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入口|手机版|APP|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皮书网! 登录|注册|

最新资讯

新闻动态

报告精读 | 澳大利亚蓝皮书:澳大利亚发展报告(2019~2020)
来源:皮书说  作者:皮书说   发布时间:2021-03-24

  2021年3月24日,北京外国语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在京发布《澳大利亚蓝皮书:澳大利亚发展报告(2019~2020)》。

  《澳大利亚蓝皮书:澳大利亚发展报告(2019~2020)》围绕2019年5月澳大利亚联邦大选后的澳大利亚展开,对自由党-国家党执政联盟爆冷连任后各党派的变化与政府在政治、经济、外交、社会各领域政策的调整、澳大利亚社会及中澳关系中出现的最新动向进行了详细、深入的梳理。本书包括总报告、分报告、专题篇和中澳关系篇等,努力提供一个关于2019~2020年度澳大利亚与中澳关系的全景式概观。

  中澳贸易额再创新高,中澳仍需加强互信

  蓝皮书指出,根据《中澳自贸协定》的相关条款,2019年1月1日,中澳开启了第五轮关税减让,为双方最终实现零关税迈出了关键一步。与此同时,中澳贸易仍面临着贸易摩擦以及双方缺乏政治互信的影响。

  第五轮关税减让开启后,澳大利亚出口到中国的超90%的商品类别调整为零关税,中国出口到澳大利亚的所有商品实现零关税,为推动中澳贸易再创新高奠定基础。商品贸易方面,以金属矿砂为主的矿产品、动物产品、纺织品及原料分别为澳大利亚对华出口的的三大类商品。在多数出口商品实现大幅增长的同时,铜和大麦较2017-2018财年出现较大降幅。其中,受中国国内供给侧改革和环保标准提升的影响,澳大利亚对华铜出口较上一财年下降17.4%。此外,中国商务部与2018年底对原产自澳大利亚的进口大麦展开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澳大利亚对华出口大麦较上一财年下降40.4%。服务贸易方面,中澳双边服务贸易在2018-2019财年中增长8%。澳大利亚对华出口中,教育相关旅行排在首位,占对华服务出口的65.5%。

  蓝皮书指出,中澳贸易仍面临着许多不确定性。首先,尽管中国对天然气的需求增长远远超过其他产品,其进口来源的多样化可能会抑制中澳液化天然气贸易。其中,美国便有足够的实力与动力向中国出口液化天然气。其次,中国对澳大利亚进口大麦进行“双反”调查的同时,澳大利亚也在针对中国产品进行贸易调查,且随着贸易品类和贸易额的激增,此类贸易摩擦的可能性仍在上升,这无疑会对中澳贸易产生消极影响。最后,中澳缺乏政治互信可能会对双方的服务贸易造成打击,目前已在游客及留学生的增幅上有所体现。

  鉴于中澳政治互信的缺失会对双边贸易产生负面影响,中国要着眼于经济发展的大局,在充分估计中澳贸易下滑对其原材料供应造成的风险的同时管控中澳分歧,在提升自身对澳进口的能矿产品的风险控制能力的同时积极争取澳大利亚这位重要的合作伙伴。与此同时,澳大利亚也应不断增进双边的政治互信,推动双边贸易的良性循环,谋求稳定发展。

  中国在澳投资增速放缓,两国经济关系呈现“新常态”

  蓝皮书指出,自2013年以来,中国在澳投资从大型国有企业的巨额投资转向私营企业主导的商业投资,投资动机也呈现出多元化的特征,包括获取资源、市场开发、资产多元化等。2017年以来中澳两国关系的不确定性也使得中国对澳投资增速有所放缓。

  2013-2019年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投资具有三个特征。第一,中国在澳投资以商业房地产、服务业、基础设施和能源等非资源行业为主,采矿业和能源投资所占比重大幅下降。中澳两国经济上的互补性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中国投资的迅速多元化。第二,在澳直接投资的中国公司类型有所变化。私营企业在总投资中所占比重已从2012年的13%增加到2019年的35%。第三,在澳中国企业通过绿地投资、合资和并购等多种方式进行新投资。

