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入口|手机版|APP|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繁體版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皮书网! 登录|注册|

最新资讯

新闻动态

报告精读 | 法国蓝皮书:法国发展报告(2019)
来源:皮书说  作者:皮书说   发布时间:2019-11-05

  2019年10月18日,由北京外国语大学区域与全球治理高等研究院、法语学院教育部备案法国研究中心、中法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中国欧洲学会法国研究分会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在京发布《法国蓝皮书:法国发展报告(2019)》。

  蓝皮书回顾并评述了法国自马克龙执政后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外交等方面的状况及变化。2018年马克龙总统雄心勃勃地进行了一番改革,要给法国经济与法国社会“动大手术”。政治方面,马克龙推动法国议会通过了一些改革法案,如劳工法、财政法、青年就业法等。包括宪法改革在内的许多组织法改革也被列入马克龙政府的议事日程。经济方面,法国经济增长乏力,存在结构性问题,简单靠劳工市场的自由化并不能解决问题。外交方面,虽然打着“戴高乐—密特朗主义”的旗号,但人们观察到,马克龙的对美政策显然与萨科齐以来的政策相比没有什么变化,都是以“大西洋主义”为主导,也就是某种程度的“亲美国”政策。社会文化方面,法国也在积极筹划社会文化领域的改革,如公立大学的改革、青年就业的改革等。法国保护文化遗产的立法及实践有很多长处,但近几年有些文物古迹依然遭到破坏。民众的抗议及“文明冲突”引发的族群对立都会使历史文化古迹成为情绪发泄的对象。

  法国政治体制走向发生变化,建立第六共和国呼声高涨

  蓝皮书指出,法国BVA民调所于2018年9月26日公布了巴黎政治学院、《新观察家》杂志和法国国内综合电台所做的一项有关“法国人与第五共和国”的民意调查结果。这一调查结果显示,53%的被调查者要求对现行法国政体进行重大改革,赞同成立法兰西第六共和国(简称“第六共和国”)。正当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简称“第五共和国”)成立60周年(10月4日)前夕,法国政界和舆论界纷纷发文或发表谈话,其中某些政界人士和民间人士要求建立第六共和国。

  要求建立第六共和国的原因有第五共和国政体在发展经济和社会方面的功能减退、第五共和国存在“行政双头制”使总统和总理职责模糊不清及机构臃肿,人员庞杂,行政效率低下等弊端、第五共和国总统的权力和个人作风问题。

  第五共和国政体在发展经济和社会方面的功能减退,第五共和国政体日益暴露出来的弊端,以及第五共和国总统行使权力和个人作风引起的问题等,经常造成法国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但即便存在上述种种现象和问题,第五共和国还不存在寿终正寝的基本因素,它仍然具有相当的生命力。其中包括第五共和国经受阿尔及利亚问题的颠覆性考验、1968年“五月风暴”的颠覆性考验、两次阻击极右总统候选人当选国家元首获得成功、经受“黄背心”运动的严峻考验。此外,第五共和国政体具有一定程度的灵活性、适应性和可调控性。

  马克龙执政后对待难民态度强硬,难民政策持续缩紧

  蓝皮书指出法国是欧洲历史最悠久的移民输入国家,自19世纪工业革命以来便是一个引进移民的大国。据法国国家统计局2012年公布的数据,目前法国的移民人口约570万(包括已获得及未获得法国国籍的移民人口),占据全国总人口6500万的9%左右。2016年4月,马克龙从法国社会党退出,成立了自己的政党共和国前进党。该党宣称自己“非左非右”(法国党派一般分为左派、右派两大派别),属于“中立派”,政治上要求比较温和。马克龙在竞选期间关于移民难民的主要政治纲领是:(1)首要之重是促进合法移民的社会融入;(2)简化行政手续,提升法国吸引力,吸引更多精英人士来到法国;(3)法国在承担难民接待任务的同时,遣返申请被拒的难民;(4)加强对欧盟边界的管控,帮助提升难民来源国发展,努力从源头解决难民问题。马克龙就任后不久,总理菲利普便在2017年7月12日宣布的法国政府难民接待计划中指出,法国在2018年将为申请避难者设立4000个接待位子,2019年设立3500个位子以协助难民拥有住所。他同时表示法国政府将竭力缩短审理难民庇护申请的时限,加强对难民的语言培训,延长或增加培训时间,促进其在法国的社会融入,不过这些优待政策只针对庇护申请获得官方承认的难民。菲利普还同时强调,如果难民的庇护申请被法国政府拒绝,申请人将被马上遣送出境。菲利普的态度与政府计划表明了马克龙执政后对移民难民问题的总体政策方向:一方面,严格控制与甄别避难申请者,立刻遣返不合格者出境,收紧移民难民接待;另一方面,促进境内合法移民的社会融入,马克龙在多个场合曾公开表明自己对此坚定不移的态度。与对难民的态度分门别类不同,马克龙自上任以来对经济移民一直采取严厉立场。与因战乱而逃离祖国的难民不同,经济移民往往是因为本国贫穷落后而移民他国。马克龙曾表态,“世界上没有国家能接纳所有的经济移民”。

  法国媒体评论员阿尔贝·泽努表示:“马克龙可以相对容易地实现经济改革、社会改革,但是在移民问题上,如何回应政界和民众对于非法移民和身份认同的焦虑,将是一大严峻的考验。”在其未来的任期内,相信马克龙会加强与欧盟其他国家的边境合作,严格管控入境移民难民的人数,推动移民难民来源国的和平与经济进程,减少来自安全国家的经济移民,鼓励高层次新移民,加强法语培训并促进合法移民的社会融入。从欧洲目前整个民族情绪高涨的大背景及法国的低迷经济与社会矛盾看来,即使难民潮人数已经得到相应管控,曾经对移民难民态度温和的中间派总统马克龙也将不得不从国家利益出发,在自己的竞选纲领基础上,施行更严厉的具体法案,法国移民难民接待政策更趋强硬在所难免。

  法美关系-由“不站队”主义到“站队”主义

  蓝皮书指出法美关系,可以以2003年导致法美陷入最严重双边危机的伊拉克战争为截止点,分割为“经典戴高乐主义”和“新戴高乐主义”两个阶段。在“经典戴高乐主义”阶段,法国实质作为修正主义国,奉行“不站队主义”,主要通过挑战和制衡美国霸权,树立和维护法国的大国地位、国家利益和身份认同,历时半个世纪左右。在“新戴高乐主义”阶段,法国实质转型为守成主义国,实质与美“站队”,通过接受和配合美国霸权,同时否定和制衡新兴国家,力求维持法国作为守成大国的影响力和力量投射能力。马克龙是这一“大西洋主义”转向的守护者和推进者。驱动法国精英阶层实现从“不站队主义”到“站队主义”范式转换的三大结构性因素是:法国对美战略性依赖的深化、欧盟对美不对称地位的深化,以及国际权力分布的去西方化。

  法美关系出现“大西洋主义”转向,法国立足于对美实质“站队”的第一大结构性动因,是冷战结束后单极世界中法美实力不对称性的固化和深化。在冷战后的单极世界中,法国的战略地位持续下滑,战略空间持续缩水,经济实力持续下降。自2012年以来,法国经济年均增长率不足1%,而公共开支高达GDP的56.5%左右,为欧盟最高,法国当前失业率达9.5%,25以下年轻人的失业率更是接近26%,马克龙的目标是到2022年将失业率降到7%。与经济表现欠佳相关,法国的社会和政治模式同样遭遇正当性危机。高马尔认为,约占世界人口1%、世界财富3%、占世界社会转移支付15%的法国,已不再是一个能够将自己的社会模式施加于伙伴的国家。而冷战结束之后,美国政治精英即以世界唯一“不可或缺国家”自居,认为“当今与二战以来一样真实的是,只有美国具备能力和独一无二的地理优势保障全球安全,没有美国,欧洲和亚洲就没有任何稳定的势力均势”。在这一单极格局中,法国基于法国“例外主义”或欧洲“例外主义”,挑战美国“例外主义”或“单边主义”,收益与成本不成比例。

  在2002年前后,部分分析人士做出乐观估计,认为欧盟可能成为美国最有力的挑战者。但经历伊拉克战争期间的政治分裂危机、2010~2012年欧元危机、2015年移民危机以及英国脱欧之后,仍期望欧洲成为国际一极,具备制衡其他大国的战略自主能力,可能只是一种幻想了。实际上,早在2003年法美关系危机期间,美国智库人士就指出,美国政府不欢迎法国制衡美国、让欧洲成为一个反制强权,并强调:“仅仅当欧洲准备好做‘大西洋主义’者和美国盟友时,美国才更愿意看到一个团结的、具有政治意志的欧洲。在一个分裂的欧洲和一个团结但非常独立于美国的欧洲之间,美国无疑会选择一个分裂的欧洲。”冷战已经结束近30年,但无论就安全、政治、外交还是经济而言,很大程度上,欧洲依然不是法国人或德国人的欧洲,而是美国人的欧洲。

  法国的“大西洋主义”转向,同样是被国际体系权力分布的民主化或去西方化驱动的。柏林墙倒塌30年以来,以中国、印度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受益于全球化浪潮和内部革新,在经济上日益崛起。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的全球经济引擎作用进一步提升和彰显。与此同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国家在全球经济总量的占比相对下滑,世界的经济、科技和创新重心逐步由西方向东方迁移。从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到2010~2012年欧元危机,从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到2016年5月英国脱欧事件,直至2016年底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民粹主义、民族主义、排外主义循环攀升,西方经济、政治、社会治理模式的普适性和普惠性遭受广泛质疑。按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员大卫(Dominique David)的说法,“迄今为止具有政治和军事决定地位的强权,即美国和欧洲,在25年的时间里尤其证明了一点,即:它们并没有与它们的雄心相匹配的思想和手段”。世界似乎正从冷战结束后的单极世界,转向一个“多极世界”或“无极世界”,而全球化也日益被西方部分精英视为西方经济、社会、政治危机的“罪魁祸首”。

  在西方丧失对世界运行的垄断权、欧洲战略地位下降、新兴大国崛起但地位和前景尚不明确、美国依然为唯一超级霸权国的背景下,就法国的全球利益和大国地位而言,接受美国霸权,追随美国,否定和制衡新兴国家,显然是一个风险较小、成本较低、收益较大的最优策略。

  精彩目录

  Ⅰ 总报告

  1 马克龙总统执政以来的政绩

  Ⅱ 政治篇

  2 法国政治体制的走向——第五共和国还是第六共和国?

  3 劳动法改革以来的法国社会运动

  4 马克龙执政下的法国移民难民政策及前景

  5 法国环境气候政策

  6 “黄背心”运动:根源、发展与影响

  Ⅲ 经济篇

  7 马克龙经济改革刍议

  8 乍暖还寒下的法国经济

  9 法国海外省、海外领地“5.0版海外路线图”分析

  Ⅳ 外交篇

  10 马克龙总统欧洲政策的转变

  11 试析法国在非洲法语国家的经济存在

  12 从“不站队主义”到“站队主义”的持续转向

  13 法国对非军事干预欧盟化策略透析

  14 法国与非洲国家文化产业合作

  Ⅴ 社会文化篇

  15 全球化时代的法国电影产业发展分析

  16 法国公立大学重组与“卓越大学计划”

  17 马克龙总统的青年就业政策

  18 法国文化遗产保护体系初探

法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