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入口|手机版|APP|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繁體版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皮书网! 登录|注册|

最新资讯

新闻动态

北京二孩女性工作·生活调查报告
来源:皮书说  作者:皮书说   发布时间:2019-11-08

  近年,我国计划生育政策发生了重大调整,从一孩政策逐步转变为全面二孩政策。在此背景下,部分职场女性选择了生育二孩。生养孩子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会对女性职工的工作和职业发展产生一定的影响,使得生育二孩女性职工在工作生活平衡方面遇到挑战。

  北京作为我国的首都,人口众多、经济发展迅速,快节奏的城市生活使生育二孩女性职工面临更多来自家庭和工作方面的压力,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其反映出来的工作—生活冲突问题将会更为明显。

已生育二孩女性职工工作—生活平衡现状

  被调查者对工作生活平衡状况的自我评价并不高

  参与调查的已生育二孩女性职工对工作生活平衡状况的自我评价总体不高。将选项“非常不平衡”赋分1分,“非常平衡”赋分5分,其余选项在此之间。被调查的已生育二孩女性职工的工作—生活平衡程度平均分为2.95分,处于比“一般”略低的水平。具体而言,被调查者对工作生活平衡程度的评价主要分布在“一般”(43.6%)、“比较平衡”(27.5%)以及“比较不平衡”(20.1%)等(见图1)。由此可见,相当部分的已生育二孩女性职工或多或少地面临工作—生活平衡方面的问题。

1

图1 已生育二孩女性职工工作生活平衡程度比例统计

  近半数已生育二孩女性职工存在加班现象

  从工作时长看,不少已生育二孩女性职工工作时长超过8小时。工作时长为9~11小时者占40.3%,11小时以上者占5.4%,平均每日工作时长超过8小时者累计占调查样本的45.7%(见表2)。可见,很多已生育二孩的女性职工在承担孩子抚育义务的同时,在工作中加班现象也较为普遍。工作时间这一指标反映出职场女性在工作方面存在一定的压力。值得注意的是,有70.5%的被调查者为需要坐班的全日制工作,而29.5%为不需要坐班的非全日制工作,结合单位性质来看,可以发现部分劳动者属于灵活就业人员,也有部分为高校教师等不需要坐班或实施弹性工作制的工作人员。

2

表2 工作方面的描述性分析

平衡工作家庭责任、应对结婚生子和性别歧视等是已生育的职场女性面临的常见问题

  在问及被哪些问题困扰时,被调查的已生育二孩女性职工提及平衡工作和家庭的责任这个问题的频率最高,占样本总量的77.2%(见图2)。一方面,由于新生命的诞生,在生活中,大部分女性将焦点转移到家庭方面,所以已生育二孩女性职工更关注工作和家庭中已经出现或者可能出现的问题。另一方面,由于女性拥有两个孩子,需要同时对两个孩子进行养育、教导,由此产生的使命感与以前相比更高,肩上承载的养育责任更重,更关注家庭和工作的平衡,尤其对于本身是独生子女的女性来说,她们的经验不足,因此可能在处理平衡问题中面临困难。

3

图2 职业女性在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分布

  提及结婚生子对工作造成困难的女性有80位,占样本总量的53.7%。女性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精力养育二孩,导致工作积累及其职业上升阶段与二孩养育期产生冲突,将影响女性职工的职业生涯,并且这种影响具有长期性。从身体方面看,生育二孩也会给女性职工带来更多的压力和挑战。生育二孩时,由于年龄更大,加之部分女性在分娩第一胎的时候为剖宫产,对女性的身体状况有更高的要求,需要再一次承受各种后遗症的考验,例如产后抑郁、失禁等,因此其在身体或者心理方面,需要一定的时间恢复。

  值得关注的是,分别有39位、38位女性认为性别歧视和经期对她们工作的开展造成了困难,占样本总量的26.2%、25.5%。可见,身体客观条件对女性工作的开展有一定影响。由于生育过程中的孕期和产假期不可避免地对完成工作的数量或质量产生影响,有些企业为有效推进工作,节约成本,对女性进行调岗,将其安排到不重要的部门或者晋升通道狭窄的岗位;若女性职工刚摆脱或者还没有完全摆脱生育二孩对身体和心理的影响,工作又亟须处理,在这种情况下经期不便的困难会被放大。这些问题给女性的工作带来了很多麻烦和困扰,无形中进一步加大女性的职场压力,对女性职工的工作生活平衡状况产生影响。

已生育二孩女性职工存在一定的工作压力并且对家庭的满意度不高

  将女性职工对“您是否在目前的工作上感受到一定的压力”和“当我在工作中遇到困难时,家人给予支持”的评价进行量化并赋值,结果发现:被调查的已生育二孩女性职工在工作上感受到比“一般”稍高的压力;当工作遇到困难时,已生育二孩女性认为家人给予她们的支持频率比“一般”低一些(见表3)。

  已生育二孩女性职工感受到的工作压力稍高,为3.27。首先,养育二孩给女性带来职业生涯的“空窗期”,对于正处于职业上升阶段的女性而言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易对其职业生涯产生较大影响。女性重返职场需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熟悉当前的工作,回归生育前的工作状态。其次,由于女性生育二孩后重返职场需要重新熟悉工作,这个过程中可能担心身边同事对自己存有负面看法,担心受到不公平对待,心理压力大。最后,由于生育二孩的经济成本增加,家庭可能需要获取更多的经济收入,从职业生涯角度分析,女性可能缩短对每一次薪酬提升和职业晋升的预设期限,因此会感受到较高的工作压力。

4

 

表3 工作生活维度指标描述性统计

  从家庭方面来看,已生育二孩女性对家庭整体的满意度不高。在调查中,有22.9%的女性对自己的家庭持不太满意和一点也不满意的态度,这会加大家庭对于女性的心理压力,在生活维度出现问题,女性职工很容易面临工作家庭失衡状态;在已生育二孩女性职工休产假期间,二孩养育成本的压力都落在了父亲一个人身上,因此对生育二孩女性的照顾必定会有所减少,这会使生育二孩女性的心理发生很大的变化,也容易引起家庭内部的不和谐。累计有41.6%的已生育二孩女性职工认为与家人是缺少交流的,这将降低女性对自己家庭的满意度,女性会无意识地倾向于加大对家庭方面的投入,对其工作生活平衡状态也产生极大的影响(见表4)。

5

表4 已生育二孩女性在家庭方面的满意度分析

已生育二孩女性职工工作—生活平衡的影响因素

  参与调查的大部分已生育二孩女性职工都享受了生育保险报销和福利带来的优惠,但仍有部分女性职工不太了解生育保险及其所在单位有关生育的规章制度,“了解一点”的占57.0%,没有享受津贴的女性占43.0%(见表5)。一方面,反映部分已生育二孩女性职工对自身权益不够重视,缺乏一定的了解,更反映出社会对于已生育二孩女性职工群体的重视程度不够;另一方面,也反映工作单位没有很好地帮助已生育二孩女性去申领生育津贴,因为津贴的申领是需要单位帮助完成的。某些单位为了减少自己的成本,对于生育津贴“避而不谈”,导致这部分女性在产假期间没有享受到生育津贴。

6

表5 生育保险和女职工保护等政策措施落实情况

绝大部分已生育二孩女性职工仍需要承担照顾老人的责任

  调查结果显示,家里有老人需要照顾的累计占比为76.5%,其中有3位及以上老人的占到总体的45.6%,有2位及以下老人的占30.9%。受计划生育政策影响,现在的适龄女性及其伴侣基本以独生子女为主,也就是说有45.6%的家庭在照顾老人方面面临较大的压力。

  从表6可以很明显地看出:已生育二孩女性职工需要照顾的老人大多集中于“有,2位及以下”(30.9%)和“有,3~4位”(34.2%)两个选项,仍有11.4%的已生育二孩女性需要照顾4位以上的老人。可见,大部分已生育二孩女性仍需承担照顾老人的责任。虽然身体状况较好的老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帮助照顾小孩,但家中老人较多也会给女性职工带来一定的压力。

7

家人支持对已生育二孩女性职工工作生活平衡程度影响显著

  家人支持主要通过两种方式影响已生育二孩女性职工工作生活平衡状况。一方面,家人给予的支持在生活上为女性提供便利,可以有效减少女性在生活方面花费的时间,给予程度越充足,女性在生活方面花费的时间就越少,降低了女性在生活上耗费的精力,使其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处理工作问题,从而提高工作生活平衡程度。另一方面,家人给予的支持和帮助使得女性在享受便利的过程中获得积极情绪,提升其在生活方面的满足感,进而更好地平衡工作和生活。

双职工家庭中的已生育二孩女性在处理工作生活平衡问题时负担较轻

  对女性职工而言,如果夫妻双方都参加工作,共同参与劳动力市场,那么家庭中经济方面所承受的风险要大大降低,当一个经济收入支柱出现问题时另一经济收入支柱可以发挥缓冲作用。双职工家庭在工作、职业发展过程中所承受的压力比单职工家庭在工作和职业发展过程中所承受的压力要低,双职工家庭的双方可以更舒缓的节奏谋求职业生涯发展和晋升,因此双职工家庭中的已生育二孩女性在处理工作生活平衡问题时负担要轻许多。在北京这个快节奏、生活成本高的城市尤为如此。

子女不在身边的已生育二孩女性职工的工作生活平衡感更好

  子女不在身边的女性职工工作生活平衡感更好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如果子女不在身边养育,其衣食住行成本都比在北京市养育要低。如果选择不在身边养育,一般就会选择在类似于老家这样经济成本与北京相比更为低廉的地方进行养育,因此家庭所负担的经济压力会小很多,女性的工作生活平衡问题更容易处理,也更容易达到一种平衡状态。另一方面,如果子女在其他地方养育,男女双方在养育孩子方面所付出的时间成本大大减少,那么已生育二孩女性有更多的时间投入在工作和生活当中,于工作而言,其可以有比在身边养育孩子的女性更多的时间去弥补因生孩子而造成的“事业空白期”,这样更容易实现工作生活平衡。

超过半数的女性认为工作生活平衡状况受养育子女和工作负荷的影响

  已生育二孩女性职工遭受来自工作和生活的双重压力。在149位有效的被调查者中,有116位女性认为养育子女将会给自己的工作生活平衡状况带来影响,占样本总量的77.9%,是女性职工认为影响其工作生活平衡状况的首要因素;其次,占样本总量55%的82位女性选择工作负荷因素,当前社会经济飞速发展,北京快节奏的生活带给女性的工作负荷成为影响工作生活平衡状况的次要因素;有57位女性选择照顾老人因素,占样本总量的38.3%,可见,部分女性在完成职场工作以后还要回家照顾老人,影响女性的满足感(见图3)。

8

图3 已生育二孩女性职工对工作生活平衡状况影响因素的感知

gong

本文摘自《北京蓝皮书:北京公共服务发展报告(2018~2019)》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