  自2013年以来,除了获取资源外,在澳中国企业的投资动机也逐渐多元化。首先,考虑到澳大利亚人口未来的增长趋势及大量的亚洲移民,中国企业视其为收益稳定的投资目的地并在此开发市场;其次,资产多元化可以带来稳定的现金流、不断增长的盈利能力并降低人民币贬值的风险,因此也被认为是中国在澳投资的主要动力;再次,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在澳大利亚建立资源供应链;最后,澳大利亚能提供较高水平的技术和管理经验,有助于提升企业国际战略性能力。

  蓝皮书指出,中澳两国的政策是影响中国在澳投资的重要因素。2017年以来,中国严格的资本管制及对“非理性”海外收购的限制持续对中国企业在澳投资产生影响。中国政府监管政策的变化也加大了在澳投资的难度。同时,澳大利亚有关所谓“中国影响力”的歪曲指控也对中国企业在澳投资产生消极影响。

  2020年,澳大利亚政府出台新的外资法规,对外国投资审查将增加“国家安全”这一额外标准。由于中国对澳投资已经处于2007年以来的最低点且集中在商业房地产等非敏感行业,新的外资法规对中国在澳投资的直接影响有限。

  澳大利亚对华教育出口持续走低,海外留学不确定性增加

  蓝皮书指出,教育在澳大利亚出口经济中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中国是澳大利亚教育出口第一大目的地国。然而,数据显示,赴澳中国留学生人数自2014年起飞速增长,2018年开始出现增速放缓,在2019年该放缓态势更加明显,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许多中国留学生被澳联邦政府实施的新冠肺炎疫情旅行禁令拦在澳国门外,对经济造成的消极影响十分明显。

  2020年6月维多利亚州第二轮疫情暴发,打乱了一直以来推进的留学生赴澳相关计划。联邦政府忙于处理国内疫情,并未把留学生群体纳入第一要务;州政府出于重振本地经济的考虑,对留学生返校试点计划的态度还是积极的;澳大利亚大学联盟和各大学在学费锐减、纷纷大幅裁员的背景下,一方面积极游说政府批准留学生返校试点计划并提出支付部分甚至全部费用,另一方面为在澳留学生提供物质帮助和心理疏导,希望能安抚和挽留留学生群体。

  教育出口和交流一直是中澳双边关系中的重要内容,除了经济意义,教育出口和交流始终依托于人文交流并能持续带动人文交流,因此对于加深双边的了解与理解是具有重要意义的。但疫情暴发后,澳大利亚“过分依赖中国留学生”这一话题不断被炒作,所谓“多元化”和“脱钩”的声音不断涌现,背后实则反映的是对这一来源能持续多久以及是否会成为澳大利亚经济的“软肋”的焦虑。赴澳中国留学生的人数在2017年达到峰值后增速开始放缓,2019~2020年进一步降低,展望2020-2021年,澳大利亚对华教育出口恐会持续走低,甚至出现下降。澳对华教育出口的增速放缓到底仅仅是边际效应,还是反映出深层次的问题?这还有待疫情结束以及横向跨国比较方能得出最终结论。

  精彩目录

  Ⅰ总报告

  1. 2019~2020年澳大利亚发展与展望

  Ⅱ分报告

  2. 2019~2020年澳大利亚国内政治

  3. 2019~2020年澳大利亚经济形势分析与展望

  4. 2019~2020年澳大利亚对外关系

  Ⅲ专题篇

  5. 多维度视角下的澳日经济合作

  6. 澳大利亚的南太“升级”政策:在急剧变动的区域中寻求安全

  7. 澳大利亚对外政策新动向及特点

  8. 2019~2020年大规模山火背景下澳大利亚应对气候变化的讨论与政策博弈

  9. 近年来澳大利亚制造业发展动态和前景展望

  10. 2020年澳大利亚航空市场分析

  Ⅳ中澳关系篇

  11. 2019年中澳贸易:高增长与不确定性并存

  12. 中国在澳大利亚投资的变化

  13. 2019~2020年中澳农产品贸易:现状与未来

  14. 2019~2020年澳大利亚对华教育出口分析与展望

  Ⅴ附录

  15. 澳大利亚大事记(2019年7月~2020年6月)

 

  保存图片到相册打开手机淘宝APP即可折扣购买本书

澳大利亚

  如需《澳大利亚蓝皮书:澳大利亚发展报告(2019~2020)》电子书请前往皮书数据库进行购买

分享到: