新闻动态

报告精读 | 中东黄皮书:中东发展报告No.21(2018~2019)
来源:皮书说  作者:皮书说   发布时间:2019-09-25

  2019年9月2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在京发布了《中东黄皮书:中东发展报告No.21(2018~2019)》。

中东地区正进入“海湾时刻”

  黄皮书指出,当前,中东地区正进入“海湾时刻”。一方面是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海湾国家正致力于一场内政外交的革命,海湾国家正积极扮演地区新领袖的角色并力图重塑中东秩序。另一方面,海湾地区局势持续紧张,以伊朗核问题再起为核心,地区安全问题日益突出,海湾走向战争还是和平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焦点。海湾长期作为地区稳定的“绿洲”正面临被打破的局面:地区国家内政爆发危机的风险、伊朗核问题引发地区冲突的风险、也门战争的外溢、军备竞赛加剧、海合会国家内部的分裂、极端主义和教派主义的撕裂、具有强烈利己主义趋向的特朗普政府对海湾及中东政策、权力真空的出现以及随之而来的剧烈地缘政治竞争,这一系列因素给海湾的安全蒙上阴影。伊朗问题是关系海湾安全与发展的中心问题,并已取代叙利亚问题成为地区的新焦点。美国对伊朗“极限施压”政策以及伊沙关系的持续恶化对地区安全构成严重负面影响。虽然伊朗与美国、沙特和以色列三国之间爆发战争的可能性不大,但这一风险不能排除。而这也将给地区发展、航道安全、国际石油稳定供应等带来一系列尖锐挑战。当前形势迫切各方保持克制,加强对话,通过谈判解决地区冲突。同时,随着海湾地区旧有安全秩序和力量平衡被打破,应考虑将建立新的地区安全机制提上议事日程。

中东政治仍处在2010年以来“中东大变局”长波之中

  黄皮书指出,从整体上看,现阶段中东政治变化仍处在2010年以来“中东大变局”的长波之中,即中东地区和国家正经历深刻的政治、经济、社会转型,这一过程很难在短期内结束。由此判断,现阶段中东政治发展走向和趋势是:

  第一,中东国家政治转型复杂化。当前许多中东国家政局变动或政权更迭实际上展现了转型时期的政治变迁进程,是政治矛盾和政治问题的集中爆发并尝试解决这些矛盾和问题的阶段,因此,具有长期性、曲折性和反复性。

  第二,政治安全问题尖锐化。伴随着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等威胁的上升,外部干涉、恐怖主义已经成为危及绝大多数中东国家政治安全的主要问题,如何防范政治安全问题,必将是各国从国家战略层面加以应对的首要任务。

  第三,战乱国家政治重建长期化。中东是当今世界上战乱国家最集中的区域,但是,由于内外多种力量和多重因素的掣肘,无论是阿富汗,还是叙利亚、也门、利比亚,其政治重建进程复杂、曲折而漫长,这是中东政治发展中的“独特现象”。伴随着中东政治动荡,战乱国家很可能演变为中东地区新的动荡和纷争的策源地,加重了解决中东政治问题的难度。

  第四,大国干预和地缘政治竞争对中东国家政权影响持久化。“外部性”是中东国际关系的基本特征,它在一定程度上转化为对中东国家政治发展道路、政权形态以及政治力量格局的干扰和影响。无论是美国曾经发动的“民主改造中东”,还是新干涉主义,其目标仍然是在中东地区推进“美国化”——美国利益最大化,并以此整合中东盟国力量,策动地缘政治竞争,这些将长期损害中东各国的政治转型及其选择。

  实际上,在经历了多年的动荡之后,维护政治安全,提高有效权威供给和治理能力,已成为中东政治治理的首要任务和目标。历史经验告诉人们,“在所有政治供给中,政治权威是本质性的因素。因为如果没有政治权威,政治体系就不复存在;没有足够的政治权威,政治体系也不能有效运行”。当前,中东国家纷纷将解决民生问题放在首位,维护政治安全是解决各种问题的重要前提,如何维护政治安全,如何提高政治治理能力进而解决国家发展的根本问题,这是摆在中东国家政治精英们面前的时代难题。

2019年中东安全发展趋势难言乐观

  从总体看,中东地区的安全风险持续攀升。鉴于中东当前的地缘政治格局及乱局国家战争局势,2019年中东安全发展趋势难言乐观。

  传统安全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一方面,伊核协议危若累卵,美国全面加大对海湾地区的军力部署,军事对峙已成为客观现实,擦枪走火或将引发局部冲突。同时,伊朗基于伊核协议条款,部分撤回自身关于核技术研发的承诺。尽管伊朗仍寄希望于欧洲的斡旋,但美欧在伊核协议问题上的立场相去甚远,且各自立场坚定,欧洲迄今为止采取的反制裁措施均未起到实质效果。如果伊朗最终认定自身利益难以得到保障,或有全面退出伊核协议的风险。这不仅将导致海湾地区安全风险失控,而且会诱发中东地区整体的核军备竞赛。

  另一方面,战乱国家的军事冲突仍然胶着。叙利亚阿萨德政府在2018年取得了地面战场的重大优势,未来将在俄罗斯的帮助下进一步收复失地,并争取获得更多的外部政治承认。也门胡塞武装在与沙特的对抗中处于劣势,但受“卡舒吉事件”及人道主义危机影响,国际社会要求沙特立刻停火止战的呼声很高,客观上增强了胡塞武装的信心。北非局势再度恶化,阿尔及利亚和苏丹先后爆发政治危机,且难以在短期内重回稳定。利比亚对峙派别间战火又起,其政治和解进程又一次中止,且将对非洲整体安全局势造成严重影响。埃及完成修宪,现任总统塞西将延长任期。此后,埃及境内多地爆出暴力恐怖事件或逮捕大量恐怖分子的消息,其国内安全局势堪忧。

  反恐失焦,非传统安全风险增加。美国从国家战略层面,将反恐让位于大国竞争,打击恐怖主义和防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等问题的重要性和紧迫性随之下降。2018年10月4日,美国新版《反恐战略》将伊朗单独列为“恐怖主义首要代表”,更称其为“支持恐怖主义的头号国家”,显示出其所谓“反恐战略”实为服务于对伊朗的全面遏制。此外,美俄关系交恶、美欧在伊核协议上的严重分歧,均将给世界主要大国在反恐合作与全球安全治理方面的合作带来负面影响,非传统安全风险进一步攀升。

中东黄皮书6

  精彩目录

  Ⅰ 主报告

  1 海湾新变局:机遇与挑战

  Ⅱ 分报告

  2 中东政治发展形势及其走向

  3 2018年中东地区的安全形势与趋势

  4 萨勒曼的治国新方略及影响

  5 巴以问题的新进展与和平前景

  6 2018年总统制下土耳其的政治社会前景

  7 2018年中东地区的经济形势及未来展望

  Ⅲ 专题报告

  8 大国在海湾竞争的新态势及影响

  9 2018年海湾地区的安全形势与困局

  10 《斯德哥尔摩协议》后的也门局势进展及其对海湾地区安全的影响

  11 2018年沙特伊朗战略博弈的新态势与影响

  12 美国制裁阴影下的伊朗局势走向

  13 当前印度与海湾国家关系及前景

  Ⅳ 市场走向

  14 西亚地区外国直接投资与中国对西亚直接投资新形势

  15 2018年西亚国家的对外贸易

  Ⅴ 资料文献

  16 2017~2018年国内外中东研究新进展

  17 2018年中东地区大事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